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生多少厘米是算大的(坐在木马上)最新章节列表

   地球,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弗吉尼亚州雷斯顿,信标塔启动前24小时。

    坐在办公室电脑前的克莱门斯.斯科特教授,看着屏幕上的画面陷入了沉思。

    画面中,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一座漆黑的尖塔破冰而出,看上去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    男生多少厘米是算大的(坐在木马上)最新章节列表  

    克莱门斯将脸凑近屏幕,低声自语道:“这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

    “没人知道。”一位穿着研究员白大褂的年轻女性走进办公室,手里拿着两杯咖啡,右臂下还夹着一个厚厚的信封,只听她对克莱门斯说道:“三天前,它就突然出现在南极半岛那里。”

    克莱门斯回头看了眼女子,问道:“莉斯,再告诉我一遍发现的细节。”

    莉斯将咖啡放在桌子上,说道:“三天前,亚历山大岛以东约两百公里,威德尔海西侧海岸,南极半岛的中部发生了一场5.3级的地震。”

    “由于该地区并不处于地壳板块活跃区域,而且周边也没有什么突发性灾害,所以埃斯佩兰萨南极站派出一只科考队,前往该地区进行了考察,并发现了这个……”

    莉斯用下巴指了指画面上的黑色尖塔。

    克莱门斯轻轻喝了一口咖啡:“科考队有结论吗?”

    莉斯:“他们就地检查了这个黑色的东西,发现它既不像是金属,也不像常见的碳族,而且它的来源处位于非常深的地下,甚至超过了机器所能探测的极限。”

    克莱门斯抬起头:“他们取样了?”

    莉斯:“他们试着用手头的工具取样,发现无论用何种的工具,都无法采下哪怕一点点的样本。”

    克莱门斯紧锁眉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朝莉斯问道:“除了这些模糊不清的图片和影像,还有那些似是而非的猜测,难道就没有什么其它的数据了吗?”

    莉斯耸了耸肩:“你知道那帮人的。”

    克莱门斯再次陷入了沉默。

    莉斯蹲下身,看着屏幕上的画面,感慨的说道:“你能想象吗?在地球内部,居然有这样的建筑物埋藏在地下……如果不是那次地震,恐怕没有人会发现它。”

    克莱门斯又喝了一口咖啡,慢慢说道:“地球的半径是6371公里,人类目前勘探最深的地下位置,也不过是地表下12公里。换句话说,人类目前对于地下的认知,只停留在地球半径的0.2%。再往下,人类对于那里一无所知。”

    莉斯将视线投向屏幕上的那座黑色巨塔:“你该不会真的认为,这座建筑物一直延伸到地心吧?”

    克莱门斯摇头说道:“不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对未知事物保持应有的矜持,是最低限度的本分。”

    莉斯笑着俯下身,将手慢慢放到克莱门斯的腿上,轻轻说道:“前天晚上,我在你的眼中,可从来没有看到过矜持这个词……”

    克莱门斯有些尴尬,伸出手想要去触碰莉斯的脸颊。

    “爸爸……”

    一个身穿粉色连衣裙的小女孩,站在办公室的门口,打乱了二人的节奏。

    克莱门斯连忙坐直身体,一边用咳嗽掩饰自己的慌乱,一边对女孩说道:“爱丽丝,你不是去展览厅参观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爱丽丝看了眼莉斯,又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开口说道:“我全部看完了,但如果你们希望,我可以走回去从头再看一遍。”

    看着克莱门斯一脸苦笑的模样,莉斯微笑着对爱丽丝说道:“让你的爸爸继续工作吧,我来带你去楼下,那里刚刚来了一批玩偶机。”

    莉斯牵起爱丽丝的手,将带来的厚厚信封放在办公桌上,对克莱门斯说道:“差点忘了,你有一封加急信件,我帮你取来了。”

    看着莉斯和爱丽丝离开办公室,克莱门斯长吁了一口气。

    他将注意力放在那封信件上,先是看了看上面的寄件地。

    信件是从挪威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寄出来的,但克莱门斯打开信件,这才发现里面的文字居然是俄文。

    看完了信件的正文,克莱门斯才明白怎么回事。

    寄信人是俄罗斯相熟的一位地理学家,三天前俄罗斯的摩尔曼斯克发生了一次地震,在对震源进行例行筛查的时候,这位地理学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物。

    打开信件中的照片,看见里面的事物,克莱门斯在一瞬间眼睛睁圆,嘴巴微微张开。

    在地下深处的场景中,有一座巨大的黑色高塔,穿破了土层,笔直的刺向了地表,与南极半岛上的那座一模一样。

    克莱门斯翻开照片背面,最下方的空白处标注了一行小字——拍摄于科拉超深钻孔。

    拍摄时间正是三天前。

    第二座黑色巨塔?

    克莱门斯看着照片,毫无头绪的愣在那里,满脑子都是问号。

    他开始查阅资料,一次又一次的比对数据,发现事情的真相远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复杂。

    当他登录国家地质数据库,并且以黑色巨塔或者地底巨塔为关键词进行搜索的时候,返回的结果都是空无一物。

    但是当他查看数据库更新记录的时候,却发现相关搜索字节明显有着人为屏蔽的痕迹。

    上面有人想要掩盖什么。

    但比起掩盖的是什么,克莱门斯更担心的是为什么要掩盖。

    就这样,克莱门斯坐在办公桌前,一边抽着烟,一边思考,直到下班。

    当爱丽丝和莉斯踏入办公室的一刻,克莱门斯决定放下千头万绪,不让那二人看出端倪。

    走到爱丽丝的面前,看着她手里的兔子玩偶,克莱门斯微笑着说道:“你有感谢过莉斯吗?”

    爱丽丝看了看莉斯,接着对自己的父亲说道:“比起我的感谢,我相信她更想听到你的回应。”

    克莱门斯身体一顿,再看向莉斯的眼神中带上了几分无奈。

    莉斯拍了拍爱丽丝的肩膀,对她说道:“你的爸爸已经下班了,他马上就会带你回家了。去吧,到大厅那等他,他稍后就来。”

    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莉斯轻声说道:“她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

    克莱门斯说道:“这是我的错,我因为工作没有办法时刻陪着她,我能想象到她有多么的孤独。”

    莉斯转头看向克莱门斯:“你不能永远的活在回忆中,爱丽丝需要一位母亲,而我也需要一个承诺。”

    克莱门斯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莉斯已经转身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克莱门斯开着车,爱丽丝坐在后排位置上,二人一路沉默着向家驶去。

    看着街道上夕阳下的风景,爱丽丝抱着兔子玩偶,突然说道:“莉斯会是我的新妈妈吗?”

    正在思考事情的克莱门斯,听得此言,猛的踩下刹车,停在了一处路口前。

    克莱门斯:“那是大人的事情……”

    爱丽丝看着街边的商店和公园,低声说道:“我并不介意她来我家。”

    克莱门斯再次用沉默来掩饰尴尬。

    爱丽丝没有再说话,转而将视线投向路口的一个老乞丐。

    那个老乞丐,穿着一件满是破洞的袍子,胡须和头发因为长时间没有打理,全部纠结在一起。

    他的牙齿所剩无几,双目早已失明。

    他坐在路口的墙角里,面前放着一个空铁盘,安静的等待着别人的施舍。

    突然,老乞丐突然转过头,“看”向爱丽丝的方向。

    他挣扎着从身后找出一块早已备好的木牌,颤颤巍巍的举过头顶。

    木牌的正面写着——天启之日将近。

    很快,他翻过木牌,在那反面写着另一句话——接受你的命运。

    爱丽丝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她连忙将头缩到车门下方,反复在心中默念道:他是瞎子,他看不见我。

    汽车离去,老乞丐丢下手中的木牌,一边站起来手舞足蹈,一边开心的大笑起来。

    在路人们的异样注视下,老乞丐张开嘴巴,大声喊道:“它来了!它就要来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755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