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污污污污超级污(强开小嫩苞h)最新章节列表

  ——我们,是正确的——

    这是一声怒吼。

    亦是一首歌的开端和终末。  污污污污超级污(强开小嫩苞h)最新章节列表  

    倘若位于多元宇宙虚空,遥遥注视着乐章大宇宙的话,或许便可以看见吧。

    在神与人交战的战场之上,有浩浩荡荡宛如海潮一般的音符汇聚,构筑成了一首史无前例,从未有人见过,也从未有人试图将其鸣奏的乐章!

    而这乐章的力量,虽然一开始很微弱,但随着一层一层的叠加,就像是一条河在流淌的时候,不断地有其他河流加入,并入,支持这条长河长江的正确,这河流的力量开始急速膨胀,爆发。

    最终,化作滔滔不绝,无人可挡的‘洪流’。

    澎湃的乐章之洪流,从大地之上跃起,朝着天空之上,那寥寥几个明亮无比,但却也孤单无比的闪耀音符冲击而去。

    【怎么可能?!!】

    面对正在与自己角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凝聚有力的人类原体巨手,逃无可逃光阴神王发出不可思议的怒吼:【我,我们居然会失败!?】

    【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力量?!】

    合道的神力是无限的,这是超越所有道理之上的不可思议之力,祂们可以缔造文明,创造世界,扭曲现实,凡人的数量再怎么多绝无可能胜过祂们。

    但是,只要不是凡人,不就好了吗?

    毕竟归根结底,乐章大宇宙所谓的凡人,在其他宇宙,都是天生道体的音符。

    只要稍稍激活,就可以引动无限的伟力。

    此刻,沉默的人类原体在炽燃的火焰中迈步向前,将痛呼的光阴神王双手掰折,捏碎了对方的手骨与肩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光明神王也发出惨嚎,祂的胸腹被一柄圣剑插入,由伊芙挥出,光的圣剑将其插在神座之上,令祂双手无力,盾牌坠地:【就连原初烛昼都没有出手……我们,我们就败北……】

    而另一侧,黯影神王也神陨当场,她被星空神王用一艘天知道哪里来的战舰压制,然后扔进了黑洞引擎之中,绝对的黯影被绝对的终末吞噬,连一声惨嚎都发不出就归于虚无。

    “何须烛昼出手!”

    有这样的怒斥声响起:“我们相信着原初烛昼,烛昼也相信着我们——他相信我们能自己亲手夺取回自己的未来和胜利,而我们也相信祂的教导,相信祂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见证你们的败亡!”

    最后的最后,即将陨落的神王们,抬起头,看向那金色长路的最顶端。

    在那里,端坐于炽白色的烈焰之座上,看不清面目的原初烛昼缓缓站立起身,有青紫色的烈焰环绕其四周燃烧,宛如太阳一般,普照着整个乐章大宇宙。

    他身披白袍,头顶冠冕,双目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有号角和钟声在天的顶端奏响,仿佛鸣奏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音符,低吟着世间所有存在的名字。

    【这就是你的目的?】

    古老的神王挣扎着朝着道路的尽头发问,光阴神王死不瞑目:【来到我们世界,用众生的手杀死我们,然后成为全新的统治者?!】

    祂们能看见,那代表着烛昼的音符,已经响亮到足以盖过一切声音,即便是此刻苏昼沉默不语,但仅仅是普通的心跳,就已经足以震荡整个乐章大宇宙,令周边多元宇宙虚空也为之泛起波澜。

    永恒……洪流……

    这所有神王,所有神祇梦寐以求的境界和力量,此刻已经快要在这异宇宙的外来者身上成就。

    而对于神王的询问,苏昼甚至无需回答。

    因为任谁都能知晓,他没有统治任何事物。

    而且……他甚至没有出手,诸神便已经失败。

    ——你们还想要狡辩到什么时候?

    在那漠然目光的注视,无声的质问下,原本愤怒,不甘,想要质问‘凭什么’,‘凭什么烛昼一个外宇宙来客,可以随意干涉祂们宇宙内部的事情’这种事情的神王,也颓然地低下头。

    ——是……确实。

    ——根本无需原初烛昼出手……祂们就已经败了。

    祂们的双目失去光彩,神念逐渐归于寂静。

    此时此刻。

    随着神王们的败亡,整个乐章大宇宙,首次出现了没有‘执掌旋律者’的情况。

    与之相反,天之下,有全新的乐章,旋律和音符正在鼓荡。

    ——无限的力量正在汇聚。

    ——无尽的光芒淹没了天地。

    ——浩荡的乐章鸣奏于宇宙之中。

    钟声响彻,万事万物,凡是有耳的,便都听见了。

    一切都结束。

    “我们胜利了!”

    在短暂的沉默后,足以令天地间所有云层都被震散,喜悦又高昂的欢呼,响彻在伊洛塔尔和亚特兰斯大陆之上:“诸神败了,我们胜利了!”

    “终于不用被压制科技,只能用工业时代之前的技术生活了!”

    “终于没有人篡改时间线,编织反抗者不存在的命运了!”

    “终于没有神罚抹杀那些惊艳绝才者,让我们可以自己握住自己的命运了!”

    “自由万岁!”

    那是存在于无数个纪元,无数个时代,无数个平行世界中,因诸神恶行而愤怒,拔剑反抗者的欢呼,他们哭泣着大笑,庆贺着新时代的到来。

    凝望着这一切,苏昼微笑点头。

    “这样就够了。”他如此说道:“如此一来,伊芙和亚兰们,乐章宇宙的无尽众生们,也就不用离开这个宇宙,可以安心在此地生活了吧。”

    烛昼没有必要出现。

    烛昼只需要引导一种可能性。

    烛昼不必成为最后最终最重要的主角。

    天之下,周不易,埃利亚斯,明正德与奥拉都在微笑着注视着欢呼的人群,欢呼着胜利的到来。

    “还算可以吧。”

    当了一个纪元的神木导师,因为苏昼的力量而留存了记忆,周不易对这样的结局还算是相当满意:“说实话,操控时光的力量真可怕……我就这样平白无故得到了一个纪元的经验和知识,回到我老家,恐怕可以一路顺畅突破到天尊吧。”

    原本周不易的实力就是天仙境界,但神木世界也没有更前的前路,他想要变强,就只能自己一点一点突破。

    但是现在一来,周不易就有的是时间和经验去突破了——到时候,神木宇宙的人类又将迎来一波技术爆发!

    【必可活用于下次】

    埃利亚斯自然也是如此,这位外表看上去仍是少年的神祇微微点头,祂作为神祇,旁观了乐章大宇宙诸神的倒行逆施后,自然是心中有诸多感悟。

    和周不易一样,祂自然也得到许多经验教训,但更重要的是,祂心中,对‘更好的神’这点,已经有了自己的思路和看****回世界的人类,此刻也正在朝着诸多世界殖民,亦有新的神,新的强者诞生,而祂们与普通人也经常闹矛盾,需要祂与风之神去调停。

    原本的埃利亚斯,并不知晓如何构筑一个有着神和人之别的宇宙……但现在,祂却若有所悟。

    【即便是面对如此恶劣的仙神,这个世界的凡人依旧有勇气对抗】

    至于明正德,他却是更加看重另外一点:【无论是仙神,还是这个宇宙的众神,只要有压迫,众生就敢于反抗……最重要的是反抗的勇气,无论时光重复多少次,只要仍然心怀勇气,就不算是失败】

    【那些意图固化世界,定义宿命的奴隶,只要输一次,就是前功尽弃,但是那些反抗者,那些意图掌控自己命运的人,可以失败无数次,但只要赢一次,那么就是彻底的胜利!】

    众生绽放的光芒,是这位人皇早已相信的事情,而现在,光芒再一次呼应了这位人皇的信任,证明追逐完美的路途,即便是在宿命的宇宙,也依旧可行。

    最后,奥拉……

    奥拉忙着呢!

    她作为苏昼视角时间线的最后一位烛昼之灵,乃是引导人类原体和神王交战的重要功臣,还是这一纪元的人类联盟首脑级人物,现在正在加班加点的工作,为后勤和后续处理做准备。

    胜利?

    胜利不过是一个开始!

    没有诸神的束缚,没有诸神的压制,这个世界并不会立刻变得更好,就像是杀死魔王之后,一片荒漠的世界不会立刻复苏,重新开花,仍然需要漫长的时间去耕种,奋斗,才能有其结果。

    但,人可以去努力,改变自己命运,而不用忧虑会有神祇惩戒和威胁的情况,本身就已是一种喜悦。

    所以,奥拉虽然辛苦,但也是喜悦的辛苦。

    而烛昼,亦为这种喜悦而喜悦。

    “很好。”

    看见自己的朋友们都有所得,苏昼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身:“大家都很开心,这就是正确应该有的样子。”

    他准备前往乐章大宇宙之外:“差不多,也该去做我的本职工作……”

    “是时候把弘始叫过来,烛昼天该开张了!”

    虽然目的只是来这个乐章大宇宙找宿命钥匙,找到通向浑天之界的路途,但是苏昼毕竟是多元宇宙警察,出门找东西时顺手抓点犯人没问题吧?

    战胜神王和诸神,仅仅是一个开始,乐章大宇宙的众生能凭借原体和苏昼以及其他宇宙烛昼的引导战胜诸神,但却无法将对方彻底磨灭,一不小心,倘若让这些神王复活,到时候又是一个麻烦。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苏昼亦有大慈悲,他自然会把这群乱七八糟的众神和神王全部都扔进监狱好好改造。

    当然,除此之外,作为缔造这一切改变的源头,苏昼也会为乐章大宇宙的众神善后。

    他伸出手,登时,便可以看见,不同时空,五个神王败亡的尸体中,漂浮起五轮漆黑的恶之道。

    五轮漆黑的恶之道化作流星,朝着苏昼掌心汇聚。

    那是宛如音符一般,即便是化作恶魂,也依然鸣奏旋律的奇特大道之核,苏昼粗略地看了看,发现真的是很烂,吃了不仅没啥好处,甚至还会让人犯恶心。

    毕竟,这个宇宙的神王就连自己为啥成神王也都只有一个模糊的猜测,祂们懂个屁合道。

    不过,也正因为太烂,所以反而可以让苏昼明悟——正确和错误都不过是极端两个尽头,多元宇宙有的是这种对错都算不上,都惹人厌恶的存在。

    与之相对的,也会有对错都算不上,也引人欢喜的存在。

    “如若想要成为洪流,单纯的正确是很困难的,因为想要理解正确本身就是一道门槛。”

    青年闭上眼,他轻声自语:“可是,‘相对的好’和‘我想要成为这样’,这一种朦胧的向往,却比单纯冷冰冰的正确答案,更加会引人追随。”

    “无限的洪流……除却相信众生之外,还有其他关键的要素。”

    沉默了一会,感应到掌心传来异动,他再次睁开眼。

    “真是糟糕啊。”

    摇摇头,凝视着掌心的五个恶之道,苏昼叹了口气:“你们这样漆黑的恶魂,哪怕是扔到烛昼天审判,也要永世在烈焰中焚烧吧。”

    【饶了我们吧……】【不会再犯了……】【求求你,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一定会改变,一定会……】

    隐约还能听见,这样的恶之道中仍然传来悔恨的求饶声,那是诸多神王的声音。

    祂们的意志仍然与整个乐章大宇宙同在,还未曾被彻底消磨。

    对此,苏昼浑不在意:“给你们一个机会,是奇迹要做的事情,而我革新要做的,就是把你们全部都抓起来送去见奇迹!”

    至于怎么送?嗨,真要是伟大存在送哪里都行,祂们想看就能看得到,关监狱里准没错。

    将五个恶之道全部都反手镇压,苏昼看向整个乐章大宇宙。

    用混杂着永恒要素的苍穹神王尸骸制作而成的封印之路,可以镇压乐章大宇宙中的诸多时空神通,也可以理清那在合道战斗中乱的一塌糊涂的时间线和平行时空。

    德乌斯在和苏昼且战且逃的过程中,实在是摧毁了不少因果连续性,导致很多平行时空,乃至于主世界的许多事件都缺少因果关系,无法互相耦合,导致有一部分人还没有出生就已经消失……这其中还是有苏昼的一部分责任,所以苏昼便用对方的尸体作为胶水,将已经开始逐渐迸裂的时空路线修复。

    但是,就算如此,如今的乐章大宇宙,也已经完全分成了四大部分。

    序曲,鸣响,激奏,和最后的终曲,原本微妙相连的一个宇宙时空,如今因为四个纪元神王的死去,以及苏昼之前斩出的神刀,如今彻底分裂成了四个互相平行的孪生宇宙。

    这也算是好事——互相断绝因果,才能各自独立,得到各自时空的自由。

    而且,详细到人,四个纪元的伊芙和亚兰肯定也不想互相重合融合归一啊!

    第一世双方是纯纯的恋爱情侣,第二世是别扭的拯救者和被拯救者,第三世干脆就是父女,第四世是理论上的夫妻,实际上伊芙寡了大半辈子,最后是靠神力才把亚兰从黑洞里捞出来的。

    伊芙自己不好说,最起码第三世的亚兰看其他世代的自己,心里那个别扭,感觉自己简直就是恋童鬼父,都没眼看了!

    “但还是有些麻烦。”

    苏昼不禁面色为难。

    伊芙归根结底,是创世大乐章的‘永恒之音符’……哪怕是永恒要素被诸神剥离,化作可以操控时空,决断宿命的永恒要素,但她本身就是这一概念的源头。

    如若苏昼不管,永恒自有永有,亘古长存的本性,会逐渐将‘四个纪元’重新合并,重新融汇成原本的那个‘乐章大宇宙’。

    因为‘永恒’本质上是一体的,它可以存在于过去未来现在的每一个角落,无论伊芙觉不觉醒这神力,永恒的力量都会引导她们归于一体。

    这并不以伊芙本身的意愿改变转移。

    实际上,其他‘音符’也是如此,这就是乐章大宇宙本身的局限性。

    “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苏昼皱眉,改造一个新世界,对于他的力量而言根本不成问题,如今的苏昼实力已经堪比,甚至胜过‘创造原初世界’的创造道主,乃至于永动星神和唯一神了。

    改造,创造一个新世界,技术方面绝无难题。

    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怎么样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这点。

    很显然,四位伊芙是绝对不愿意合一的,她们虽然是前世后世的关系,但都有着各自的感情和不同的梦想,她们都还同时活着,没有死掉,真灵的印记更是不知多久才会消散,绝无可能同意合一。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剥离永恒要素——但剥离真的好吗?

    这可是直通洪流的要素权柄,是‘乐章大宇宙’的本质,宿命至高传承‘天命谱’的神通核心啊!

    “肯定还有其他选择,强者就不应该做选择题,我要看看能不能有两全的做法。”

    如此想着,苏昼干脆坐回了位于封印之路顶端的白色宝座上,细细思索。

    一时间,在其宝座两侧,有澎湃的光之长河,和宁静的止息之流浮现,多元宇宙的诸多星光在其头顶显化,化作星海穹顶。

    在没有其他神王,没有其他神祇的情况下,苏昼就是如今乐章大宇宙最顶层的存在,他所在的地方,就是乐章大宇宙的核心,也即是‘世界内侧’。

    不过。

    就在苏昼打算安静下来,思索如何为乐章大宇宙的众生,缔造一个足够完满的结局时。

    突然地,他听见了一声声呼唤。

    ——烛昼,烛昼!

    ——烛昼,原初烛昼!

    有这样的呼唤声,有这样的欢呼声,有这样的祈祷声,有这样的赞颂声。

    愿望,祈祷,渴求,期待。

    就在惊讶的苏昼侧过头,看向天下时,几近于无穷无尽的愿力,化作一曲神圣的旋律,响彻在宇宙之间。

    “烛昼!”

    有许许多多的人,呼唤着这个名号:“我们已经知晓,是您为我们带来希望,带来改变的开端!”

    “是您庇护我等最为脆弱的时代,引领我们走向更好的可能性!”

    他们已经在四个纪元的伊芙和亚兰口中,以及零散地,传播在一个个时代的烛昼传说中知晓,乃是原初烛昼的到来,这才引动烛昼英灵的到来,诱发最为初始的改变,令众神在无尽时间的战斗中陨落。

    烛昼无名无形,从头至尾都未曾显现在众生面前,但他们想要知晓其名与其貌。

    ——这是一个愿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604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