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学姐下面让你吃 |宝贝我想进去

    九月十七,宜嫁娶。

    昭国公世子大婚,整个潼阳锣鼓喧天,喜气洋洋。

    来自齐郡的谢大小姐已经于几日前抵达潼阳,安置于霖园中,只等着这一日行大礼。    学姐下面让你吃 |宝贝我想进去    

    吉时将至,花轿到了霖园门口,燕承一身大红喜服前来亲迎,引得百姓们争相围观。

    谢家来送亲的长辈十分满意,新女婿英挺俊朗,婚礼隆重喜庆,这回结了一门好亲啊!

    紧接着,花轿出门,打马游街,整座城笼罩在一片喜气中。

    燕凌在热闹的鞭炮声中赶回了昭国公府。

    昭国公夫人看到风尘仆仆的他,既惊讶又心疼:“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你父亲不是说了吗,赶不及的话晚一些也无妨。”

    燕凌这会儿没心思与母亲闲话,劈头问:“父亲呢?”

    “在待客呢!”昭国公夫人瞧着不对,小声问,“出什么事了?”

    燕凌正欲开口,昭国公从里头出来了:“小二?”

    “父亲。”燕凌快步上前,“我有话跟您说。”

    他这样子,分明是日夜兼程赶回来的。昭国公心知有异,转头交代妻子:“这里先交给你,不要让人瞧出来。”

    昭国公夫人握了握丈夫的手,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我知道,你放心!”

    父子俩转身去了书房。一进门,昭国公直截了当地问:“可是****了?”

    燕凌点点头:“京城的眼线已经半个月没有送情报出来了,而且外围有驻兵调动。”

    昭国公诧异:“半个月?”

    “是,算上路程,一个月前就没有发情报出来了。”

    昭国公眉头蹙起。一般来说,京城每隔五日就会发一个例行情报,哪怕路上耽搁了,顶多迟个几日,怎么也不会超过半个月。

    “你派人探过了吗?”

    “嗯,京畿已经层层封锁,我另外派了高手,今晚或者明天就有消息。今日大哥成婚,我怕我不出现引人怀疑,就先赶回来了。”

    昭国公背着手绕了两圈,前些日子的疑问得到了解答,叹着气道:“我说蒋奕怎么一改往日的行事风格,原来要做这样一件大事。”

    燕凌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问道:“父亲,我想不明白。蒋奕疯了吗?陛下毕竟是天下共主,他远在江北,便是篡了位又如何?这不是引天下英雄共讨之吗?”

    昭国公摇头:“小二,篡位的必不是蒋奕。”

    燕凌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您是说——端王?”

    昭国公颔首:“上回你去东江,在蒋奕那里挂了名。徐三小姐被召进京,就是他搞的鬼。你说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燕凌回想起徐吟在京城遭遇的一系列危机,答道:“陛下爱美人,他想恶心徐家。”

    “不止徐家,还有我们。”昭国公说,“你是我昭国公府的嫡出公子,性命何其宝贵,却巴巴地跑去给李家大郎当替身,你以为蒋奕看不出你和徐三小姐什么关系?徐李两家婚事八九不离十,他怕我们再与徐家联姻,到时候三家结盟势大难扼,所以才抢先下阴手。若是陛下当真纳了徐三小姐,不但坏了可能的盟约,还能报当日的一箭之仇。”

    姜是老的辣,燕凌被父亲一点,醍醐灌顶:“可惜他的盘算落了空,我们都安全离京了。而且京中局势变化,眼见陛下即将完全掌握京畿,他着急了。局势不乱,他就没有机会图谋大事。”

    “是这个道理。”昭国公赞许地点头,“一方面,京城乱象去除,另一方面,我们三家结盟在即,如果这两件事同时达成,他成事的机会将会变得很小。所以,他要走另一条路,借端王的名义夺权,一则把局面搅乱,给将来起兵找好理由,二则藏身幕后,利用端王打压诸侯。”

    燕凌彻底明白了,喃喃道:“一个月,看来他已经成事了。”

    昭国公凝重点头:“不错,假如真是端王上位,那天下大乱不远了。”

    父子俩一时对立无言。

    他们都知道乱局将至,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燕凌打起精神:“父亲,现在怎么办?我们要召集兵马,以策万全吗?”

    “不急。”昭国公淡淡道,“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年,这并不算意外,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见父亲如此淡定,燕凌也跟着安下心来。

    不错,他们早就准备好应对乱世了,真发生了就来吧!

    “行了,你赶紧去梳洗,换上礼服,参加你大哥的婚礼。”昭国公伸手拍了拍他,露出一个笑,“咱家要添丁进口了,这样的大喜事,得高兴才行。”

    燕凌立时露出笑容:“嗯。”

    不管京城是不是变天了,眼前最重要的还是大哥的婚事。他深呼吸一口气,进去洗漱更衣了。

    只是他胸中仍然压着沉沉的心事。

    如果真的是端王上位的话,那皇帝和太子八成已经……他对皇帝一般,但这大半年与太子处出了情谊,想到他可能遭遇不测,心中便一阵难过。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事情不要坏到这个地步。

    吉时至,新娘子进门了。

    穿戴一新的燕凌去前堂观礼,又跟着父兄待客。

    燕承看到他还很稀奇:“你竟然回来了?我还以为会来不及呢!”

    燕凌扯出笑容:“大哥的终身大事,就算刀山火海我也得及时回来见证啊!”

    燕承没发现异常,哈哈一笑:“辛苦你了,等你成婚,大哥送你一份大礼。”

    兄弟俩说了几句话,便忙着敬酒了。

    直到深夜,半醉的燕承回去洞房,燕凌睡不着,干脆到外头等消息。

    不料他一出来,昭国公竟然也在。

    “父亲!”

    昭国公点点头,指着旁边:“坐。你大哥没发现吧?”

    “嗯。”燕凌听话坐下,“大哥好像有心事,没看出来。”

    想到长子,昭国公忍不住摇了摇头。两个儿子对待感情一点也不像自己,大的过分牺牲,小的固执己见,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盼着他们各自选的路将来不会后悔。

    父子俩枯坐了一会儿,外头传来动静,去打探消息的纪三娘和胡良兄妹回来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48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