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大乔小乔貂蝉双腿张开(h文喂奶乳涨)最新章节列表

 脚步声很细微,带着独特的韵律,似与天地契合共鸣。

    山河皆寂,风声似乎都静止。

    可这脚步声落入人们耳中,却似一记记天神擂动的大鼓,砸在心头。  大乔小乔貂蝉双腿张开(h文喂奶乳涨)最新章节列表    

    砸得人们心惊肉跳!

    还有人要掺合进来?

    庄壁凡、魏山他们皆吃惊,惊疑不定。

    “别怕,我们的靠山来了!”

    松鹤振奋,眉梢间尽是激动,两眼都在发光。

    他飞快传音,提醒庄壁凡他们莫怕,只需等着看好戏!

    “没想到,连她也来了……”

    血灯佛主雪白的双眉蹙起,眉梢间罕见地浮现一丝凝重。

    在无定魔海上,有一个令人忌惮的女人。

    那女人在过往漫长岁月中,一直偏安一隅,深居浅出,日常就是在种菜、插花、酿酒。

    偶尔兴致来了,就会带着她身边那条狗,在无定魔海上闲逛一番。

    哪怕是闲逛,她也极为低调,从不显露踪迹,不掺合无定魔海上的任何事情。

    但任何拥有智慧的逝灵都清楚,这女人不能惹!

    谁惹谁消失!

    过往岁月中,因为得罪那女人而从人间蒸发的逝灵,不知有多少。

    其中不乏一些极端强大的存在!

    哪怕是血灯佛主,至今都没有摸清楚那女人的根脚。

    她太神秘,也从不合群,我行我素。

    鬼书生叹了口气,揉着鼻子说道:“她若要抢……那就分她一份吧。”

    血灯佛主默然。

    而立在鬼书生一侧的渔夫,也不禁心惊。

    那个恐怖的女人也来了?

    这可这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渔夫被镇压此地不知多少岁月,可时至今日,也仅仅只听说过那女人何等恐怖,而没有真正见过那女人。

    “看来,连她这样的人都抵不住轮回的诱惑啊……”

    想到这,渔夫不禁怜悯地看了苏奕一眼。

    转世归来又如何?

    时代早已经变快了!

    往昔称尊于旧时代的观主,也终究将沦为盘中餐,被那些个从末法时代活下来的逝灵分食!

    压抑死寂的氛围中,那带着独特韵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苏奕抬眼看去。

    就见远处天穹下,一抹红艳艳的晚霞弥漫,像女人脸上晕染的酡红。

    一个布衣荆钗的女子,漫步在云霞间,朝这边行来。

    她肤色略微发黄,相貌略微平庸,身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浑身上下平平无奇。

    唯有一对眼眸,清澈的如若一泓秋水,似能倒映天光云影。

    在她身旁,亦步亦趋地跟着一条土狗。

    这条狗则略显张扬,昂首阔胸,尾巴扬起,一对眼睛顾盼四方,似君王在巡弋山河。

    当看到这一个作农妇打扮的女人和一条狗出现,场中的气氛愈发死寂了。

    苏奕也不禁挑了挑眉,这女人身上的气息的确很特别,似一座枯井般没有波动,却给人以深不可测之感。

    “真人!在下无能,没能完成您的命令,让您失望了。”

    松鹤诚惶诚恐上前,低头出声。

    布衣荆钗的女子,自然就是红云真人,一位被视作无定魔海最不能招惹的三位恐怖存在之一。

    她瞥了松鹤一眼,就看向

    苏奕。

    这一瞬,苏奕心中也不由凛然,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威胁。

    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预兆,就仿佛这不显山不露水的女人,拥有着足以致命的危险般。

    而在场众人的心弦,也在此刻紧绷。

    可出人意料的是,红云真人只问了一句:“吃了么?”

    众人:“???”

    魏山、庄壁凡等人差点懵掉。

    这……这是什么意思?

    血灯佛主眉头皱得愈发厉害。

    鬼书生脸上的笑容变淡,眸光变得冰冷下来。

    苏奕也愣了一下,旋即如实回答道:“没有。”

    红云真人道:“我包了一些饺子,还剩下一些,若不介意,你可以尝尝。”

    苏奕笑道:“什么馅儿?”

    红云真人道:“韭菜鸡蛋。”

    说着,她补充道:“我自己种的韭菜,鸡蛋找不到,只能用一些禽类的蛋来代替,味道也算不错。”

    苏奕道:“有酒吗?”

    那条土狗顿时瞪大眼睛,不满地盯着苏奕,似是认为,这家伙竟还敢提要求,简直也太不客气了。

    却见红云真人道:“有,我自己酿的,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苏奕笑道:“有酒就行,我不忌口。”

    两者对谈,就如世俗中的邻里街坊在叙家常一般,让在场众人皆凭生荒谬之感。

    一个个都脑袋发懵,眼睛发直。

    在这样的局势中,谈论这些再寻常不过的小事,就显得太过格格不入。

    可偏偏地,红云真人说的很认真,苏奕也回答的很认真。

    庄壁凡忍不住传音问松鹤:“这位真的是你的靠山?怎么看怎么像个……”

    “嘘!”

    松鹤连忙传音打断,道,“你懂什么,这叫大道至简,是红尘烟火气,到了真人那等境界,心境可如九天仙神,也可化凡为芸芸众生的一员,大可无量、小可无形,这才是真正的大能!”

    庄壁凡听得一愣一愣的,不明觉厉,倒也愈发不敢怠慢。

    能让一个实力远超界王境的逝灵都推崇到这等地步,并且在出场之后,让血灯佛主和鬼书生都收敛气焰的女人,来头注定极为恐怖!

    “走吧。”

    红云真人转身就走。

    自始至终,她都不曾理会在场其他人。

    “现在?”

    苏奕一怔。

    “还有事?”

    红云真人反问。

    苏奕不由深深看了这女人一眼。

    不得不说,这女人姿容虽然略显平庸,可那种淡看一切,我行我素的秉性,却极对苏奕的胃口。

    “的确有事。”

    苏奕道。

    “说来听听。”

    红云真人问。

    苏奕道:“这一桩恩怨,必须做个了断。”

    红云真人想了想,道:“杀谁?”

    苏奕:“……”

    这女人,很直接啊!

    他说道:“我自己来就行。”

    此话一出,远处的鬼书生嗤地笑起来,道:“红云真人,听到了吗,这小家伙根本不想和你走,你若强行带他离开,那我们可就不答应了。”

    血灯佛主也点了点头,道:“我们今日在此相聚,无非都是为了轮回,既然真人亲自来了,这轮回奥义自

    然有真人的一份,可若真人欲要独占,我等的确很难答应。”

    这番话已经说的极为克制和客气。

    可红云真人却皱了皱眉,身影忽地凭空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鬼书生身前,抬手朝鬼书生脖颈抓去。

    鬼书生脸色顿变,身影暴退的同时,身前忽地浮现九把飞剑,皆萦绕仙光,化作一座剑阵,朝红云真人斩去。

    轰!

    就见红云真人根本不曾闪避,纤细的五指长驱直入,直接以摧枯拉朽之势轰破那座剑阵。

    而后五指收拢。

    砰!

    身影正自暴退的鬼书生顿时像提线木偶似的,被隔空抓了过来。

    “你……”

    鬼书生骇然,惊得魂儿差点冒出来。

    打破脑袋,他都没想到,红云真人竟强横到这等恐怖的地步,让他都几无招架之力。

    而红云真人似都懒得看一眼,抓住鬼书生之后,她身影凭空一闪,便消失原地。

    “不好!”

    血灯佛主眼眸一缩,躯体骤然大放光明,无数血色莲灯浮现,化作屠天盖地之势,将周身上下覆盖。

    共计一百零八盏莲灯,皆燃烧血色妖异佛光,灯芯处涌现出一尊尊双眸淌血的佛陀虚影。

    这还不算完,血灯佛主又祭出一串白骨打磨的念珠,横陈身前,每一颗念珠皆蒸腾道光,缔结出一层结界。

    而后,他转身就逃。

    可尚在半途——

    砰!

    一道秀气白皙的拳印凭空乍现,一拳砸出,一百零八盏血色莲灯一起轰然崩碎。

    莲灯内的佛陀虚影更是齐齐发出惨叫,灰飞烟灭。

    而那秀气的拳印,赫然来自红云真人。

    就见她右手拎着鬼书生,左手捏印,再出一拳。

    砰!砰!砰!

    一道道结界力量炸开,一颗颗念珠崩碎。

    那拳印简直无坚不摧,凿破长空,势如破竹般破开血灯佛主的一切防御秘宝。

    直至拳印将要轰在血灯佛主身上时,五指则倏尔张开,捏住了血灯佛主的脖颈。

    顿时,血灯佛主如遭雷击般,惊得失声大叫:“老朽认输!!”

    他浑身力量都被禁锢,只觉自己像只任凭宰割的小鸡般,被拎着,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羞愤。

    太恐怖了!

    以前时候,他不止一次推演过红云真人的道行究竟有多强大,可直至现在他才猛地意识到,自己以前的推测是何等幼稚和可笑。

    哪怕同为无定魔海中最不能招惹的人之一,但他和红云真人之间的差距,绝对是天壤之别!

    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而此时,在场众人才都一个个反应过来,满脸震骇地看着这一幕,全都呆滞在那。

    谁敢想象,这作农妇打扮,浑身平淡无奇的女子,当真正出手时,会如此之强大?

    弹指间而已,鬼书生和血灯佛主就被镇压,如小鸡仔似的被拎了起来!

    便是松鹤,都不禁倒吸凉气,内心剧烈颤抖。

    人的名,树的影。

    可无疑,过往岁月中有关红云真人的传闻,全都远远低估了这位存在的强大!

    这才是无定魔海中最可怕的人。

    没有之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572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