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高H粗大拔不出来*男闺蜜把我下面摸出水的故事

  “五九”很奇怪这句话。

    “我并没有任何身份,你看到的投影是投影,但我不是那个人。”

    “我就这么称呼你了。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要知道,这些问题代表着很多信息……有时候,我们可以通过对方的问题,更了解对方。而不一定是要通过答案。”    高H粗大拔不出来*男闺蜜把我下面摸出水的故事    

    关于“五九”到底是不是起义军,“五九”没有明说。

    白雾也没有细问,大家点到为止,不把话说透。

    只是一个自爆卡车式的面试介绍,换来了对方知无不言,这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

    “五九”说道:

    “今天已经说的够多,你需要去熟悉熟悉环境。至于你的问题,你需要想好问什么,明天我会回答你。”

    白雾点点头,他也的确需要时间,去好好询问黑桃十和井六,关于自己的记忆。

    以及当下,自己最需要找回的东西。

    ……

    ……

    第七楼的业务部里,白雾见到了许多熟人。

    他默默念出名字。

    “尹霜”“王势”“商小乙”“林无柔”。

    还有不少熟面孔,黑桃十说道:

    “这些人的投影,在现实里也都是那个小矮子的部下。搞不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整个第七层,这个保险业务部……就是属于起义军的据点。”

    井六意外的同意了黑桃十的说法:

    “当两股势力差距太大的时候,弱小的势力,就应该想办法从内部分化庞大的势力。”

    “七大财团实力太强,起义军实力太弱,能够做的,就是不断挑起七大财团内部矛盾。”

    白雾也是这么想的。这家公司的客户,大概都是一些社会精英,来自七大财团。

    明面上是做保险业务,实际上也是搜集情报。

    至于最开始“零号”逼着自己来暗杀,想必不是因为发现了这里是起义军据点,而是“零号”属于某一个财团势力,目前发现了“五九”属于另一个财团。

    但事实上,这只是“五九”的第一重身份。

    不过有一点,黑桃十必须承认,白雾和五九……如果存在多元宇宙,大概这二人,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会成为挚友。

    今日白雾的自爆式介绍,换在别人身上,显然是无法得到这个效益的。

    入夜时分,白雾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检查了一番是否存在监控设备。

    主要是监听设备,因为“间谍卫星”的存在,所以这座城市,或者这个世界,没有安全的地方。

    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白雾一边捣鼓着晚饭,一边与黑桃十,井六二人交流。

    高塔,人类,恶堕,七宗罪,六个井字,农场,k,五九,零号……

    所有信息白雾简单了解了一番。

    井六立场复杂,倒是黑桃十,像是完全站在白雾这边,总结了下面几个问题——

    “所以明天你需要知道的是以下几点,你正在阿尔法的壳中,你要如何破壳。”

    “其次,你在五九手下办事,主要任务是什么,对现实世界有何影响。”

    “你要如何拿回你的记忆,还有七宗罪武器。目前来看,七宗罪可不简单啊。”

    白雾记下了这些事情。

    第二天早上,他开始了一个普通“秩序民”的上班生活。

    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走在路上,有匆忙赶路的学生,手里拿着面包边跑边吃。

    也有拿着公文包,接着电话的中年人。

    汽车里的人会因为拼车的时候,一些小接触而露出埋怨的眼神。

    街边的包子铺里,冒出白色的蒸汽。

    一切都和真正的正常世界没有不同。

    很难想象,这些人,对应着现实世界的种种规则参数。

    白雾想到,如果一颗核弹落下来……会不会现实世界的扭曲浓度,直接下降一大半?

    但这个世界该怎么办呢?

    这些人是如此的真实,他们也在竭力的讨生活,努力的活着。

    也许当年井四……就是因为发现这里的人也是真实活着、有血有肉的人,所以才会左右摇摆?

    白雾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一句话——

    “接下来,你会做出一系列……涉及灵魂的选择。”

    这句话来自普雷尔之眼,一些很重要的提示,白雾始终记得。

    他此前不明白什么叫涉及灵魂的选择,但现在忽然明白了。

    “想要拯救世界,就得做一个恶人……这或许是一个很矛盾的命题。”

    “必须不断地在这个世界做出残忍的举动,才能让另一个世界渐渐回归正常。”

    井四,或许就是无法做出这种选择。

    这些扰乱意志的想法,白雾很快抛在了脑后。

    他来到了公司。

    然后直奔“五九”所在的办公室。

    “五九”比大多数人来的都早,勤快的不像是一个领导。

    当白雾赶到的时候,五九已经开始工作。

    “来了,这个你拿去看一看。”

    白雾一进来,五九都没抬头,直接将一份报表交给了白雾。

    白雾翻开一看,都是一些编号。

    记录着各个编号的人,同时还有他们的职位,年龄,生活习惯。

    到最后,是这些人可能对现实世界产生的影响。

    “下一批需要处理的名单,就在这上面。”

    五九合拢手中的笔,目光锐利:

    “我已经对你展开了调查,你的确是外来者,那么欢迎你加入——起义军。”

    “我们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群恶人,是推翻秩序的人。从现在起,你明面上扮演的是五星好市民。”

    “实则做的,都是五星通缉犯的勾当,杀人,放火,炸楼,我们什么都做。”

    好家伙,昨天和今天接触到的工作内容完全不同。

    想来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暗杀这些人了。

    看着“五九”平静深邃的目光,白雾似乎也没有那么迷茫了。

    拯救世界,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如果什么活儿都是光鲜亮丽的,那么救世主也太好当了。

    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白雾神色轻松:

    “我注意到一个地方,名单上这些人,与现实对应关系,都是推测?推测依据是什么?”

    “追猎者。”

    白雾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身后的黑桃十和井六同时皱眉。

    怎么还牵扯到了追猎者?

    黑桃十说道:

    “小白,接下来转述我的问题。”

    白雾开始转述黑桃十的问题:

    “我对追猎者还有些印象,我知道追猎者是一个极度推崇秩序的人。”

    “五九”点点头:

    “现实世界推崇秩序,消除扭曲的人,对井世界而言,就是恐怖分子,就是最为危险的存在。”

    白雾又问:

    “可追猎者,不是被井一杀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个人了?”

    这个问题倒是让“五九”更加确信白雾就是外来者。

    “五九”的回答让黑桃十很意外:

    “其实是有两个的……只是这两个人,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追猎者我知道他们有着很特殊的力量,可以在战斗中通过攻击他人,掌握他人的力量。

    但如何能够与井世界建立联系,告诉你们井世界的人,与现实世界的对应关系?”

    白雾无疑问到了关键之处,五九说道:

    “序列十,万相法身,其实只是追猎者的第一重特殊性,他的第二重特殊性,叫神示。”

    “神示?”白雾不解,但是身后的井六却明白。

    因为在航班里相遇,击杀白雾之前,井六曾经强行窥探因果。

    那个时候,井六看到了航班里,追猎者通过神示的指引,来到了航班。

    “这说来话长,我得慢慢跟你解释。”“五九”打开了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白雾不再说话,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五九”缓缓说道:

    “昨天,我跟你讲了上一个文明最后的幸存者——你口中的阿尔法。”

    “他很特殊,彻底杀死它,就可以终结扭曲。”

    “但不要忘记,还有高塔的创造者,如果说阿尔法是扭曲之主,那么高塔创造者,可以成为秩序之主。”

    “他的特殊性不亚于阿尔法,唯一的弱点,在于无法不朽。”

    “他没有不朽的躯体,所以最终封印阿尔法,肉身毁灭。明明赢了,却是腐朽的那一个。”

    白雾昨天了解到了一些。

    高塔创造者打败了阿尔法,但阿尔法还活着,高塔创造者却死了。

    “可秩序之主,也有着强大的灵魂,他在封印阿尔法前,为了防止阿尔法的‘井蛋’里孕育出的怪物毁灭世界,也创造了追猎者。”

    “但正如你知道的,追猎者虽然比人类强,比大多数恶堕强,可他们强不过第一个阿尔法的使者——你口中的井一。”

    “井一实在是过于强大,且足智多谋,蛊惑了一个又一个追猎者,最终导致追猎者几乎灭族……”

    “追猎者一旦开启神示,我们这些起义军,原秩序阵营的存在,就会感觉到两个世界的差异变化。”

    “以前追猎者很多,可以说我们能够不断感受两个世界的联系,做出反应。”

    “但随着井一的出现……一切都变了。”

    “最终……追猎者只剩下两个人。而与我们时刻保持联系的追猎者,七百年来,基本都住在高塔里。”

    黑桃十觉得这很有趣,高塔里还有这么强大的存在?

    于是白雾问出了问题:

    “高塔里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存在?”

    “因为万相法身,可以让其变化为任何形态,所以七百年前,他是七十二个统治者之一,七百年间……他则化身于统治者麾下的某一个仆人,不断搜集情报。”

    “他会定期发动神示,带来两个世界的变化。这也就是我们推测的依据。”

    白雾的记忆丢失,所以推断这一切的,只有对白雾记忆了如指掌的黑桃十。

    黑桃十说道:

    “这个人这两年应该不在了,否则没有人可以在普雷尔之眼的底下,进行伪装。你最好问问,这个追猎者,是不是遭遇了不测。”

    白雾问出了这个问题:

    “但我在高塔里没有遇到他。”

    “五九”叹道:

    “他的确二十年前就不在高塔了,这二十年来,我们靠的都是另外一个追猎者的神示。至于高塔里那个……他爱上了一个人类女子,并且生下了一个女娃。”

    “七百年来……他始终兢兢业业,忽然有了自己想要的人生,我们不可能阻止。”

    “只是悲剧还是发生了。”

    “什么悲剧?”

    一个追猎者,装作统治者的仆人,生活在高塔里,和高塔里的女人结婚生子。

    黑桃十忽然想到了某个白雾认识的女人,也许和这个追猎者有关系。

    “他杀了自己的妻子。至于原因,就连我们也不知晓。他得到了启示,无法再留在高塔里,因为第六层的怪物——你口中的阿尔法,似乎对序列十万相法身很感兴趣。”

    “继续留在高塔里,阿尔法甚至愿意拼着灵魂残破的风险,得到序列十。所以为了不让其得逞,他离开了高塔。”

    “也丢下了他才几岁的女儿。”

    杀妻弃女……

    如果那个女儿还活着,大概会憎恶她父亲一辈子。

    黑桃十却猜到了一个可能性。

    “杀死妻子的原因……也许也与阿尔法有关。这个追猎者的女儿,你应该认识,不过现在你想不起来。”

    白雾默默记下这句话:

    “那个追猎者,后来怎么样了?”

    “不知道。没有他的消息了,也许他已经死了。”

    白雾点点头。

    “我算是明白了,我们的工作,其实还是暗杀那一套吧?”

    “是的。”

    “我要怎么回到原本的世界?”

    “这个问题答案不在我这里,上一个外来者,也是忽然离开的,也许你才会知道答案。”“五九”说道。

    白雾懂了:

    “看来我得找回我的记忆,还有我的装备。”

    “五九”打开了投影仪,白雾望向侧面墙壁,发现是一座银行大楼。

    “傲慢旗下的永恒银行,金库里藏着许多东西,号称最安全的银行,你的武器,你的记忆,全部都在这家银行的金库的保险箱里。”

    “五九”转过身,看向白雾:

    “所以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有两件。一件,是熟悉这个世界,并且制定暗杀策略。”

    “另一件——抢银行。”

    不愧是五星通缉犯,当没有了困惑和道德顾虑后,这些活让白雾忽然来了兴趣。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577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