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看美女和男生污污/塞跳d不能掉出来检查

   这两天,李泰胜很是烦躁。

    这样的情绪,已经干扰到他的工作效率,以至于他不得不专门抽出时间,给自己把把脉。

    结果倒是很清晰:之所以烦躁,一方面是延续了当日,在超凡种面前无能为力的低落情绪……也就罢了。  看美女和男生污污/塞跳d不能掉出来检查    

    另一方面,在教团任务执行层面,问题就比较严重了。

    来自梦境地图中的越来越清晰的呼唤声,让他神志恍惚,心力交瘁。

    他无比确定,这个由梦境模板持续累积转译的信息,是极具价值,且必须去认真钻研的,但是目前以最广域信息收集为目的的梦境模板,在同类信息的收集上效率太低了。

    造成的后果就是,大量的不必要的重复信息,日日夜夜反复出现。

    李泰胜耳中心头,每时每刻都是“来这里”之类的呼唤,可真当他想弄清楚方向位置,感知范围内又充斥了大量凌乱或无意义的噪声。

    他想摒弃这些信息,专心做一个放牧者。问题是,织梦者好像也受到了地洞周边区域特殊环境的影响,在大量的凌乱信息中,状态变得起伏不定,还有些狂躁化的倾向。

    工作都要做不下去了。

    李泰胜不甘心如此,试图解决问题,但越是分析解读,越是烦躁憋闷,毫无进展。然后某一刻,他忽然就悟了:

    地洞周边这片区域,已经不是他这种心照主祭层面的人,所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至少不是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地方。

    偏偏他一直在想:

    我能够做些什么、我应该做些什么……

    正是这样的念头,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看清了,他本人在这个时空节点上无所作为的现实。

    所以,为教团献身的觉悟背后,仍有不甘心于工具人定位的野心吗?

    呵!

    对自我的重新认识,其实不顶个鸟用,至少也不见“顿悟”之后,修为暴增之类。倒是在这个茬口上,梦境地图忽然起变化了。

    大幅缩小的映射范围,仿佛换了“红外线”扫描的成像方式,让他意识层面的梦境地图,陡然换了个样子。

    李泰胜从恍惚状态中惊醒,注视着地图最中央,和此前以他本人所在点位为中心的方式完全不同了,梦境地图有了一个新的、且已锚定的中心——那个下探近千米深度,又回归一片混沌的地洞区域。

    最关键的,梦境地图转译的信息,也比之前要清晰许多。虽然还是“到这来”之类的“声音”反反复复,但同步的恼人噪声,似乎要规整一些,还有新的规律隐约呈现。

    终于,拉尼尔大主祭确认了这边的形势变化,改变了架构逻辑?地图背后的信息收集模板,做了大幅更新?

    嗯,是梦境模板地洞特供版——不用他刻意求证,来自模板那边的“使用说明书”,就自动流泄出相关信息,给他参考。

    这一次更新,表面上是从荒野的全景式还原,到限定在地洞区域周边的视角切换,却代表了教团高层的关注重心的调整……不,也可能是进一步的聚焦。

    其间过程一度不可控,但距离他们原初的目标,似乎更近了。

    至于那位,是不是正在道旁、乃至终点处微笑等待呢?

    李泰胜

    考虑了很多,似明非明,但心态比早前沉稳了一些……也更丧了一点儿。

    就是对自己,该带刺儿的时候,他也不会放过的。

    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李泰胜走出新搭建的车垒营地,前往地洞核心区域。

    今天天气难得放晴,毒沼区的空气含氧量都似乎提升了一大截,以至于视野范围内的工作人员,看上去都较往常更多一些。

    这些人大都来自淮城,经过几天提心吊胆的日子,总算开始适应目前的毒沼区环境,并发挥水准之上的基建能力,在这片区域搭建临时工事和科研营地。

    投入不小,又没有永久性投入的魄力,首鼠两端的行为,确实有一贯的淮城执政作风。

    但这种时候,谁又不是呢?

    鉴于自身的问题,李泰胜不再过多考虑这些东西。他和自动跟上来的巴泽、柳承宰一起,来到地洞边缘。

    核心区域人数反而不多,大家都穿着密实的防护服或外骨骼,看不清头脸身材——大约是对高清射流等辐射源的警惕吧,对于能力者来说这些都没有什么意义,李泰胜对于认识的人物,随随便便都能辨识出来。

    山君、屠格、袁无畏;

    孟荼、猫眼、丁志英。

    这些先后参与进来的人员,就在地洞周边,有着各自的位置,错落分布。看不出什么规律,正如他们莫名的立场。

    和这几天一样,在周边看不到瑞雯、龙七的身影。

    好像袁无畏那句“干扰源”,真起到了作用;当然,也可能是山君过于直白的恶念,使得瑞雯必须与这边保持距离。

    李泰胜脑中思绪起伏,又归于沉静,他微幅调整一下表情和呼吸,向地洞边缘靠近。

    前两天做惯了的事情,因为梦境模板的更新,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

    按照新版“使用说明书”的要求,李泰胜必须在地洞大量辐射出的能量信息中,撷取目前极具典型性的有关片段。亦即主动取样,协助梦境模板和后台的教团算力资源,进行更细致的分析,以备后续调整。

    这个过程,不只需要经过人们大脑加工的意识碎片,还需要相对纯净的第一手信息。

    鉴于有些能量信息片段性质特殊,在外部环境中衰减的厉害,到地洞周边甚至是地洞内部进行采样,也就成了必然。

    当然,李泰胜不可能直接跳下地洞,那除了搞笑以外,毫无意义。

    他只是和前两天一样,脚下徐缓,安步当车,表现得就像一个无实职的闲人,在这边区域闲逛,总算不至于打扰到别人。

    唯一和之前不同的,是他大脑的转速。

    怎样在这个环境中,用最小的动静,获得梦境模板所需的能量信息片断,他需要好好设计一下。

    其实,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难度。

    反而是后续的效果如何,还有“取得效果”之后要如何反应,这些还没影的事儿,让他莫名紧张起来。

    李泰胜在周边兜了几圈,也和目前不那么繁忙的孟荼、丁志英聊聊天,刚要再换个位置,有人叫住他。

    “泰胜啊。”

    “啊,山君。”李泰胜老老实实停下。

    “你这两天闲得过分,看得哥哥都嫉

    妒了。”

    “是吗?那真是我的罪过了。”

    “开玩笑呢,这种时候,你我之辈,哪可能逍遥度日?”山君拨开面甲,露出标准的豪迈笑脸。

    明明没什么必要,山君仍不知从哪儿拿了一套外骨骼,眼下也是全副武装,表面看上去,倒是与屠格一般,都是威武雄壮。

    至少在拨开面甲之前是那般。

    也是这两天自我分析惯了,李泰胜多想了一层,隐约觉得,山君这样的行为,或许是对那日遭屠格“控场”心怀耿耿。

    对屠格,山君确实是忌惮的,但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他自己都未必接受,下意识就用装备来找补:

    那天老子示了弱,是因为装备不行!

    可现在装备上了身,也没见山君多嗷呜几声。

    见微知著,从山君的反应来看,屠格这个红心3,貌似很有些余量啊……教团对其实力的判断,或许要再提个档次才好。

    思路跑得远了些,李泰胜在山君外骨骼上的视线,停留时间也有些长了。后者自有感应:

    “泰胜啊,我这一身,还可以吧。”

    李泰胜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山君知道,自家的心绪走向,当下排除杂念,笑着回应:“也就是山君你这样的人物,才会把外骨骼当时装来穿。”

    “不至于,只图着能省点儿劲儿……非常时期,力气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你们教团,不也正和深蓝平台搞深度合作吗?”

    李泰胜咳了声:“刚起步,见笑了。”

    半个多月前,夏城外海的“白骨山丘”事件,使得公正教团的深蓝行者小队,在全世界公开亮相……出丑。

    但像山君这样的层次,怎么也不可能通过这件事才知晓。

    说白了,大家都是尬聊。

    期间,山君还往巴泽的方向瞥了眼。这里,当然有巴泽那天给他的印象足够深刻的缘故,但要求“私聊”的意思,也很明确了。

    李泰胜自觉,就常理而言,他对于山君的利用价值已经被榨取完了,如今后者又找上门来,想也知道,多半是超常规之事。

    心下先揣了十二分的警惕,也就故作看不懂山君的暗示,正排出笑脸,山君已先不耐,裹着金属臂甲的胳膊,直接揽住他肩头:

    “泰胜啊,帮哥哥个忙吧。”

    听到这话,李泰胜就是头皮发炸,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就是那天山君对瑞雯的贪婪欲望。

    别怪他敏感,实在是山君表现得太直白,给人的印象太深刻。

    有心想推拒,远离漩涡,但被全身披挂的瘦虎揽住,他这种精神侧的小身板,难以动弹不说,心肺功能都给压缩了,一时竟吐不出字句。

    只听得山君在唇齿间咬字发音:“你当了这些年心照主祭,一应流程都熟,帮哥哥置换件东西,没问题吧?”

    “咦?”

    完全没预料到的事项,让李泰胜一时怔然。此时,山君给他的压力稍松,他本能询问:

    “置换什么?”

    近在咫尺的山君咧嘴一笑,抬起压在李泰胜肩膀的那只手,随着机械卡锁的轻响,金属外壳打开,暴露出里面劲瘦粗砺的臂掌。

    “就置换……我这只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699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