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嘿嘿嘿嘿时突然来电话(少爷和下人h)最新章节列表

   “这次龙墓之行确实是九死一生,敖战,敖沅两位道友还有晚辈好几次也是差点就回不来了,也不知后面炼制的金阙九极化元丹后面进展如何,不过晚辈一番苦劳总归是少不了的,天庭已经赐下的宝物应该不至于还会收回去吧。”

    虽然一路从九央城到星云城,再到这东海龙宫的龙墓之中,陆小天是一路丰收,可那龙魂战衣确实是一件少见的异宝,便是陆小天自身一部分龙族气息外溢出来,也能起到遮蔽的作用,既然已经到手,陆小天自然是不希望再交出去了。

    “此物确实是贵重无比,老夫也作不得主。而且这龙魂战衣也并非可以一直无穷的消耗下去,需要得到一定的补充,东方小友并非龙族,怕也难以发挥出此物的作用吧。”    嘿嘿嘿嘿时突然来电话(少爷和下人h)最新章节列表    

    容虚洞主略微有些迟疑,若是寻常的宝物也还罢了,可这龙魂战衣,尤其是陆小天手里的这件产东是已经被阉割版的绝神法衣。威能不小,万一落在金仙级龙族手里,未尝没有可能通过此龙魂战衣推演出类似的功法,对于天庭终究是个威胁。

    “前辈,东方也算为天庭立下了不少功劳,一路上更是出生入死,到现在为止天庭对东方的奖励也只有乾化老君所给的一些炼丹材料罢了,丹药还是东方自己炼制出来的。”沐夏帮陆小天争取道。

    “你们啊,罢了,此事后面老夫提上一提吧,东方小友的奖励后面肯定还会再有,只是这龙魂战衣,我却拿不准。此物我暂时便不收回了,后面等消息吧。”容虚洞主眼神扫过沐夏和陆小天呵然一笑。

    “那便多谢前辈了。”陆小天拱手而谢。

    “别谢得太早,不过你若是能协助一化道人将金阙鬼神丹炼制出来,或许把握要更大几分,此事我暂时压下一段时间,待仙丹的炼制有结果后再说吧。”容虚洞主摇了摇头,他要真现在就接受两个小辈的恭维,日后若是没有把事情办下来,到时候丢脸可就丢大发了。

    陆小天也是呵然一笑,人老精,鬼老灵,容虚洞主这家伙看上去多是一副严肃的神情,不怎么圆滑,心思却是剔透,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

    此时东海龙王敖通也闻讯而来。

    “龙王来得正好,这一段时日也算是叨拢了,此番龙墓之行功德圆满,美中不足的是敖申小友陨落在其中,龙宫的损失我会如实凛告天庭,日后对龙宫必然会有所补偿。”

    容虚洞主此时对敖通的态度算是好了一些,只有陆小天从龙墓中完成任务,并且还活着出来了,东海龙宫在此事上才算是尽心尽力了,特别是敖通还死掉了一个亲子嗣,原本对东海龙宫极为戒备的容虚洞主态度也算是改观了不少。

    “这也是申儿的命啊。为天庭捐躯,他也算是死得其所。”龙王敖通脸上难掩悲色,长长的叹了口气。

    “龙王节哀,薛副城主危急,我还要带东方小友尽快回去,就先行向龙王辞行了。”

    容虚洞主语气比平时和缓了不少,倒不是他觉得敖申的死有多可惜,毕竟敖申与容虚洞主非亲非故的,别说是一个敖申,就是敖战,敖沅都死在龙墓之内,容虚洞主也不会眨一下眼睛,陆小天出来便好。容虚洞主只是觉得龙王敖通死了嫡子,多少要给些态度,不能过于寒了对方的心罢了。

    “薛副城主的安危要紧,我就不留道友几位了。现在东海的形势极为紧张,原本南海龙宫那边只是试探,想要阻挠东方丹圣的行动,现在估计试探已经变成了真打,这段时间东海的海妖族损失不小,还望容虚道友能向天庭请一下援,并不是东海龙宫惧战,而是玉玄天庭对南海龙宫加强了不少势力,短时间这边尚且还能支撑,时间一长怕是力有未逮,若是因此影响到天庭的大局就不好了。”敖通姿态依旧放得极低。

    “龙王有心了,这次我回去后,必定将玉玄天庭的野心如实上报,争取早日让仙军兵发东海。”容虚洞主点头道。

    “多谢了。”敖通拱手作揖。

    “多谢两位道友一路护持,后会有期。”陆小天向敖战与敖沅两个挥了挥手。

    敖沅面色复杂的看着陆小天,连忙与敖战一起回礼。

    “这个东方丹圣与寻常的天庭中人还真是有些不一样呢。”待到容虚洞主,陆小天等一行人完全消失不见,敖沅才怔怔地道。

    “倒确实是有些不一样。”敖战虽然败在陆小天手里颇为不服,却也不得不承认此人心胸气度并非寻常人可比,对方哪怕是装,也不至于从一开始装到现在,只是陆小天答应了与他的交易,不免让敖战心里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原本他是想要用虱龙蛊控制住陆小天,让其为自己所用。可自己居然打不过对方,而且身后那老怪物竟也认识陆小天不说,也没有要亲自拿住陆小天的姿态。

    此时敖战心里都有些迷糊了,一时间也是弄不清楚陆小天究竟是什么底细。

    “你们两个说什么?”敖通皱了皱眉,容虚洞主一走,其东海之主的威严便悄无声息的散发出来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东方丹圣跟天庭的其他人有些不一样,一路上并无半分傲气,也没有刁难过我跟敖沅两个。对了,敖申的事情还得跟父王交待一下。”敖战道。

    敖通听了并无半分触动。

    “父王早就知道了?”敖战,敖沅两个同时一愣。不明白龙王为何早就知晓,却不告知他们此事。

    “你们是不是觉得为父只是天庭的应声虫,早就已经老朽了?”

    “不敢!”

    “有所察觉,却是没想到他连自己的手足都敢害,算是死有余辜。此事就当其没有发生过,以后休要再提。”敖通交待道。

    “是,父王。”敖战心头一跳,同时不免多了几分寒意,看来自己在龙墓内的行径,越少就能完全瞒得过眼前这个看似老朽的东海之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529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