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个人在家下面流水,他摸着我的两只小白兔

    赖茶几人被犯由牌喷吐出的血雾,吓的鬼哭狼嚎,以为脑袋马上要被割掉了。

    然而这团血雾并没有取走他们的性命,只是在他们面前翻涌,化作了一块块暗红色的犯由牌。

    牌子上面不仅写有他们的名字,还罗列出了他们的罪行。    一个人在家下面流水,他摸着我的两只小白兔  

    从用仙人跳谋财害命,到以前干过的那些敲诈勒索、偷窃盗抢等等罪行,悉数记录在了这一块块的犯由牌上面。

    甚至连几个闲汉,年轻时候偷看村头王寡妇洗澡的事儿也有记录。

    这让赖茶几人越发的毛骨悚然,感觉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看穿。

    最让他们感觉恐惧的,是在这几块暗红色的犯由牌上面,还有着他们几个人的头像。

    只是这些头像,怎么看怎么诡异,怎么看怎么渗人,尤其是还会动,还在对着他们几个人笑。

    这种感觉,就像是晚上照镜子,忽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在咧嘴笑着打招呼……

    让人毛骨悚然、头皮发炸。

    尤其是这些头像的笑容,还是那么的狰狞阴森,让赖茶几人越发的感觉恐怖与害怕。

    “为什么要害怕?你们马上就要与我做鬼夫妻了,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香飘飘狞笑着说。

    她不理几个人的哭喊求饶,径直宣读起了犯由牌上面记录的罪行:“赖茶,所犯罪行有……”

    每当她念到一个人的罪行,这人就会哭喊的更大声,并不住求饶。

    但是没有再磕头。

    并非赖茶几人有骨气不想磕,而是他们被污血黏住、被鬼手缠住,动弹不得,没办法再磕头。

    不止如此,每当香飘飘宣读完一个人的罪行,那些藏在污血里面的鬼手,就会将他们的手臂强行反绑到身后,摆成刑场上面,等待被斩首的死刑犯的模样。

    但不管心里面有多害怕、有多恐惧,赖茶几人也只是哭喊求饶,并没有告诉香飘飘,在这屋子内外布置的有陷阱,藏着有守夜人。

    因为他们不敢。

    之前守夜人就给他们交待过,要是胆敢向妖鬼示警,就会坐视他们被妖鬼杀害。

    这一刻,赖茶几人将活命的希望,全都放在了守夜人身上。

    他们期盼着守夜人能够赶紧出来救命,又哪里敢告诉香飘飘,这里埋伏的有守夜人呢?

    虽说事后,他们也会被送往官府判刑。

    可万一能够减刑,不被判处死刑呢?又或者运气好,遇见皇帝老儿大赦天下?

    只要不是马上死,那就不有希望。

    不过,当赖茶几人看见香飘飘宣读完了他们的罪行,挥手让暗红色的犯由牌插到了他们身后,又鼓起腮帮子要吹气,而埋伏在四周的守夜人依旧没有动静,不由的是陷入了绝望。

    “完了完了,守夜人不讲信用!”

    “他们该不会是不想救我们吧?”

    “肏他娘的守夜人,还不现身,难不成是想要等到我们被香飘飘杀了后才动手?”

    “我还不想死啊……”

    赖茶几人叫骂着哭喊了起来。

    “守夜人?”香飘飘听到他们的话,神色不由的一变。

    她脖子上的污血,本来已经停止了外流,此刻又开始了喷涌。

    这是想要用污血去侦查四周,看看是真的有守夜人埋伏在左右呢,还是赖茶等人在诈她。

    同时,香飘飘对赖茶几人的审讯处刑,却并没有受到影响。

    她张开嘴巴就要吹气,去将赖茶几人的脑袋割下,让犯由牌能够吸到新的血液,拘到新的魂魄。

    可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面却是突然出现了几道混乱的灵气。

    “果真有古怪!”

    香飘飘通过插在她背上的犯由牌,洞察到了这一情况。

    然而,她的念头刚起,还未来得及有动作,就看见一团团火光,忽然在屋子里面炸开!

    这是藏在屋子里的符箓,被崔有愧给引爆了!

    不少符箓就在香飘飘的身边,爆炸产生的能量冲击,不仅是打断了她对赖茶几人的处刑,还对她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同时,一抹火光划破了夜晚的黑暗,带着清脆的剑鸣从屋外疾射了进来,锋芒直指香飘飘。

    正是崔有愧的法剑!

    “啊——”

    香飘飘发出尖利的啸叫,脖子上的伤口中,污血狂喷而出,竟是构筑出了一道防御网,拦下了崔有愧的法剑。

    但这种阻拦只是暂时的。

    法剑上面的熊熊烈焰,正在将香飘飘的污血烧毁,让屋子里面弥漫出了一股恶臭,很快就能突破血网的阻拦。

    但同时,香飘飘后背上的犯由牌凭空飞起,开始闪烁起了血光,即将有新的动作。

    然而,不管是香飘飘还是犯由牌,又或者是被眼前惊变吓到目瞪口呆的赖茶几人,都没有发现,其实有人已经潜入到了屋子里。

    正是施展了土遁术的崔有愧!

    他趁着香飘飘和犯由牌的注意力,都被法剑给吸引去了的时机,忽然从香飘飘身侧的墙壁中钻出,在一剑刺中了香飘飘的同时,掐诀念咒,喝了一声‘敕’。

    剑身上面骤然爆发出了道道雷光,电的香飘飘魂魄乱颤,发出了凄厉的悲鸣。

    这雷光还传到了犯由牌上,爆炸出了一片火光。

    崔师兄也是跟着秦少游等人学坏了。

    以前的他,对敌从来都是正面交锋,硬桥硬马硬对硬。

    可是在认识了秦少游,加入了镇妖司后,他不仅大开眼界,更是大受启迪。

    这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便是他交出的‘成绩单’。

    只是不知道,等崔师兄回到了玉皇观后,张真人对他的这般成长,是否会满意……

    此刻香飘飘和犯由牌,就对崔有愧的偷袭无比愤怒。

    因为他们都在突袭中吃了不小的亏,甚至顾不上杀赖茶几人了,想要先将崔有愧干掉。

    如果是以前的崔师兄,面对这一局面,肯定会选择硬刚,刚不过再跑。

    但现在的崔师兄,已经与以前不同了。

    偷袭得手后,他根本不给香飘飘和犯由牌反击的机会,身形一晃就钻进到了地下,瞬间消失无踪。

    香飘飘气的发出了阵阵怒吼,犯由牌也在不停颤抖。

    他们想要用污血与邪法,去追索崔有愧的下落,将他找出来干掉。

    然而守夜人布置在房间内外的陷阱和机关,却是在此刻全部启动。

    暗器、飞箭、光烟弹……

    层出不穷的陷阱与机关,一波接着一波的轰向了香飘飘和犯由牌。

    他们在躲过、抵挡住了几波机关陷阱的攻势后,都受了不少的伤,忽然一张朱砂网从天而降,将他们罩住,并飞快裹紧。

    崔有愧再度出现。

    这次他是从屋顶上钻出来的。

    埋伏在四周的守夜人,也在这一刻蜂拥而出,准备捉拿或者扑杀香飘飘与犯由牌。

    但同样是在这一刻,朱砂网里的犯由牌上面,却是忽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这口子看着像是一张狰狞的大嘴,又像是一扇古怪的门,散发着邪性与死气。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621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