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陪读罗慧第一部分阅读(人形精壶被灌满)最新章节列表

   灯火昏黄。

    崔柚慢慢攥紧掌心的砒霜,小脸纠结地拧巴成团。

    ……  陪读罗慧第一部分阅读(人形精壶被灌满)最新章节列表    

    次日。

    窗明几净,园林里的草木覆盖上一层晶莹剔透的薄雪,衬得一串串天竺果更加鲜红欲滴,乌青色屋檐下悬挂着的佛铃,在寒风中发出细微声响。

    裴道珠对镜梳妆,雪光透窗而来,落在她白皙的侧颜上,更显少女风姿清艳。

    她偏过头,瞧见颈间的痕迹,面颊不觉泛起微红。

    都是昨晚萧衡干的好事……

    幸好她心细,若是就这般去见萧家的长辈,定然失礼。

    她吩咐:“拿条围脖过来。”

    侍女应声捧来一条围脖。

    雪白的狐狸毛制成,无一根杂色,围在少女颈间,更显雍容华贵。

    她起身,款款踏出门槛。

    萧衡已在廊下等待良久。

    瞧见她出来,只觉她比雪光更加夺目,仿佛整座园林都随之明亮娇艳起来。

    这便是他此生的妻。

    彼此交付了最珍贵的东西,已是任何人都及不上的。

    他心底莫名踏实,顺势牵住她的手,唯恐她受到惊吓,提前安抚道:“待会儿见到长辈,你不必紧张。有母亲在,那些女眷不敢开你的玩笑。”

    裴道珠嗔怪:“我不是上不得台面的怯懦之人,你何故这么担忧?”

    萧衡轻笑:“是,我倒是忘了,裴家的小骗子最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哄长辈高兴这种小事儿,对你来说自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难事。”

    “郡公这是在讽刺我?”

    “不敢。”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绵里藏针,不知不觉就到了老夫人居住的院落。

    此时花厅里坐了不少女眷,正热热闹闹说着话。

    裴道珠一一见过礼,又恭敬地向老夫人敬了茶。

    老夫人眯着眼,瞧着这对新人。

    都穿着绯衣,男的俊女的俏,站在一块儿金童玉女似的登对。

    她瞧着,又顺眼又喜欢。

    彼此欢快地说了片刻的话,萧衡提醒道:“时辰不早,阿娘,我得和阿难去见父亲,那杯茶还没敬呢。”

    老夫人笑道:“你父亲一早就去了宫中,怕是要待到夜里才能回来。他一向公事繁忙,你和阿难理解理解。”

    萧衡颔首:“孩儿明白。”

    他明白,裴道珠却不明白。

    如今南方安宁,北方又无战事,萧丞相忙个什么劲儿?

    宫里又能有什么事,比他嫡亲儿子成亲还重要?

    分明是不喜欢她,不喜欢萧玄策。

    她没吭声,心底却暗暗不喜。

    除了给萧丞相敬茶,大房和二房那边也要走一趟。

    裴道珠跟着萧衡,先后去了那两房,各自见了两位兄长。

    走完流程,裴道珠悄悄松了口气。

    往回走的路上,她忍不住道:“过去在金梁园时,我满心都是怨怪,未曾注意到你在家中的处境。今日见礼,才发现你跟父兄的关系都不甚热络。若非知道你是老夫人嫡亲的儿子,我几乎都要以为你是萧家捡来的小孩儿。”

    萧衡不以为然:“我自幼在军营和佛寺长大,后来又去周游天下,和兄长们的关系自然寻常。再加上年龄差距,不甚热络也是有的。”

    裴道珠想想也是。

    回到新房不久,侍女突然进来禀报,说是崔柚求见。

    裴道珠正清点宾客们送的礼,闻言,合上礼账,颇为好奇:“她不是住在金梁园吗?怎么今日来了乌衣巷?”

    枕星挠挠头:“奴婢也不知道。她到底是郡公的妾,大约是看见您以正室身份过门,一时坐不住过来瞧瞧,也是有的。”

    裴道珠不怎么想见她。

    然而人都上门了,她自然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否则对方还要以为她露怯呢。

    她放下礼账:“请去花厅吧。”

    花厅。

    崔柚等了两刻钟,才见裴道珠姗姗来迟。

    她满心不悦,然而面上却只能保持友善,起身福了一礼:“数月不见,原以为和你再无交集,没成想,你竟然又回到郡公的身边,甚至还成了正室夫人……我到底小瞧你了。”

    裴道珠优雅落座:“你今日过来,就是为了说这种毫无意义的话?”

    崔柚撇了撇嘴:“自然是来敬茶的。”

    妾侍要向正室夫人敬茶。

    这点子规矩,崔柚还是明白的。

    只是裴道珠从前曾和她平起平坐,如今骤然压了她一头,令她委实不爽快。

    侍女已经眼明手快地斟了热茶。

    崔柚端起茶,心不甘情不愿地跪倒在裴道珠跟前:“请夫人喝茶。”

    裴道珠挑了挑柳叶眉。

    骄傲如崔柚,怎会甘心如此?

    纵然是规矩,她也是万万不可能遵守的。

    她接过茶盏。

    茶是她的侍女斟的,不会有任何问题。

    她饮了小口,崔柚才扶着自家侍女的手站起身,坐回了原位。

    崔柚又从自家侍女手上接过木匣。

    木匣通体漆黑,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瞧着十分精致。

    她蹙了蹙眉,迟疑:“这匣子里……是梅花糕,我娘家送来的,只崔家特制,别家的厨子都做不出这个味儿……我寻思着这趟过来见你,总得送点什么……你尝尝这花糕也好……”

    她越往后说,声音越小。

    仿佛送糕点,是见不得人的事儿似的。

    裴道珠盯着她,心底泛起古怪。

    她示意枕星接过那只木匣子。

    枕星朝崔柚伸出手,然后崔柚死死抱着木匣子,却又不肯给了。

    枕星拽不动,又好气又无奈:“崔姨娘可是舍不得给?若是舍不得,那就算了,我家夫人也不稀罕吃你的梅花糕。”

    “我——”

    崔柚欲语还休。

    她望了眼一脸疑惑地裴道珠,咬了咬牙,脸色逐渐变的苍白。

    到底没肯把木匣子交给枕星,她“嗖”地拽回那只木匣子,匆匆站起身道:“这份见面礼轻了,我回头换一件贵重的礼物,再给你送来!”

    说完,抱着木匣子,带上侍女,逃命似的小跑出去。

    枕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就是一盒梅花糕,怎的小气成这副模样?若是舍不得,一开始就别拿出来呀,怪叫人生气的!”

    裴道珠歪了歪头。

    她目送崔柚消失在视野里,心头古怪更甚。

    须臾,她招来枕星,附耳低语:“你去她院子里……”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713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