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头胯下挣扎的娇妻,我是人人都能用的公共汽车

   正所谓,隔行如隔山。

    简而言之,就算是再怎么强大的法师,哪怕是【雾月贤者】肯尼斯·A·阿奇佐尔缇这种大牛辶,也没办法理解为什么那些挥着刀片子乱砍的人为什么玩个械斗还得研究那么多套路(或许贾德卡·迪塞尔除外);

    同理,我们也不能指望强大的传说阶骑士,比如达里安·迪塞尔能搞懂那些个施法者为什么抬抬手就能呼风唤雨,对着空气BB两句就能整出点儿火龙冰雨大旋风啥的(或许贾德卡·迪塞尔除外)。      老头胯下挣扎的娇妻,我是人人都能用的公共汽车    

    所谓的殊途同归,万法归宗,从来都不是指当某个人强大到一定程度后就一通百通了,而是指在同为强者的情况下,大家在力量的运用、战斗的智慧等方面可能会出现一些共鸣,而不是法师水准精进到极限后就能抡刀片子砍人了。(或许贾德卡·迪塞尔除外)

    总而言之,说了这么说多,想必大家也都已经猜到这里想要表达什么了,没错,那就是——

    贾德卡·迪塞尔是个怪胎!

    咳,开个玩笑。

    那就是——

    饶是双叶这个级别的天才,也同样会受到‘隔行如隔山’这种限制的掣肘,很难在真正意义上理解所谓的‘神术’。

    而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她在魔法领域的造诣已经超过了大量游戏里的‘土著’,甚至可以让‘玫芙·香鸾’这个历史上从未涉猎过魔法领域的人凭借自身魔力成功完成施法,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掌握‘神术’的体系与概念。

    从这个‘副本’开启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尽管双叶使用了大量神术,但那归根结底都是通过玫芙这个角色的技能栏直接使用,就像她之前身为蔷薇·乔治亚时所用的【重风暴】一样,并无任何技术含量。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说双叶在使用魔法时是真正地通过魔力、元素、吟唱乃至术式绘制等手段完成的施放,那么她对玫芙这些‘丰饶神术’的运用就等同于我们正常玩游戏时按快捷键‘1’使用某技能,只是单纯地放出来而已。

    换而言之,双叶刚才对墨檀的那些解释,其价值根本就是零,也就是毫无营养。

    如果后者同样对神术体系不甚了解也就罢了,但对于拥有着‘黑梵’这个角色,频繁跟圣教联合及其麾下各种大佬打过交道,甚至还被选作圣教联合代表团成员之一前往学园都市见习的墨檀来说,这可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尽管他在神术领域的造诣也就那么回事,远不如同为曙光教派神职者的语宸,但正所谓没谈过恋爱也吃过狗粮,凭借‘黑梵’在这近一年来的所见所闻,他依然可以确定,发生在‘玫芙·香鸾’这个人及其‘神术’上的变化远不会像双叶所说的那么简单。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玫芙这个人所拥有的神术绝对不是常规的‘丰饶神术’,而之所以会能酿造出这一结果,恐怕是因为那个女人不仅仅只是疯了,而是连对信仰的认知都扭曲了,也就是说,在现在的她眼中,自己所信仰的丰饶女神也好、丰饶教义也罢,全部都……】

    一边抱着双叶快步奔跑着,墨檀一边飞快地思考了起来。

    主要原因有二,首先是墨檀认为那些被双叶肆无忌惮用出的神术并不稳定,甚至在满足了某些条件的情况下极有可能会对计划造成威胁,酿造出意料之外的状况,而且还八成还不是什么好状况。

    除此之外,墨檀之所以对玫芙那明显已经扭曲的神术颇感兴趣,主要还是因为那个名叫‘艾·凡耶’的少女。

    作为墨檀在无罪之界中最先收下的两个马仔,科尔·舒伦和艾·凡耶这对少男少女还是非常受他青睐的,当然了,主要原因还是这两个来自乡下(帕托城不算什么大地方)的年轻人确实很争气。

    科尔同学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不仅情商和智商都相对在线,悟性、执行力和理解能力也非常强,而且还有着‘踏实’、‘努力’、‘认真’等看似并不值钱实则非常稀有的品质,原本并不算是很灵活的思维也在墨檀悉心地培养下开阔了不少,实力虽然仅仅只是高阶水平,但依然可以在大多数时间充当墨檀的左膀右臂。

    而小艾虽然实力还比不上科尔,但却拥有着比前者更加难能可贵的素质,即常人难以企及且无法通过努力得到的大局观,简单来说,就是这姑娘尽管出生在帕托城那种小地方,却天生拥有着成为上位者的必备素质。

    无论是在紫罗兰帝国的王都萨拉穆恩,还是后续被墨檀暂定为根据地的自由之都,小艾在解读局势方面的表现都远高于大户人家出身的蕾莎·凯沃斯女伯爵,甚至在对时局的判断与分析方面偶尔还要快过墨檀,比如那位深藏不漏的汞芯·费尔南大公,并没有与后者正面打过交道的小艾竟然会自发地在暗中进行调查,并在平叛军出发前将那位有点秃顶的侏儒绝对不简单这种事告诉墨檀。

    诚然,墨檀和双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但要知道他们可以多次与费尔南大公实际接触过的,前者更是有修·布雷斯恩这个几乎看透了整个帝国的‘队友’,察觉出端倪的难度自然要小上很多。

    总而言之,从在紫罗兰帝国捣乱的那段日子开始,墨檀就已经有意识地去培养小艾在这方面的能力了,而交给她的考验在难度方面也要远高于科尔。

    比如凯沃斯家族反击战的策划,比如只在自由之都无夜区云游者旅舍小范围进行的汽水贩售计划,比如【丑角牌】的结构优化、窝点选址等等,其中都有小艾参与的影子,虽然比例可能并不算大,但也确实为墨檀分担了不少工作。

    比起带在身边会很踏实的科尔·舒伦,艾·凡耶就是最适合为自己坐镇后方的辅助者与协调者。

    不过墨檀并不甘于一直让小艾为自己‘看家’,毕竟同样能够中规中矩完成这种工作的备选很多,比如已经带领家族彻底在自由之都三流势力中重新站稳脚跟的蕾莎·凯沃斯女伯爵;比如看似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冰阔落但心思细腻目光独到的霍乱;比如虽然看起来没个正型,但其实却兼具着好用、靠谱、聪慧、有人情味等诸多特质的君芜;比如工作热情极度高涨的‘蜘蛛’女士;比如虽然身在校园,但在‘看家守业’方面甚至比小艾还要强的福斯特·沃德。

    总而言之,在不知不觉间,墨檀已经编织出了一张拥有足够多优秀节点的‘网’,而他这个人则是这张网的绝对核心。

    就算‘檀莫’这个角色被干掉了,只要墨檀没有弃坑无罪之界,那么这张网就会永远存在下去。

    而在这种情况下,墨檀已经开始着手给小艾准备更加适合她的舞台了。

    尽管那还是个尚处于萌芽阶段的计划,但墨檀依然给予了极高程度的重视与……顾虑。

    而这份顾虑的主要来源,正是小艾在他的刻意引导下,正在逐渐向‘自我’转移,而并非绝大多数神职者那样以‘教义’、‘信仰’为核心的神术。

    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一旦小艾成功摆脱了上述的种种束缚,那么她就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以‘无信’为内核,单纯借用神祇力量的神职者,一切限制与教条都会变成笑话。

    而与之对应的缺陷,则是这种事一个玩不好,就会被天诛掉。

    没错,就是天诛掉,‘咵嚓’一下或者‘嘎’一声就死了的那种。

    墨檀一直在极力避免这种事发生在小艾身上,而他在这方面的主要情报来源,正是大部分时间都跟圣教联合那帮人混在一起的‘黑梵’。

    而小艾实力提升缓慢的主要原因也在于此,毕竟要确保‘绝对安全’的话,急功近利地提升方式是绝对不可取的,非但不能像科尔那样豁出命去练习,有些时候甚至要可以去压制自己的力量。

    综上所述,这会儿正在双叶……或者说是玫芙·香鸾这个人身上发生的情况,对于墨檀来说刚好是一个绝佳的实践观察。

    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难得到墨檀甚至不愿意在毫无风险地情况下去提醒双叶应该小心她那些画风不怎么对劲的‘丰饶神术’,而是抱着‘大不了就跟这娘们儿一起送了’的心态进行观望。

    至于双叶,虽然嘴上很无所谓的样子,但她却一刻都没有停止对‘神术’这种力量的分析,尤其是有了墨檀这个移动血包之后,不太在意消耗的她更是乐此不疲地利用玫芙这具身体进行大规模实验,并试图从中汲取对自己有用的知识。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事的‘逃跑’着,在这个过程中,远远只在后面的灰蜥狩和监督者们始终都没能冲进他们视野。

    “快到海岸了。”

    又过了片刻,墨檀忽然抽了抽鼻子,喃喃着说了一句。

    “嗯,我也闻到了。”

    蜷缩在他怀中的双叶微微颔首,莞尔道:“我已经降低了阻止的力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分钟左右那些家伙就能追上来了。”

    墨檀挑了挑眉,也跟着笑了起来:“物尽其用。”

    “啧啧,果然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双叶咂了咂嘴,抬头瞥了墨檀一眼:“虽然我也并不讨厌这点就是了。”

    后者晒然一笑,耸肩道:“如果大家确实有在海岸那边等我们的话,稍微出手帮一把我们这支‘断后部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要是十四他们已经先行离开的话……”

    “不可能。”

    双叶却是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冷笑道:“无论是对十四还是他的【虐杀】来说,我们两个人的价值绝对要高过那些先跑回来的杂鱼,他们肯定会在不远处等……趴下!”

    伴随着少女的轻呼,无条件信任前者的墨檀甚至连脑子都没过,就直挺挺地扑倒在地,并在这个过程中依然极具绅士风度地将双叶护在自己身上,而且没有碰到任何不该碰的地方。

    下一秒——

    噗嗡!噗嗡!!

    两道刺眼的光柱忽然从半空中乍现,并笔直地掠过两人的头顶,在他们身后近百米外的位置制造了两场剧烈的爆炸。

    “这……”

    墨檀狼狈地撑起身体,转头看向身后那两蓬升腾而起的烟尘,愕然道:“这是什么?”

    “炮击。”

    悄然抽出自己插在墨檀胸口处的右手,双叶一边轻轻舔舐着自己指尖的血迹一边淡淡地说道:“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校准炮击。”

    墨檀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你是说,刚才那是某种工程……”

    “没错,工程装置,一种名为奥术魔导炮的武器。”

    陌生而熟悉的嗓音在两人背后响起,墨檀和双叶同时回头看去,发现依然穿着之前那身‘囚服’的十四正缓缓向这边走来,脸上挂着洋溢的微笑:“据说是大家伙花重金从一个名叫‘蝮蛇’的地下商会手中采购的,【虐杀号】上一共有六门,刚才开火的是三号炮和五号炮。”

    在看到十四的瞬间,玫芙纤细地身形立刻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就把头埋在了哈鲁的胸口,紧紧地抱着后者说什么也不下来了。

    而后者则是在无视了系统提醒,并随手将‘双叶-混乱中立’加入自己的白名单后站起身来对十四点了点头:“十分感谢,说真的,我们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

    “都是自己人,别这么客气。”

    十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随即轻轻拍了拍手:“休息一会儿吧,剩下的交给我和【虐杀号】就可以了。”

    话音刚落,又是数道刺眼的闪光划过天际,精准地落入远处那已经隐约可见的上百个人影中,并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掀起了一片残肢断臂。

    “演出开始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672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