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往前爬被搂着腰抓回去*班长上课一直捏我的下面

   马车厢重重的摇了两下,终于稳了。

    “主子!”安冬反应急快的扑了过去,一把扶住差点从榻上摇下来的曲莫影,急切的问道。

    马车摇了两下停了,曲莫影被摇的差点摔下来,但幸好幅度不大,扶着安冬的手坐了起来,脸色一沉:“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往前爬被搂着腰抓回去*班长上课一直捏我的下面    

    雨秀应命从马车上跳了下去,外面已经围了一圈的人,这是马车撞了人?

    看着倒在地上,身边有一滩血迹的女子,众人都慌了起来。

    “这是死了?”

    “这……这是出人命了?”……

    看着脸躺在地上,气息全无一般的女子,再看看她身下的这滩血迹,都觉得这个女的怕是没了性命。

    撞死了人?

    大街上居然撞死人了?这可是出大事了。

    “怎么回事?”雨秀下了马车,看了看地上的女子,又看了看马车夫道。

    “她突危然之间冲出来的,之前根本没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马车夫皱着眉头,脸色微白的辩解道。

    这个女人很可疑,就这么冲出来,生生的撞到了自家马前,怎么看怎么让人怀疑,但这放在这个时候说是不合适的。

    “是刺客吗?”雨秀走上前去,一边走一边随口问道。

    刺客?跟在一边的人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当中的马车心中一惊,原本就势看个热闹说点风凉话,说马车怎么速度这么快,说马车的主人草菅人命的话,立时都停了下来,一圈子看热闹的人,立时安静了。

    关乎到刺客,这个话题可不是谁都敢说的。

    马车里的人是皇家的人?

    刺客的话题是京城里最说不得的话题,皇家之前连连遇刺,连太子都差点出了事情,这种话题,可不是谁都能接的。

    “不会吧,看起来这么柔弱的一个……女子!”马车夫喃喃自语的道。

    “上次不也是有一个柔弱的几乎风一吹就倒的女子,扑过来行刺我们主子,后来才发现,她还不是一个人,当时在场的声援她的人群里,有好几个是她的同伙吗?”雨秀颇不以为然的道。

    这话一说,连轻声嘀咕的人都不敢有了,大家就是看个热闹,谁也不愿意惹祸上门,被看成是刺客的同伙,况且方才有许多人看的清楚,这马车还真的是很慢,比一般的马车都慢了几分,怎么就好生生的撞上了人呢?

    这么一想,再看面前倒在地上的女子,莫名的觉得有些嫌疑了。

    蹲下,在女子的鼻息之间放了两根手指,然后沉着的道:“还有气,不管跟刺客有没有关系,先治好了再说。”

    这意思也不是一味的指责这个女子是刺客。

    觉得这女子娇弱可怜的人,也放下心来,雨秀的行为举止,看着就不是盛气凌人,倒是一个能力不错的丫环。

    有人指出就近有一处医馆,雨秀和一个旁边热心的妇人,把女子扶了起来,往那边过去,马车夫并没有急着跟上,反而在那处血迹处查看了起来。

    鲜红的血迹,在阳光下让人觉得触目惊心,很是不适。

    这会围观的人已经少了许多,基本上都去医馆那边看热闹了,关心这个女子是不是真的出了事情。

    车窗下,安冬一边看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对曲莫影禀报他看到的一切。

    他没下车,把事情扔给雨秀,也是免得别人从他内侍的身份上猜到什么。

    “主子,血迹很大,看着有一大块,如果真的是这么多血的话,这人……应当是保不住了。”安冬皱了皱眉头,目光也落到了那块血迹上。

    “是许青鹭?”曲莫影柳眉微蹙后,问道。

    方才雨秀借着给地上的女子探鼻息的时候,把女子的头发挽过一边,安冬是见过许青鹭的,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许青鹭。”安冬肯定的道,“主子,她真的是不要命了不成?想用命来坑您一把?”

    看眼下的情境,怎么看都象是不要命了,安冬知道今天太子妃相邀,必然会有事,却没想到这事还没到太子府上就已经暴露出来了,这还真的是不要命了不成?

    若自家主子的马车更快一些,这撞的必然会更重,许青鹭的身体原本就不好,别说这么撞一下,就算是稍稍擦一下,也会出事情。

    “她不会不要命,但可以拼命!”曲莫影淡淡的道。

    “主子……您说她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但她怎么能保证自己肯定没死?”安冬不是笨的,曲莫影这么一说,他立时就明白了,也不再说“撞”了,换了一种说法,目光又低了下来,“况且这血……这血……”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忽然一亮,“这血是假的!”

    既然不是真的求死,现在又弄出这么多的血来,那必然这血是假的了。

    “不是全假的!”曲莫影摇了摇头,若全是假的,一会大夫必然会看出来,伤口会有,在,而且还不会小。

    许青鹭这个女人,倒是一个狠的,这是讹上自己了?

    “走吧!”

    安冬点点头,隔着窗子吩咐马车夫:“过去看看!”

    然后手从窗帘处伸了出来,稍稍摇动了两根手指,人群中有暗中护着的人看到了,立时会了意……

    马车夫应命,转身上了马车,马车依旧以之前的速度不紧不慢的往前走,一些站在路边没有离开的路人,看着马车行进的速度,开始议论。

    “这马车能撞到人?行进的就象是走路一样。”

    “难不成真的是刺客?”

    “这种事情还真的说不准,方才马车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的确是这个速度,我还多看了几眼,在猜是哪一家的马车,走的这么稳,倒是一家好的。”

    “的确,我当时也注意到了。”

    “对。”……

    因为方才走的慢,又是一辆看起来特别宽大的马车,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主人不凡,这么不凡的主人,在闹市里马车走的这么慢,会顾及到行人,许多人方才看了一眼之后,都对马车里的主人产生好感,也因此多看了好几眼。

    这才有了方才雨秀说这女子是刺客的时候,大家都半信半疑,但也没有乱说话的原因之一。

    就算不是

    什么刺客,那个女子也很可疑,象是讹人的样子!

    这么大一滩血,这得撞的多狠才可以,方才那马车行驶的样子,可不象是突然之间就冲出去的样子。

    “不会是讹人吧?”

    “可能是讹人吧!”

    “那这血就是早早准备好的了?”

    “可能不是人血,是其他什么血吧?”……

    在有心人的暗示下,这话题就越来越往讹人的方向过去了,有人暗中还想把话带回来,偏偏曲莫影的马车缓慢的行驶在前面,就成了最好的证据,许多人看到有人从马车前面经过,什么事情也没有。

    稍稍紧走几步就行,怎么可能把人撞成这个样子?

    众人议论中,曲莫影的马车到了医馆前面,安东扶着戴了帷帽的曲莫影下了马车,往医馆里行去。

    “主子,说晕过去没醒过来。”雨秀在门口候着,看到曲莫影进来,急忙禀报道。

    “醒不过来?”曲莫影在一边的椅子上坐定。

    医馆的大夫忙上前行礼,这位一看曲莫影的样子,就知道是一位贵人,旁边还有内侍跟着,这内侍可不是一般世家能用得起的。

    “头上撞伤了,后脑勺着地,撞的不轻,可能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大夫如实的禀报道,这是他方才查看后的结果。

    “后脑勺出血了?”曲莫影问道。

    “是的,这会已经裹了起来,但她……什么时候醒来还真不好说,头上是最伤不得的地方。”大夫道。

    “就这么一处伤口?”曲莫影道。

    “其他也有几处,但伤的不重,就在手臂上,应当是摔倒的时候摔破的。”大夫又道,那几处伤口虽然不小,但应当无大碍。

    “她若醒不来会如何?”曲莫影沉默了一下,缓缓的问道。

    “若醒不过来,就……就只能一直这个样子了。”大夫也很无奈,这种撞在头上的事情,还真的不好说,若说能醒,立时就醒了,若说不能醒,什么时候醒过来不好说,还可以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有没有办法让她先醒过来?”曲莫影又问道。

    “这……这没什么办法,若是强行让她醒来,若她本身不好,不但不会醒来,而且还更大的伤到她。”大夫一摊手,这事他无能为力,也不敢随意的做。

    这人现在虽然还没事,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没事情。

    若是因为他的缘故,害的人丢了性命,大夫是不敢做的,他是救死扶伤的大夫,可不是能回天的神仙。

    “人能抬着移动吗?”曲莫影点点头,猜想也是这个答案,继续往下问道。

    “自然是可以抬动的,小心一些就是。”大夫只想着把人弄走,哪里会说不能抬走,这事他救治到这里,已经是最大的本事了,其他就要看这天意。

    “雨秀,去叫一辆马车过来,让人带回去。”曲莫影吩咐道,这件事情到了现在,她必然得管。

    不得不管。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哭声,喧闹的声音乍乍忽忽的,似乎有人想进来,但是被马车夫拦住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636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