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看了下面会流水的文字,坐好 我自己动

   侦办大案可以说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警种配合,需要相互协作。

    韩昕在侦查队干了那么多年,很清楚自己只需要负责这条“流水线”上的其中一道工序。

    只要盯住已经掌握的嫌疑人,通过跟踪监视顺藤摸瓜找到隐藏更深的嫌疑人,然后在收网时引导抓捕,确保不会有漏网之鱼就行了。  看了下面会流水的文字,坐好 我自己动    

    经过四天的侦查,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团伙的第二个窝点。

    可四个主要嫌疑人都是分开行动的,实在分身乏术盯不过来,只能通过“程疯子”请求兄弟单位的“境外侦查力量”帮忙。

    本以为请求协助需要走流程,需要一定时间,没想到“项目部”的效率那么高,第一次求助只等了半个小时,而第二次求助居然只等了十二分钟!

    行有行规,没有刻意观察“项目部”到底安排谁来帮忙的,事实上也没有那个时间观察乃至甄别。相信奉命提供秘密协助的同行,也不会刻意寻找他这个“境外侦查力量”。

    前面不远处的那个看上去很普通的院子,就是“太阳城娱乐”的窝点。

    可能昨天的业绩比较好,一个主犯昨天傍晚过来把在这儿“上班”的六个嫌疑人,带到小拉勐城区的一家酒店庆祝到深夜。

    但不能因此影响赚钱,还留下几个人在院子里上夜班。

    韩昕利用“大部队”都去花天酒地的机会,利用“项目部”让同行协查到的情报,打着找房主的借口,往身上浇了点白酒,装作醉醺醺的样子找上门讨债。

    确认里面只有三男一女四个人值班,那个长的挺漂亮的年轻女子,应该就是所谓的“性感荷官”,并且发现里面不但架设了好多电脑服务器,还自备了一台柴油发电机。

    房主不但是个赌鬼,而且吸毒,真在外面欠下一屁股债,侦查行动并没有让那些骗子起疑心。

    今天下午,其中一个主犯又开着保时捷卡宴来了。

    韩昕趴在瓜田里,一边遥望着院墙上安装的那几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摄像头,一边低声接杨哥的电话。

    “江湖救急,过两天就还给你。”

    “杨哥,可我身上就剩一千三百多。”

    “那就借一千,兄弟,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主要是拉不下面子跟别人开口,周转一下,最多两天。”

    随着回国自首的人越来越多,过来的人不是越来越少,而是几乎没人过来了,杨哥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

    “徐特派”被抓时他还想着找个地方躲起来避避风头,结果第二天下午就又跑回赌场蹭吃蹭喝。

    这几天更惨,连蹭都蹭不上了,只能回到之前租的公寓,甚至学人家拍短视频。

    结果上传了四个视频,三个审核没通过,成功上传到网上的那个,也没几个粉丝,想靠拍短视频赚点生活费这条路,至少短时间内走不通。

    把钱借给他就是肉包子打狗!

    想到不管怎么说还住着他租的公寓,韩昕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地说:“杨哥,要不这样,我先转三百给你救救急。”

    “三百够做什么,兄弟,你是不是信不过我?”

    “不是信不过,而是进货要本钱,我今天刚谈了两个小超市,人家愿意帮我代卖,我得赶紧去进点口罩。”

    “好吧,三百就三百。”

    “我这就给你转。”

    ……

    韩昕刚通过微信转了三百,杨哥又打来电话:“兄弟,刚才光顾着跟你借钱,有件事差点忘了跟你说。”

    “什么事?”

    “我找到条发财的路子,肯定比卖口罩强,你感不感兴趣,想不想一起干。”

    你能找到什么发财的路子,难道贩毒?

    可现在边境管控那么远,公安部禁毒局前段时间甚至刚组织了两轮现场查缉大比武,现在往境内贩毒无异于往枪口上装,但韩昕想想还是故作好奇地问:“什么路子?”

    杨涛坐在农贸市场边上的一家美容厅里,跟同样越混越惨的站街女小琴对视了一眼,举着手机笑道:“小琴你是见过的,我准备跟她一起搞网上直播。”

    “直播什么?”

    “直播别的也没人看,只有直播打炮。”

    韩昕乐了,禁不住笑问道:“这倒是条发财的路子,关键小琴愿意吗?”

    杨涛见本来挺豪放的小琴居然有几分羞涩,生怕小琴反悔,急忙道:“在店里做是做,出去做也是做,反正都是做,做的时候直播怎么了?反正我们又不是在国内,有什么好怕的。”

    “既然小琴愿意,那你就干呗,总比坐吃山空好。”

    “干是肯定要干的,再不干不行,可不但要干,也要有人帮着拍。”

    杨涛看着咬着嘴唇的小琴,又带着几分尴尬地说:“而且干这个得拼的是身体素质,我这几年玩的太猛,身体有点虚,直播时可能都硬不起来,就算能硬起来估计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作为一个男人,这绝对是一件超级没面子的事。

    小琴被逗乐,噗嗤笑出了声。

    韩昕不觉得有多好笑,反而觉得姓杨的比想象中更狡猾,几乎可以肯定他不是真虚,而是不想出镜。

    “杨哥,我不是不想发财,我……我是都没谈过女朋友,干这个我真不行,我估计到时候比你更紧张……”

    “我知道你是不好意思,小琴都没说什么,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种好事去哪儿找,不是自个儿兄弟我才不会找你呢。”

    小琴见过韩昕几次,觉得他真是个傻傻的小子,没想到他还是个处儿,禁不凑上去来了句:“小姜,这么说我不光要白跟你做,还要给你红包呢。”

    “小琴,你也在啊,别开玩笑了,干这个我真不行,我可不想丢人。”

    “真是处男?”

    越说越离谱,都是些什么人啊。

    虽然对一个正常的男人而言这极具诱惑力,但韩昕可不想留下人生污点,更不想对不起女友,连忙道:“不说这些了,我先挂了,我还得去进货呢。”

    见韩昕说挂就挂,杨涛扔下手机:“没出息,难怪到现在都没找到女朋友,他不敢就算了,我给张俊兵打电话,张俊兵肯定愿意。”

    小琴不乐意了,立马抬起头:“找谁不行啊,非要找那个变态!”

    在这边的几个兄弟都是这儿的常客,算起来不只是兄弟,还因为与小琴等几个站街女的关系成了“连襟”,对方是什么德性,大家伙心里都清楚。

    想到张俊兵简直像个禽兽,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杨涛连忙道:“那就找刘鑫达。”

    一想到又摸又扣、又啃又舔,前戏能做一个小时,真刀真枪两分钟就完事的刘鑫达,小琴不屑地问:“找刘鑫达,他行吗?他还不如你呢!”

    杨涛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人,可再不想办法搞点钱连饭都吃不上了,干脆昕一横:“那就让刘鑫达帮着拍,我上!”

    “上什么上,你当我是什么人。”

    “这不是为了赚点钱吗,你也不想坐吃山空吧。”

    “吃亏的是我,你们男的有什么好在乎的,话说在前面,不管赚多少钱,三七分,我七你三。”

    “行行行,都给你行吧,我给你打工好不好。”

    必须承认,眼前这位还是挺仗义的,至少对自己不错。

    小琴想了想,又嘀咕道:“其实都用不着找人拍,旁边站个人怎么做,反正我是放不开。”

    杨涛倒不是很在乎有人现场观摩,但考虑到小琴的感受,一口答应道:“行,我们自己做,自己拍。”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649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