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摸下面 黄文\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江湖事从来都不是小事,以为江湖事小的人,都会吃大亏。”

    李叱一边盛菜一边说道:“从根本上来说,朝堂事的起源,大部分在江湖,只是后来演变成了朝堂事而已。”

    归根结底,朝堂里的那些纷争,和江湖纷争又有什么不同呢?  摸下面 黄文\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曹猎点了点头,以曹家的地位,对大楚的了解自然十分清楚。

    所以不说其他朝代,只说大楚的开国皇帝,那不就是江湖出身之人吗。

    真要是细究起来,历朝历代的开国事,什么时候能和江湖事分开。

    所以李叱说江湖事从来都不是小事,曹猎深以为然。

    他们就在河边摆好了桌椅坐下来,李叱特意让人开了一坛老酒。

    这酒是前些日子,余九龄他们出去玩的时候,在附近镇子里买来的。

    镇子里有家酒肆,窖里藏了不少好酒,余九龄就把酒全都买下来了。

    用他的话说就是,早晚都是要大胜的,这些酒就当是为了庆祝大胜所准备。

    蜀州出美酒,这是天下人皆知的事。

    “这次我就不多留你了。”

    李叱给曹猎倒了杯酒:“休息几日后,你就带人往西南方向去。”

    曹猎点了点头:“无需几日,明日即可启程。”

    李叱道:“倒也不必那么急。”

    曹猎道:“休息的事,路上的每一天都是休息,不用刻意留出来几天只为了休息,那是浪费啊……”

    他夹了一口鱼肉吃,然后眼神就亮了一下。

    “盛饭盛饭。”

    曹猎看向不远处李叱的亲兵:“快去搞一大碗白饭来。”

    李叱:“刚开了酒,你不喝……”

    话没说完,曹猎已经摇头了:“不喝不喝,这么香的炖鱼,配酒实在是糟蹋了,唯有配饭,才是对这般美食的不辜负。”

    李叱哈哈大笑。

    他自然明白曹猎的意思,若李叱没有给曹猎布置任务,那么今日这酒曹猎一定是要喝的。

    可既然已经有了任务,且曹猎打算明天一早就出发,那下午就还有太多事要忙。

    要去挑人,要去准备物资,要去看地图熟悉地形,要和人聊聊问问蜀州风土人情。

    只有半天加一夜的时间准备了,曹猎哪里还会喝酒。

    “我这次没带多少人来。”

    曹猎道:“手下得力的,为了不误事,也都留在豫州了,尤其是武工坊,我把能打的全都留在那看护……”

    他看向李叱道:“所以你要分给我的人,得挑一些好的给我。”

    李叱道:“那刚才和你说的时候,你还收不用分给你人?”

    曹猎道:“那时候你也没说涉及到了我家产啊。”

    李叱笑起来,往旁边看了看:“我刚才和你受过,让归元术从军机司给你分人过来,再给你一队黑骑。”

    李叱朝着不远处招手,一个年轻人快步过来,然后俯身一拜。

    “主公。”

    李叱起身,走到这年轻人身边:“他叫叶小千。”

    曹猎看了看叶小千身上

    这一套百办锦衣,再看看叶小千的年纪,就知道此人绝非凡品。

    太年轻了,这个年纪就是百办……

    刚想到着,就听李叱继续说道:“他叫叶小千,廷尉府千办。”

    叶小千都愣了,他看向李叱,眼神里有些惶恐。

    李叱道:“从现在开始是了。”

    李叱回到座位那边坐下来:“黑骑交给叶小千带着,军机司那边……”

    他看向另外一侧,一个看起来大概有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左右的人同时迈步上前。

    李叱道:“他们是亲兄弟,哥哥叫李破釜,弟弟叫李沉舟,是军机司里的鹰眼将军。”

    军机司的军职称呼,和宁军不大一样。

    在军机司中,都以鹰眼为前缀,校尉称呼为鹰眼校尉,将军称呼为鹰眼将军。

    鹰眼将军级别为正五品,理论上和廷尉府的千办同级。

    李破釜和李沉舟这两兄弟,能都被提拔为鹰眼将军,就足以说明实力。

    归元术在旁边说道:“军机司会挑选出来一支三百六十人的队伍,归曹公子调遣。”

    曹猎起身抱拳:“多谢。”

    高希宁道:“黑骑一队也是三百六十人。”

    曹猎朝着高希宁抱拳:“多谢。”

    李叱伸手从亲兵那接过来一块令牌递给曹猎:“这是战兵三品将军的令牌,我已经派人告诉澹台,你手里的令牌,可调用他手下三千六百人的队伍。”

    曹猎笑了。

    富裕啊,真是富裕。

    吃过中饭之后,曹猎就带人去做准备,一路上所需的东西,整整忙活了半日。

    到了晚上,他又找来一些当地的老乡,询问关于西南地方的风土民情。

    第二天一早,曹猎和李叱道了个别,就带着队伍出发了。

    澹台在蜀州西南高歌猛进,打的速度着实是快了些,所以就导致了打下来的地方,其实不太稳定。

    军队过去了,后方的许多事都要交给文官来处理,而选派的官员,还跟不上澹台进军的速度。

    所以一部分地方官员,是澹台压境从军中选出来的人暂时代理。

    这些人虽然没有什么地方治理的经验,但他们好在能镇得住场面。

    然而,那些江湖客,已经刺杀了十六名地方官员。

    这十六个人,有一部分是澹台手下得力的年轻将军,校尉,有一部分是随军的文职官员。

    曹猎在路上的时候,把所有情况都具体了解了一下,所有卷宗都在马车上看完了。

    从已经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其中有六起命案的杀人手法几乎一致。

    可以从中推断出,有六位官员,是死于同一批人之手。

    曹猎抬起手揉了揉眉角。

    蜀州历来多豪杰,而且蜀州江湖情况的复杂还在于,这里还有数量极为庞大的马帮。

    在蜀州,江湖中人其实并不把绿林客看做同类,在他们看来,混迹绿林的人是匪。

    但是混迹绿林的人,却把自己看成是最正宗的江湖中人,他们也同样看不起那些混江湖的人。

    “六名

    遇害的官员,在同一州治之内。”

    叶小千坐在曹猎对面,把他知道的情况也介绍了一遍。

    “澹台将军最先打下来的地方是桐州,过了桐州之后是炉州,炉州就是蜀州最大的马帮所在之地。”

    叶小千道:“蜀州的马帮队伍有上千支,平日里各自做事,基本上互不干涉。”

    “但是马帮的人无比团结,他们一旦遇到事,发出求援的信号,整个蜀州之内的马帮,能到的都会赶到。”

    他看向曹猎:“这六位官员,死在了四个县内,这四个县都隶属于炉州。”

    “这四个县在博望山四周,而最大的那支马帮,就在博望山上,他们有自己的山寨,据说修建的几位坚固。”

    叶小千道:“当初裴旗派人去招募马帮的人,马帮的大当家骆久虹连裴旗的面子都不给。”

    “裴旗想吓唬吓唬骆久虹,调集了一支两万人的蜀州军围住了博望山。”

    “可是马帮的人根本就没把他们当回事,该干嘛干嘛,似乎料定了蜀州军不敢攻山。”

    曹猎看着手里的地图,然后点了点头:“要是我也不攻,这地方,两万人都死绝了,也未必打的下来。”

    叶小千道:“后来裴旗又想给骆久虹封官,说给他一个三品将军的职位,马帮中大大小小的头目,都有封赏。”

    “骆久虹让来的人给裴旗带一句话,说他可以封裴旗为马帮的十三当家,如果裴旗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来。”

    曹猎忍不住笑了笑:“有些狂妄了。”

    他把地图放下,缓缓吐出一口气:“骆久虹的狂妄,是因为他知道裴旗不敢真的怎么样,因为得不偿失。”

    叶小千道:“以裴旗的实力,灭掉马帮其实不算多难的事,最强盛的时候,裴旗随随便便就能调集五十万大军,可是打马帮几万人,灭了马帮,损失十万大军,完全不值得。”

    “马帮又不是匪寇,他们不祸害百姓,也不攻城略地,裴旗想用的是马帮那善战的队伍,所以打是肯定不愿意打。”

    曹猎点了点头:“骆久虹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他才狂妄。”

    叶小千道:“不过,也正是因为那次他硬刚了裴旗,所以在江湖中地位更高,影响很大。”

    曹猎问:“从现在情况看,有几分可能是马帮的人动手?”

    叶小千道:“七八成。”

    曹猎:“你为何会判断有七八成这么高,裴旗和骆久虹不和,骆久虹没必要为了裴旗出头。”

    叶小千叹了口气:“但,我们动了骆久虹的盘子。”

    曹猎脸色微微变了变,懂了。

    归根结底,马帮是生意。

    宁军攻占了炉州之后,肯定要重新塑造只需,在之前这几年,马帮借着战争之机哄抬费用,这一点,宁军肯定不会纵容。

    到任的地方官员,大部分出身宁军,历来强势。

    他们怎么可能会向马帮低头,所以矛盾也就出现了。

    骆久虹的人为了再次证明马帮地位,所以派人杀死那些地方官员,确实有很大的可能。

    曹猎往马车外边看了一眼。

    沉默片刻后说道:“如果真的是马帮的话……裴旗不敢打的这一仗,或许咱们就必须打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733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