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农民工把我弄得很舒服*托着她的臀一下一下深捣

  跟秦微白在一起的日子里,李天澜往往都醒的很早,但起的很晚。

    不想起,懒得动,舍不得。

    心里想着的是温柔乡英雄冢,但就是不想掀开被子。    农民工把我弄得很舒服*托着她的臀一下一下深捣      

    他喜欢安静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枕着自己的一条胳膊,微微眯着眼,打开窗户,吹着东皇宫清晨舒爽的风,静静的享受着一个没人打扰的上午。

    雪白的薄被高高的鼓起来。

    秦微白藏在被子里的身体动了动,下意识的发出了一丝呜咽的声音。

    李天澜的手臂伸进去摸了摸秦微白的头,笑道:“累了?”

    美人没有回答,而是伸出手握住了李天澜的手掌,十指紧扣。

    “呜…”

    轻微的声音中,李天澜的身体骤然绷紧,他闭上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灵魂似乎带着所有的思绪离开了身体,不断升高,肆无忌惮的飘飞到了蓝天白云间,又缓缓回落。

    他的身体逐渐放松,嘴角上扬。

    “咳…咳…”

    秦微白有些急促的咳嗽起来。

    李天澜下意识的想要掀开被子,但手掌却被秦微白用力抓住:“不…咳…不要看。”

    她的身体动了动,从被子里爬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天澜。

    李天澜轻笑着把玩着她有些凌乱的发丝。

    秦微白脸色红润,眼神迷迷蒙蒙,声音中也带着一抹沙哑,整个人说不出的妖媚:“满意了么?”

    “你说呢?”

    李天澜伸出手擦了擦秦微白的嘴角,将手上的东西随手抹在了她的头发上。

    秦微白瞪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风情万种,软绵绵道:“变态。”

    “人之常情。”

    李天澜面不改色。

    “男人是不是就喜欢让女人洗的干干净净的,然后再亲手弄脏?”

    秦微白歪着头问道。

    李天澜干咳一声:“那是情不自禁啊。”

    “我信你才怪。”

    秦微白轻笑着拉扯李天澜的脸:“你越来越不尊重我了,也不心疼我了,整天就知道变着花样欺负我,不是想让我给你生孩子吗?啊?你是怎么做的,就会花言巧语,再也不相信你了。”

    李天澜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笑道:“我说话算话,敢质疑我的诚意,看来还是我给你的惩罚不够啊,那就…”

    “不行。”

    秦微白猛地摇头:“我要洗澡,脏死了…我要睡觉,我好累…”

    李天澜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子:“还没吃饭呢。”

    “……”

    秦微白有些委屈的瞪了他一眼,声音沙哑:“我吃饱…不,我不饿…”

    李天澜嘴角一挑,还没笑出声,秦微白已经在他腰间狠狠掐了一把,顺势挣扎着下床,披上了宽松的睡袍,脚步有些发飘的走向浴室。

    “真不吃饭了?”

    李天澜从床上坐了起来。

    走路姿势有些古怪的秦微白打开了浴室的门,哼哼道:“还要吃午饭的,你快走,我要小睡一会。”

    “说的好像就你爱干净一样,我也要洗。”

    李天澜掀开被子下床,笑着接近了秦微白。

    秦微白叫了一声,手忙脚乱的冲进浴室打算关门,门还没有合拢就被李天澜按住,他的身影挤了进去,高高在上的女神楚楚可怜的哀求着什么,随即是

    一声短促的尖叫。

    尖叫声里,浴室的门关上了。

    ……

    韩新颜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十五分。

    秦微白迷迷糊糊的蜷缩在被子里,漂亮的眼睛眨啊眨的,努力的瞪着李天澜。

    窗外一片晴朗,微风吹进来,萦绕着幽香的卧室里带着一抹阳光的味道。

    李天澜勤勤恳恳的收拾着战场,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收拾到一起,在剑气下被分解成了无数的碎末,他拿着电话,知道了天都炼狱的智囊团请求加入东皇宫的消息。

    “我知道了。”

    李天澜沉默了好一会,才轻声说了一句。

    没有给出确切的回复,他挂断电话,重新坐到秦微白身边,摸了摸她的头发。

    秦微白还在看着他,幽幽怨怨,她似乎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但就是不睡。

    “还不服气?”

    李天澜弹了一下秦微白的额头。

    秦微白小声哼了一下,却不敢再挑衅,身体下意识的蜷缩了下。

    “睡吧,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李天澜的声音变得温柔下来。

    秦微白嗯了一声,努力睁大眼睛,轻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好事。”

    李天澜笑道:“我那位小叔,带着天都炼狱的智囊团来东皇宫了。”

    秦微白眼神里划过了一抹亮光。

    她努力睁着眼睛,可现在的精力真的不足以支撑她再去谋划什么,思路一片混沌,什么都懒得思考了。

    “天都炼狱…”

    秦微白轻声道。

    “没有天都炼狱了。”

    李天澜眼神微微闪烁:“我那位小叔带来的消息,李狂徒正式解散了狂徒炼狱,承认了我李氏族长的身份,他自己自今日起正式退出李氏。天都炼狱的所有产业,军备,情报,资源,人脉,都无条件的交给东皇宫。李狂徒带走的只有黎明破晓和凤凰,以及长生不死森罗三殿的部分精锐,加起来大概不到六百人,除此之外,李氏大部分的老兵目前都在来东皇宫的路上,少部分人在看守物资,同时在等着我派人过去,接手天都炼狱的产业。

    这些是我那位小叔带来的消息,不过他来的比较早,没有亲眼看到李狂徒做决定,消息是从天都炼狱传过来的,不过我觉得,不像是假的。”

    这样的消息,根本没有造假的意义,而且李华成目前就在天都炼狱的总部,如果是假消息的话,李华成不可能不说。

    而且消息造价,李狂徒也得不到什么,最多就是李天澜派过去的一些精锐葬送在天都炼狱,紧接着李天澜真身赶过去,对方一个都别想活。

    退一万步说,现在李狂徒即便想要给李天澜布局,他也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最起码天都炼狱的老兵们,因为他跟古行云合作这件事,已经不太可能完全听从李狂徒的命令。

    近期内天都炼狱会有一部分精锐加入东皇宫,这是李天澜早有预料的事情。

    他只是没想到天都炼狱,或者说是李狂徒会做的这么彻底。

    智囊团的到来已经是个惊喜。

    李狂徒的决定,更是相当于他将一块大大的蛋糕完全免费的送给了东皇宫。

    所以韩新颜对智囊们的面试自然进行不下去了。

    现在她也在等待着李天澜亲自过去,给天都炼狱,也给这些智囊一个说法。

    秦微白

    轻笑了一声,用自己的脸庞蹭了蹭李天澜的手掌,柔声道:“李狂徒认输了。”

    “但他没有求饶。”

    李天澜语气平静。

    这就是李狂徒想到的,一个相对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对李氏确实是有感情的,他也认可现在的东皇宫远远超过了天都炼狱,也承认自己现在面对李天澜没有胜算。

    他认输了。

    但他还是不服。

    他的选择不是利用自己手里的一切跟李天澜死磕到底。

    他解散了天都炼狱,将天都炼狱的家底全部交给了东皇宫,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保存李氏。

    而他正式退出李氏,也就意味着今后李狂徒和李氏再也没有任何关系,跟李天澜,跟东皇宫也不存在任何旧情。

    他把李氏交给李天澜,是在认输,可自身没有加入东皇宫,则是不服。

    他仍旧有着跟李天澜争夺李氏主导权的想法。

    但却不是依靠天都炼狱。

    这样的李狂徒已经没有了退路。

    在他决定解散天都炼狱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等于已经放弃了过去二十多年来支撑着他走到现在的根基。

    接下来他会投靠中洲议会,会跟江上雨和古行云彻底联合起来,会不惜一切代价的除掉自己,再次掌握一个完整的李氏。

    这些李天澜都很清楚。

    “这不是正好吗?”

    秦微白柔声道:“我们需要的就是他的认输,如果他求饶的话,就没意思了。”

    她的眼神有些疲惫,但却带着满满的笑意:“既然他跟李氏做了割裂,那我们也不用讲什么情面了,这样的情况下,李氏所有人都会理解的,他既然还不服,还要投靠议会,还要跟古行云合作,那么今后他无论有什么结局,都是他自找的,跟我们没有关系。”

    “是啊…”

    李天澜轻声道:“都是他自找的。”

    “我要先睡一下。睡醒了,才有精神思考接下来的局面。”

    秦微白轻声道:“李氏留下的资源还是很丰富,尤其是一些隐性的资源,他们没有实力快速将这些隐性资源利用起来,但盛世基金有这个实力,我要好好想想。”

    “先睡吧。”

    李天澜轻声道:“我先去看看他们。”

    他的手指轻轻捏着秦微白的耳朵:“跟学院派何谈之后,我和老师都可以松一口气,接下来我们面临的局面会平稳下来,可以让军师回来了,盛世基金跟天都炼狱的产业怎么融合,这方面,军师才是专业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秦微白努力睁大无声控诉着他昨晚暴行的漂亮眼睛已经闭上,很香甜的睡了过去。

    李天澜俯身轻轻亲了亲她的脸庞,起身离开了卧室。

    这一刻,李氏的智囊团还在会客厅等着他的出现。

    更远的地方,属于天都炼狱的大部分李氏老兵正在朝着轩辕城前进。

    天都炼狱已经解散。

    炼狱军团的核心们此时应该已经出发,一批一批的撤出天南。

    而属于李氏的力量,正式朝着东皇宫汇聚。

    李天澜静静的走在东皇宫城堡的走廊里。

    他的脑海中闪烁着过往的一幕幕,从小到大,无比清晰。

    李氏崩塌至今,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一个全新的,整体的李氏,将迎来新的起点。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438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