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生宿舍互口的经历|朋友欠一万多把她睡了

   医院内

    苏羡意与周小楼喝着奶茶聊天,很快的,病房内陆续有人来访,最先来的是池烈,他在圈子里也算神出鬼没的那类,闲聊几句就走了。

    “一看就是精英人士。”周小楼咋舌,“果然啊,你家二哥圈子里的人都是些神仙人物。”    男生宿舍互口的经历|朋友欠一万多把她睡了    

    “肖叔叔不是。”

    周小楼蹙眉,“苏羡意,你怎么总攻击肖医生,他是刨过你家玉米地?”

    喝着别人的奶茶,周小楼哪儿好意思吐槽他。

    “不是玉米地,他刨过我家瓜田,等你深入了解他就懂了。”

    “没兴趣。”

    “为什么?”

    “你会想了解自己爸爸吗?”

    “……”

    苏羡意抿了抿嘴:

    说我攻击他?

    你这说得比我还狠。

    ——

    很快,许阳州出现了,抱着一大束花进入病房,“妹妹,我来啦!”

    与他随行的,还有白楮墨。

    以及,苏呈!

    “你怎么来了?”苏羡意皱眉。

    “阳阳哥告诉我,你受伤了。”

    苏羡意看向许阳州,某人战术性挠头,开始装死。

    苏呈趴在床上,那表情,就差给她上演一出泪眼婆娑,哭天抢地的戏码,“这是哪个天杀的,居然敢把你伤成这样……”

    “听说你受伤,我都吓死了。”

    “你如果有个好歹,我该怎么跟我爸交代啊。”

    顾忌在医院,苏呈说话声音都压得很低。

    “干嚎”半天,才认真看向苏羡意,“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头疼。”

    “你不是伤了手臂?还撞了头?”

    “被你吵的。”

    “……”

    周小楼没忍住,低笑出声,“弟弟,差不多可以收了。”

    “我们刚才过来时,发现医院周围有不少记者,你自己多注意点。”许阳州开口。

    苏羡意:“记者?”

    戴淑英的事情是在公司闹出来的,人多嘴杂,加上后续来了一堆大佬,即便老板叮嘱不许对外散播,消息却早已被传得沸沸扬扬。

    记者打听到她在铭和就医,就想来蹲个点,兴许还能捕捉到大新闻。

    有苏呈和许阳州在,病房里热闹不少,直至门再度被推开,进来两个民警。

    “你是苏羡意吧?”

    核实身份后,民警针对戴淑英的事,又对她进行了一些询问调查。

    与两人随行的,还有……

    厉成苍!

    这可把许阳州吓得够呛。

    一个劲儿往白楮墨身边蹭。

    “你能离我远点吗?”白楮墨无语。

    “阿墨护体,百毒不侵。”

    “……”

    白楮墨无语:

    他怎么会认识这种智障。

    如果某人真想搞你,就是佛祖来了,也护不住你。

    苏呈最会察言观色,一看许阳州的模样,就知晓,面前的人绝壁是个大佬。

    想抱大腿,又有点怂。

    面前这人的气场和谢驭的类似,却又不太一样。

    谢驭面相凶,加上长期搏击打拳,整个人的气场外露,完全不收着。

    而面前这位,强势内敛。

    偏,撩眼抬眉,举止说话,气场隐隐外露。

    相比谢驭这种完全外露的,这类隐藏实力的大佬,让人捉摸不透,气势上自然就更添了几分神秘骇然。

    一身警服,清正超绝。

    拿着黑色保温杯,那上面居然还贴了张星黛露的兔子卡通贴。

    这……

    好像和大佬气质不太相符啊。

    不过他一出现,整个病房静得可怕,周小楼还询问他保温杯内是否要添水。

    “不用,谢谢。”

    周小楼悻悻笑着,退回原位。

    内心却激情澎湃:

    卧槽,大佬声音真好听。

    民警询问结束,就扭头看向厉成苍,“队长,结束了。”

    厉成苍点头起身,苏羡意看向他,“还麻烦你们特意跑来医院,辛苦了。”

    “职责所在。”

    “让你们费心了。”

    厉成苍没作声,反而从一侧的袋子里拿了个盒子递给她。

    “这是……”

    “私人探视,早日康复。”

    “谢谢。”

    相比较别人送的鲜花水果,或是营养品,他走得显然是实用主义。

    厉成苍离开时,余光瞥了眼许阳州。

    “我来探病的。”许阳州直言。

    “探完了吗?”

    “差不多了。”

    “走吧,送你,别吵到病人休息。”

    “……”

    我什么时候吵到病人休息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了!你有本事拿出证据来!

    许阳州也只敢在心里叫嚣,根本不敢当面质问。

    他抓着白楮墨后面的衣服,又伸手准备勾他手指求助,却被某人直接拍开,转而看向苏呈,“小呈,我正好要去学校,顺路送你回去,阳阳,你就跟成苍一起走吧。”

    许阳州疯了:

    你居然把我推给活阎王,枉我对你一片真心。

    终究是错付了。

    ——

    自从上了某人的车,许阳州就安静如鸡。

    然后,

    某人在半路,就给他扔下车了。

    “你不是要送我回家?”许阳州皱眉。

    “不顺路。”

    许阳州抓狂,你特么不顺路,还硬让我上车干嘛!

    “你上午也不顺路,不也送我回家了?”

    “那是我自己的私人车,私人时间,现在开的是公车,顺路捎你一段可以,不便挪作私用。”

    “……”

    你这,原则性还真强。

    最终,许阳州被扔在了半路,眼看着警车远离,气得抓狂跳脚:

    厉成苍,你大爷的!

    信不信老子打爆你的头。

    某人在原地叫嚣,结果手机震动,一则信息。

    厉成苍:【老实点。】

    许阳州秒怂。

    你人都走了,还搞我!

    **

    此时的苏羡意已经打开了包装。

    里面是一个保温杯。

    还是粉色的。

    她已经脑补出了某位大佬挑选保温杯的情形,有点诡异。

    这是让她多喝热水?

    周小楼:“这礼物……还真是与众不同。”

    “不过他的声音真好听,又低又沉。”

    “每当这时,我就后悔,当年语文没学好,只会啊啊啊啊啊——”

    苏羡意在群里@了厉成苍,【谢谢礼物,很实用。】

    【不客气。】

    苏羡意一直没添加他的好友,刚好趁此机会,他也在线,便点击添加,结果……

    半个小时过去了,没反应。

    没等到好友通过申请,陆时渊却来了,瞧见保温杯就猜到是谁来过,也只有他才会送这些东西。

    傍晚时,徐婕与谢驭来了,送来晚饭,又给她带了两身换洗衣物。

    虽说苏羡意身体无碍,也不放心她一人留在医院。

    “阿姨,今晚我留下照顾他,我正好值夜班。”陆时渊直言。

    徐婕也并非那般不识趣的人,并未强留,待苏羡意吃完饭,便与谢驭离开,约莫天快黑时,周小楼也打算回家,刚巧肖冬忆下班,来病房溜达一圈。

    “老肖,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

    “麻烦你送一下小楼。”

    “不用不用,肖医生工作辛苦,别麻烦他了,医院门口有公交车,我回家很方便。”

    周小楼与众人打了招呼,抓起包,逃也般的离开了病房。

    形象已崩,周小楼不敢和他独处。

    太尴尬了!

    陆时渊看了眼肖冬忆:“你对她做了什么?”

    肖冬忆一脸懵逼:

    我能对她做什么?

    **

    夜色低沉,整个医院也逐渐安静下来。

    病区内,走廊偶有人走动,负责苏羡意的护士还特意来查看一番,瞧见陆时渊在,还觉得诧异。

    护士站

    几个值班的护士凑在一起,免不得要讨论两句。

    “我怎么觉得陆医生对这位苏小姐很不寻常?”

    “他俩绝壁有情况,我听小钱说,他带苏小姐去打破伤风时,那叫一个紧张,而且今晚据说他陪床,谢家又不是没人,怎么也轮不到他啊。”

    “这两家关系有点复杂啊。”

    ……

    苏羡意瞧着时间分秒过去,看了眼陆时渊,“你今晚不是值夜班?一直待在我这里没问题吗?”

    “我今晚不值班。”

    “嗯?”

    “我只想留下陪你而已。”陆时渊说着,还解释了一下理由,“如果我不这么说,谢哥儿不会让我留下。”

    “你撒谎啊。”

    “我只是不想阿姨太辛苦。”

    苏羡意抿唇:

    你这理由还挺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659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