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无码,老中医进入了我的身体

   随着第一簇雷火轰落,越来越多的雷火也是紧跟其后倾落下来,每一击都会使得山岳塌落,地表崩裂,一时之间,整个地陆都是变得满目疮痍起来。

    壑界大多数修道人看着那铺天盖地的雷火,这个地星正不断遭受创击,哪怕这回是能成功抵敌下来,整个天地的环境恐怕也被彻底改变了。

    有一名立在尤道人身边的修士忍不住出声道:“尤上尊,攻势凌厉,我们是否……”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无码,老中医进入了我的身体    

    尤道人却是摇头,道:“不急,再等等。别看对面现在声势大,但力量还没有全部压上来,等到他们发现做此事无用后,自然是会停下来的。你上前干涉,他们便知道你在乎,那就愈发会这么做。”

    “可是这方天地……”

    那修士非常着急,这雷火可不是单单破坏那么简单,落地之后,在那里持续灼烧着整个地表的环境,范围也越来越大,损伤的可是这方天地的根本。

    尤道人道:“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只要人还在,这方天地内灵精之气还在,那就能重还回来。你们做不了,我们天夏会帮你理平。”

    他对外面的情形可谓视若平常,诸位大能演化天地之时,各种恶劣的不适宜人生存的环境都出现过,这才哪到哪?

    只要这方天地留存下来,只要这地脉还存在,那就可以拨乱反正。

    就算短暂时候对修行造成影响,也可以退去天夏,等待慢慢恢复,修行么,本来就不是争一时之短长,谁走到终途才算赢,当中的曲折坎坷与之相比都不算什么。

    雷火在持续轰击了半日之后,元夏方面见壑界修道人始终不曾露面,似乎也是知道再这么下去,对于战局并无太大用处,于是便停了下来。

    壑界之人见此这才松了口气,但是现在还不到他们放松的时候,过得片刻,便见飞舟之上有光雾散开,便有浓浓雨雾弥漫。

    这是在创造对元夏方面有利的环境,里面还利用了方才的雷火所引发的烈烟,只要完成,就能把天时地利转化为对他们自身有利的这一面,这样此地也就为了自己的主场。

    尤道人看着此景,忖道:“张廷执还真未说错,雷火之后便是雨雾。”

    这依旧是元夏既定路数,但这是其中最为浅显的做法了。若是某一方世域难啃,还会有元夏修道人派遣外身到来,在外施展神通法术,笼罩整片地域,甚至牵引一部分元夏天序过来,将道机转变为有利的一面。

    当然这般做动静就大了,付出代价也不小,只是对付一处普通世域的话,他们尚且用不着如此。

    雨雾弥漫极快,没多久就笼罩住了整个地表,天光也是遮蔽了去,地星陷入了一片无光昏暗之中。唯有那些分布在陆地之上的大阵还有光芒放出,由空望去,如同黑夜之中的一支支火炬。

    这般情形持续没有多久,就见天中有一束束流光闪烁,却是那些元夏方面到来的修道人正式冲入了界中。

    但这一次不是元神到来了,而是正身直接进入此间,并朝着每一处大阵所在飞去,看去每一个人都有着明确的目标。

    在方才那段时间中,他们已然探查明白了每一座大阵所在,而此回分散开来的这些人不再是单独行动,而是两人一组相互照应。

    除非对敌之人功行高上他们一个等次,不然没可能将他们于瞬息之间拿下。但凡遇到危险,飞舟上面自会有人下来接引。

    再各自到达目标后,他们就于同一时刻毫不客气发动了各类攻势,这个攻势不是为了破阵,而是从多个角度试探阵法的虚实。

    尤道人不管外面沸反盈天,看着依旧非常笃定,他吩咐左右道:“诸位放心应付去吧,稍候听我老道的排布就是了。”

    诸人听他之言,也是传讯下去,专心守御阵法。

    元夏方面之人在试探了一阵后,确认的阵法的路数,便各自拿出破阵之器,掷向大阵,在阵器爆裂的同时,面前的大阵也是被应声破开,过程竟是十分之顺利,丝毫没有坚阵所该有的样子,而在此阵之背后,却是又有一重大阵。

    这不觉惹人诧异。似最外围的阵法只是一个空壳,可是方才此阵也是曾经遭受过雷火轰击的,绝不是不禁扛的样子啊。

    实际上尤道人经过梳理地脉之后,阵势在他驾驭之下可强可弱,不过若是阵法被破,此中积蓄的阵力也便随之化散了。

    而他却是提前运拨,将最外阵势的阵力减弱度到正好可以承受到对方试探,却又不让人看出破绽的程度,可以说多一分嫌多余,少一分则嫌薄弱,真正是恰到好处。

    对面等于是卯足了力,但却打在一层薄纸构成的空壳上,但是他们的法器却是用出去了,这令人十分之难受。

    哪怕是元夏方面之人,看着也是忍不住暗中称赞,道:“这里当是有一个阵法大拿。”

    这等手段也不是随随便便能使出的,恰好要在攻击试探中随之调整,若是当中太过急促,则必然会让他们察觉端倪,要是慢条斯理,则来不及做此事。

    就需对进攻之人的所做每一个动作及力量都是做出准确的预判,此中对局面的把握,对时机的拿捏,可谓是妙到毫巅。

    元夏方面此回为首之人,乃是一名何姓道人,他道:“不止如此,这人对我们所用的法器也非常了解,方可正正好好,才能不露怯。”

    他此刻淡然一笑,道:“继续推进,我看他有多少阵势可破。”

    他们或许会为对手的精妙手段感到惊叹,但那是站在坚信自己必胜的超然角度上,所以他们不吝给敌方一些赞美和夸奖。

    可是势力之间的对抗不是一两场战术之上的优胜可以扭转的,不管如何,现在你外围的阵势被破了,我往里深入了一层,那么我就到达目的了,现在让你占占便宜又何妨?我也经得起这个消耗。

    尤道人这等作为,却不是为了展现战术,而是为了提振底下之人的信心。

    上回张御的胜利,是因为诸人无条件听从他的话语。

    这里有其祖仙的身份加成,所以使得所有人对他都是服膺,但是他不同,这次代替张御主持大局让很多人不服气,为建立信任,就需要用一点小手段了。

    这方法确实有效,连元夏修道士对他此举都是叹为观止,那些壑界修道士更是佩服,便是低辈修士骤然看不明白,听了前辈解释也是恍然大悟,不由得生出一种高山仰止之感,对于这位带领他们信心也是充足了几分。

    尤道人见众人完全愿意执行他的安排了,这对他来说也就足够了,他对自己所布置的阵法有着充足信心,只要自己不乱套,那外面就别想进的来。

    元夏的阵器虽说也兼顾阵法的道理,可走得是全取之路,单论阵法,他自认为元夏那里除非是专攻此道的上乘修士,不然没可能在此道之上胜过他。

    要想正面杀破大阵,除非是此行有求全道法的修道人亲自下场,或者遭遇三个以上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围攻,否则不可能攻破他以此方地星地脉乃至周围星辰结成的阵势。

    由于此回元夏不是试探了,所以带来的法器很是充足,面对内里的第二层阵势,毫不犹豫再次祭出了阵器,准备层层推进,步步破杀入内,终有到你退无可退之时。

    可是很快,尤道人巧妙的驾驭手段又是出现了,在元夏方面又是接连破开三个阻路阵势,正往里顺利推进之时,在方才被破毁的阵机,居然在后面又渐渐重新聚合起来。

    且是因为从最初阵法开始,所以深入之人一时不曾发现,直到顶上负责监察之人察觉不对,才是察觉到这等动静。

    元夏方面有修士惊讶道:“这是如何做到的?”

    尤道人能做到这一步,这是因为他掌握了统地脉的手段,他本人法力的特殊性能够与之相合,所以整个阵势不能看作单独的个体,而是一个联合起来的整体。

    原先阵势被破,可只是一时敞开了门户,余下总是有残留的部分,而这一部分只需要时间,他就可以通过地脉疏导力量,通过法力填补修复,令其重新兴发起来。

    来犯之人若是继续往里深入进去,而置之不理,那么就有被阻断后路,围困阵中之险了。

    可问题是这阵势是会自己恢复的,若是回头拆解,其余被破的阵势可能又会恢复,这样下去没完没了,那方才他们岂不是白破了么?

    立在飞舟之中何道人看了看,发现这不是一处如此,而是地陆所有入阵之人都是遇到了这等情况,这是主阵之人连通了地气之故么?

    不,这还不够!

    他转头往虚宇方向望去,见地陆之上空有一颗颗地星闪烁着,排列之中自有一种规律可循。

    虽他不通阵法,但是身为元夏修道人,多少都懂一些阵器祭炼之理的,这里面就有阵法的道理在,故此刻也是看出一些端倪来了。

    这是天地人气脉相合之势,所以阵力可以源源不绝,要破此阵,先绝天星,以断这牵机之势!

    他沉喝道:“来人,给我去把这些地陆上空的天星全数击落下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585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