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下就弄进去了岳,偏执的他那么乖

    蜷缩在寒冷宫殿最深处的小女孩委屈地掉下眼泪,她的怀中趴着一只被撕成两半的玩偶狐狸。小女孩委屈极了,眼泪止不住的淌下来,一边哭泣,一边一声一声地喊:“妈妈,妈妈你在哪,妈妈。”

    她蜷缩在无尽走廊的黑暗拐角,外面的天晴朗极了,挂在天上的太阳明朗清晰,却不知为何给人阴森恐怖的感觉。

    天空中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纳兰明珠在漩涡的那一头向着小女孩招手:“来,月儿,过来,随师父回蜀山。”  一下就弄进去了岳,偏执的他那么乖    

    “我的妈妈呢。”小女孩天真的问。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

    “你是我的妈妈?”

    “我是你唯一的亲人。”

    “真的吗?再也不离开我?”

    “当然!”小女孩擦擦鼻涕站了起来,她一步步地向前走,除了怀中破碎的狐狸玩偶再也没有一个物件傍身,甚至连雪尘神剑都不在身在,在她离去以后,走廊拐角的黑暗奇迹般的散去,露出一张张惊恐的人脸。

    那些脸孔全部定格在死亡的一瞬间,为极度的寒冷永远地保存下来。

    月儿向前走去,她的记忆已经出现混乱,阎罗王不过为其混乱的记忆创造出了一个出口。

    她走啊,走啊,一步步走到天上,钻入黑色漩涡之中,抓紧了纳兰明珠伸过来的手。

    终于成功了!

    ……

    九天之上,冰雪消融,黑暗褪去,世间最美丽的两个人同时在自身法宝的庇护下缓缓降落。

    众人提着的心终于落地。

    本次比试的最终结果——平手!

    冷宫月和柳莺莺之战,最终以平手告终。

    一场战斗尘埃落定,观云台上满目疮痍。

    存在千年的结界遭到破坏,云台四周的神树全部冻结成冰块,青石地面覆盖上了厚厚的冻雪。

    冷宫月陷入暴走之后,就连阎罗王都不是对手,只能从内部唤醒她,阻止她继续暴走下去,她暴走之后产生的冻雪,除非受到另外一种极致力量的冲刷,否则永远不会融化,永远不会消失,甚至连前辈大能留下的结界都损坏了,只差一步就连玄青殿上的结界一同击溃。

    冷宫月仿若沉睡的公主缓缓降落,她觉醒了本不该觉醒的记忆,她的未来不知会走向何方。

    (写到这里,大家一直在追问的问题基本上有了答案了。其实本书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女主角,因为在双男主的光环下所有人都是陪衬。但只有一个女人能够贯穿全书,是一条推动故事不断前进的重要线索,这个人便是冷宫月,她的身世,她的过去,她与两位男主之间的羁绊会在未来慢慢揭晓,而那最终的真相绝对会带来难以想象的震撼。

    换句话说,如果非得给这本书规定一个女主角的话,只有冷宫月有资格获得那个殊荣。其她人即便笔墨再多,也难以掩盖她身上的光辉。)

    一袭月白的方白羽终于上前,张开双臂将冷宫月拥在怀里,触手之处传来一丝冷寒,他没有放弃坚定地抱着,全白的瞳孔凝望冷宫月完全失去血色的脸,露出宠溺的笑:“月儿,即便是你,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苦啊!”

    柳莺莺降落在观云台的另一边,为一众肮脏男人摸了个遍。

    云师叔说过,方白羽和叶飞都是千万人中无一的男人,如今看来,冷宫月是古往今来,绝世无双的女人!她的出现,她的存在必然有着轮回因果蕴含在其中。

    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大概是感受到了白羽的体温,怀中的冷宫月居然幽幽转醒,眼睛费力睁开以后,望向白羽的目光却变得怪怪的。

    “你醒了,月儿。”即便面对白羽关切的问候冷宫月心中也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仿佛在介意些什么,只是冷冰冰地回了一声:“谢谢关心,羽师兄。”这生分的回答让一切重回冰点,白羽以为是暴走带来的负面影响,殊不知是冷宫月心中那个越加清晰的男人影子起到的作用。那个影子越加清晰起来,冷宫月仿佛意识到对方究竟是谁!如果真的是那个人,那一直以来的种种行为便都成了一场天大的笑话,成了最可笑的误会,若真是那样,她将如何面对白羽,又该如何面对那个男人?

    冷宫月很忧虑,她完全不在乎无端暴走产生的后果,她的内心只为情之一字锁困。她更有了一部分极端可怕虚幻的记忆——在无人知晓的历史长河中,一个女人冰封了自己的心,也冰封了整个世界,让整个世界和自己一起,陷入到沉睡冰封的五百年!

    “让我下来吧。”宫月侧过脸,她的疏离让白羽心中刺痛。

    “你没事了?”

    “放心吧,我没大碍。”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冷宫月重新站起,盘好长发,雪尘神剑于左右手虚空凝立,像是她的宠物。众人直到此时才发现,或许并非是雪尘神剑成就了冷宫月,而是冷宫月成就了雪尘神剑。

    整理完毕的冷宫月回复了往日的刚毅寒冷,恢复了目光中的神采,恢复了与生俱来的气度,她深深地望向柳莺莺,这让众人以为她怀恨在心,要再下杀手,却很快转过目光道了声:“谢谢。”搞得他们一头雾水。

    接着,冷宫月长袖一引,脚踩雪尘往天上去了:“白羽哥哥,众位师尊,月儿先回明月峰修养一段日子,等调理的差不多了再回主峰报道。”

    “这孩子。”她天仙一般飞去,说是请求,实则是通知,不给别人丝毫回绝的余地。

    云师叔无奈苦笑:“师兄,这最后一场比试,应该算宫月赢了吧。”

    掌教沟壑嶙峋的脸上仍旧毫无表情,沉了许久方道:“谁输谁赢还重要吗。”

    “师兄说的是。”

    冷宫月直上明月峰,降落以后引起峰中长老们的关怀:“宫月,你回来啦,最近修炼成果如何?刚刚方栦主峰爆发的力量可是产生于你的?掌教那边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啊。”

    冷宫月的目光平静地划过人群,没有找到自己期望的人便问:“师父呢,师父在哪里?”

    “在后山,你和若雪都走了,峰主她日夜在后山修炼,了却心中的思念。”

    “带我去见师父。”冷宫月的语气不容置疑。

    诸位长老只当是她有要事,便也紧张起来,立刻带着冷宫月前往后山,纳兰明珠闭关之地,隔着仙人洞府的结界向里面喊:“峰主……”

    后面的话尚未说出,仙人洞府内已经传来声音:“你退下吧,本座有话和月儿单独说。”

    “是,峰主。”

    待引路人离去,笼罩了现任洞府的结界消失,纳兰明珠的声音从洞府中传来:“进来吧月儿。”

    冷宫月却单膝跪地,低下了头。

    “月儿,你怎么了?”

    “师父,打扰您闭关月儿万分惶恐,请您责罚。“

    “月儿,为师知道你虽然不爱言谈,但是个懂事的孩子,你会如此一定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说出来吧,为师一定倾尽所能的帮你。”

    “师父,有一件事情已经在月儿心中徘徊很久,月儿一直想问,一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直说无妨,咱们师徒之间不必有芥蒂。”

    “师父,月儿想问,您当年究竟是怎么找到的月儿,见到月儿的时候是怎样一种情景,又是如何将月儿带出寒宫的。”冷宫月放下手中的剑,从单膝跪地改为双膝跪地,更深深叩首:“这段记忆在月儿心中一直朦朦胧胧的,月儿总想要探究,但内心深处总有个声音在阻止月儿,似乎知道了真相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月儿因此一直在逃避,逃避过去。

    但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月儿不得不面对过去,面对历史,月儿想要探究真实的自己,想要找到冰封的宫殿去追寻自己的由来和历史的真相,请师父开恩。”

    这番话说完,冷宫月便深深叩拜下去,洁白光滑的额头贴紧了碎石凹凸的地面,一直过了很久,纳兰明珠才开口说话:“月儿你起来吧,你想要探究自己的身世,探究历史的真相并没有错。一直以来你都在逃避这段过去,如今愿意坦然面对反而是一件好事,证明你成熟了。”见冷宫月仍旧深深俯首不起,纳兰明珠又长又深地叹了口气:“落叶归根,追本溯源是咱们华夏一族的共性,只是你这个样子,倒让为师有些担心了。”

    见月儿还是一动不动如同一块顽石,纳兰明珠终于说道:“其实,为师能够遇见你,源于一次意外。现在想来,那当是天意的安排,是存在于冥冥之中的定数指引为师找到了你,也就此找到了明月峰的希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661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