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他腰一沉重重地挺下去_夹得我好爽使劲bl

    凤卿坐在黑暗里,沉默了许久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明明这是历史必经的道路,可让她这种能够身临其境,如何做到冷漠无视?

    手指发颤地揉着眉心,凤卿无力地倚靠在床榻上,安静的失神。    他腰一沉重重地挺下去_夹得我好爽使劲bl    

    如若她改变了这一切,是不是一切都会好起来?

    就算未来没有她……

    就算,一切都不会回到正轨。

    至少君临陌已经遇见了花花。

    无论将来的离墨和凤卿会不会相遇,初遇的美好,他们两人已经经历过了。

    ……

    第二日清晨。

    君宸玄破天荒没有按时前来要血,反倒是让太监送来了一堆补血的食物。“姑娘,陛下念及您的身体,说……不急这一时,三日一取便是。”

    君宸玄怕凤卿的身体撑不住,从每日取血,改成了三日一取。

    凤卿冷笑了一声,君宸玄是怕她死了吗?

    有什么好怕的,她死了岂不是更好。

    “姑娘,今日是凤鵉的花魁盛宴,百花争艳,各皇子都会回来参加斗艳,陛下让老奴前来问问,您有没有兴趣参加。”太监试探地看着凤卿。

    “这是命令,还是问题?”凤卿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是……是陛下的问题,您若是不去,陛下不会强求,只是几个成年的皇子都会回来……”

    凤卿冷眸看着太监。“成年皇子都会回来?”

    那也包括君临陌?

    可君临陌去了龙渊,这些人不可能找得到龙渊。

    他怎么可能会回来。

    “是,所有皇子都已经回来了,包括六皇子。”太监试探地看着凤卿,显然这是故意说给凤卿听的。

    猛地站了起来,凤卿的脸色一沉。

    君临陌回来了?

    还是君宸玄故意以此为借口,让她参加今晚的所谓盛宴?

    “姑娘,您这是……”见凤卿什么都不说就往外走去,太监有些慌了,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姑娘,陛下还有要事,不见……”太监想要阻拦,但被凤卿推开。

    就算凤卿受了重伤,被天谴惩罚,对付一个太监还是绰绰有余的。

    一路闯进君宸玄的寝殿,凤卿仗着自己现在是帝王的血库,这些人不敢真的对她怎样。

    “陛下!”守卫也慌张地跟着跑了进来,紧张的跪在地上。

    君宸玄明显有些不悦,蹙眉看了那守卫一眼,又看了看闯进来的凤卿,将怀里的女人护紧,用衣袍遮住面容。“连人都拦不住,留你何用。”

    “陛下!陛下饶命。”

    凤卿的视线落在君宸玄怀里的女人身上,那女人柔若无骨,在阳光下只露出一双好看白皙的双脚,皮肤若隐若现的金色纹路,显然是个金尾鲛人。

    眯了眯眼睛,凤卿不用看相貌都猜得出来,应该就是那女人的失散的女儿。

    鲛人族是有血脉认亲的,那女人早皇宫潜伏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女儿,显然这个小鲛人一直都被关在密室。

    那密室,能隔绝内息,阻隔鲛人族的气味。

    “今晚盛宴,你突然将所有皇子都召回,是何用意?”凤卿蹙眉问了一句。

    君宸玄将怀里的小家伙抱了起来,想要抱回房间。

    小鲛人露出一双眼睛,偷偷地看了凤卿一眼,眼眸闪过一丝失落。

    那双眼睛,和自己真的有几分相似呢。

    还记得当初君宸玄在众多鲛人独独救了她,就是因为她的这双眼睛。

    他说,你的眼睛很漂亮,像极了一个故人。

    “宁儿听话,在内殿等我。”君宸玄宠溺地揉了揉小叫人的脑袋,离开时还将门窗关好。

    他们鲛人长期不见阳光,便不能光照太久。

    “你在担心陌儿?”君宸玄显然是知道凤卿对君临陌的不同。

    “我照顾君临陌是因为他是上官宁的儿子,你如若因此威胁我,那我们的合约到此为止!”凤卿的声音有些冷。

    她怕君宸玄查到什么,也怕君宸玄真的将君临陌牵扯进来。

    “你在怕什么?”君宸玄淡淡说了一句。“不过是一年一度的盛会。”

    凤卿脸色一沉,确实是自己有些冲动了。

    但视线深意地看向内殿,凤卿又觉得自己没有白来。“那个女人,就是和你共享生命的鲛人族?我很好奇,你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骗一个择别其都没过多久的小姑娘,不会觉得羞愧吗?”

    凤卿的话语透着浓郁的讽刺。

    即使君宸玄用半角人和鲛人族的血一直青春永驻,可他的真实年龄摆在这里。

    君宸玄显然被凤卿的话刺激到,脸色愈发暗沉。“凤卿,同我说这些话,你想过自己吗?始祖时代你便存在,那君景轩对你来说不过是漫长生命中的一瞬,你又当如何!”

    显然,君宸玄还在嫉妒君景轩。

    凤卿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她的目标可不是君景轩,是刚成年的君临陌……

    “身体若是不适,就回去好好休息。”君宸玄蹙眉,终究还是忍着话语软了下来。“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对你,对君景轩怎样。”

    凤卿没有多说,转身离开。

    小鲛人的事情,还要从长计议。

    ……

    凤鵉的百花争艳传统一直流传到离国都是存在的,凤卿对这种宴会没什么感觉,但她担心君临陌真的会回来。

    心里一直在担心,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姑娘,这凤仙流纱裙是陛下让人送来的。陛下说,姑娘若是穿上这裙子,一定是百花宴上最美的花魁。”很显然,君宸玄是故意要她穿。

    凤卿冷笑。“这裙子我穿糟蹋了。”

    “姑娘,陛下还说了,您若是不穿,他或许会有些失望。”

    凤卿伸手扯过那衣裙。“君宸玄以为这样可以威胁我?”

    老太监吓得直擦汗,敢直呼陛下名讳的,也就只有眼前的女人了。

    “陛下不是威胁……姑娘也可不穿。”

    凤卿看了眼那裙子,她倒要看看君宸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花魁盛宴。

    凤卿穿了白纱流转的凤仙裙,美得不可方物。

    宫女一个个都傻了眼,不敢多看凤卿一眼。

    难怪陛下念念不忘,这样的女人……如同出尘不染的谪仙,又似是仙女下凡。

    “陛下……”身后,悄然走来的是君宸玄。

    他什么都没说,见宫女要跪,也蹙眉摇了摇头。

    视线落在凤卿身上,君宸玄的眼神有些复杂。

    沉默了许久,君宸玄才开口。“你若不情愿,也可不去。”

    凤卿觉得君宸玄有些讽刺。“有意思?”

    逼她穿裙子,又逼她去宴会,现在又自己跑来说她不想可以不用去?

    什么毛病?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588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