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撅着又肥又白的大屁股/高跟凉鞋脚交小说

  游戏时间AM01:08

    学园都市中环区,综合图书馆,禁书区3F

    “喂,走什么神儿呢?”  我撅着又肥又白的大屁股/高跟凉鞋脚交小说    

    缓步走出传送阵,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身材娇小的少女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位‘同伴’,抬起小脚踢了后者一下,不爽道:“思春啊?”

    ‘弗兰克·休斯’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很是坦率地承认道:“嗯,在想戴安娜……”

    “你好烦啊,明明已经说好了今天要陪我的吧?”

    双叶撇了撇嘴,眼镜后那双灵动的眸子很是妩媚地白了对方一眼,悠悠地说道:“再说了,今天是难得的好日子,戴安娜肯定会做星图做到天亮的,你闲着也是闲着。”

    墨檀微微摇头,颇为失落地叹了口气:“本来我可以陪她一起的。”

    “你这人多少有点儿大病。”

    双叶一边跟个老干部似的背着小手向前走去,一边转头对墨檀做了个鬼脸:“你会观星吗?你知道星图怎么画吗?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跟个白痴似的杵在那里会影响戴安娜状态吗?你没有考虑过戴安娜会不会因为顾虑你选择放弃看星星提前睡觉吗?”

    拥有腿长优势的墨檀轻松地跟在双叶身后,并在听完对方这番话后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嗯,你说的没错,虽然很想陪着她,但我在那里的话好像只会给戴安娜添麻烦。”

    “谢谢你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

    少女轻哼了一声,随手从旁边的书架中抽出了一本《新鲜死囚的101种绝妙用法》,一边津津有味地翻阅着,一边淡淡地说道:“还有,弗兰克·休斯先生,虽然本小姐并没有什么恋爱经验,但我觉得‘恋人’跟‘仆人’完全是两码事,你现在给我的感觉,比起戴安娜的男朋友,更像是一只贴心男宠。”

    墨檀哑然失笑,问道:“你是觉得我在这段关系里的位置太过卑微了吗?”

    “很可惜,并不是这么回事,因为戴安娜也没比你有出息到哪儿去。”

    双叶咂了咂嘴,耸肩道:“在我看来,你们两个都卑微过头了,说真的,要是有其中一方占便宜……不,要是戴安娜有占便宜,真就把你当个小白脸似的逗着玩倒也还好,结果你俩现在这个状态,看着都累。”

    弗兰克·休斯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在沉默了良久后才轻轻点头道:“谢谢你的建议,双叶小姐。”

    双叶轻哼了一声:“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如果我能找到合适的切入点,一定会为了戴安娜……呃……”

    见少女又扬起了眉毛,墨檀只得讪讪地改口道:“为了我和戴安娜的关系好好为之努力的。”

    “关我屁事。”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在对方确实有因为自己的态度而改变说辞后,这姑娘看起来还是很高兴的。

    经过了昨天的事后,双叶与弗兰克·休斯之间似乎确实产生了一丝或许可以被称为‘友谊的萌芽’的东西,而出现这一情况的根本原因,就是在双方条件相对平等的前提下,原本被双叶视为‘杂鱼小白脸’的后者竟然在【落日余晖】这个剧本中略胜一筹,获得了比自己更高的评价。

    尽管看过相关记载的弗兰克比自己占了不少便宜,但就某方面来说颇为高傲的双叶显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而在这一前提下,她承认自己失败时却是非常爽快,而且丝毫没有因为被弗兰克干扰了任务完成度而迁怒他……

    嗯,至少没有真正的迁怒他。

    不仅如此,从那时开始,在不考虑‘弗兰克有极大嫌疑是BLACK这个混账王八蛋’的情况下,双叶确实对这个人产生了些许的认同,虽然在她嘴里只是草履虫和蚂蚱的区别,但正如弗兰克昨晚所说的那样,她可能只是不擅长交朋友而已。

    总而言之,今天两人又到了这个地方。

    “我说~”

    握住那扇木门的把手,双叶忽然转头对墨檀眨了眨眼:“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可能有点难,但如果不考虑戴安娜的因素,你对咱们跟塔灵这场‘游戏’有什么想法?”

    墨檀莞尔一笑,不假思索地说道:“这绝对是我这辈子第二幸运的事。”

    “诶?”

    少女微微一愣,很是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是第二?”

    墨檀摊开双手,脸上满是歉然:“因为我果然还是做不到完全不考虑戴安娜。”

    “那真是太遗憾了。”

    双叶摇了摇头,狡黠地笑了起来:“如果你刚才说‘因为第一幸运的事是遇到了双叶你’,我很可能会稍微动心那么一两秒钟哦。”

    弗兰克笑而不语,脸上似乎写着‘虽然我知道你是在逗我玩,但我并不是很想被你逗’这几行字。

    “滴水不漏啊,真没劲。”

    双叶随口吐槽了一句后便不再去看墨檀,而是用力推开面前的木门,对早已在后面等候多时的塔灵咧嘴一笑:“哟!肥仔!我们来找你玩啦!”

    ……

    游戏时间AM01:19

    ……

    印象空间-《固有结界:空白之册·存活之路》

    圣历???年,幻之月,咏唱3日

    东北大陆,断头崖南部,血腥少女竞技场,16号【休息室】

    “嘿咻~”

    猛地从坚硬的床板上坐起身来,在恢复意识后立刻上下其手,对自己进行了一番详尽‘检查’的墨檀愤愤地低声骂了一句:“可恶!果然是男人吗!”

    没有人回答他,事实上,这片门牌上写着【休息室】,总面积也就不到十平米的空间比起其字面含义,更像是一间陈腐的牢房。

    比如说,房间里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比如说,墨檀坐着的‘床铺’上别说是枕头了,就连最基本的被褥都没有。

    比如说,墙壁上挂满了锈迹斑斑的铁链和乍一看像是刑具,仔细一看压根就是刑具的设备。

    比如说,角落中那个木桶充斥着极尽逼真的排泄物,而且目测是墨檀目前所演绎的这个角色制造的。

    比如说,这间房间的门没办法从里面打开。

    “所以这儿压根就是牢房吧!”

    检查完身体并确认过自身所处环境的墨檀一边抱怨着,一边摇摇晃晃地走到了这片空间中唯一还算整洁的区域中,即‘一张还算干净的木桌’以及‘一把勉强能坐的椅子’前。

    “这孩子的学习环境挺差啊~”

    墨檀随口吐了句槽,然后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打量起了桌上的物件儿,并在短短的几秒种后倒吸了一口凉气:“哦豁,感情还是个化学课代表。”

    用缠满了绷带的食指轻轻从面前那些瓶瓶罐罐上划过,除了自己是一个‘年龄约四十五岁左右、长期从事户外工作、过去地位显赫、曾经身材健壮、右撇子、性别男、酗酒、已婚’的蜥蜴人外几乎一无所知,而且完全没有检查过自己技能栏、任务栏和人物面板的墨檀呵呵一笑,从木桌的夹层中抽出了一本薄薄的本子(字面意义上的正经本子)。

    “真希望那娘们儿也能享受这样优渥的待遇呢~”

    出于兴趣,虽然完全没有了解情况,但依然磨磨蹭蹭不愿意打开任务栏的墨檀莞尔一笑,随手翻开了面前那本刻意被藏起来的本子,兴致勃勃地翻阅了起来。

    ‘我的名字是哈鲁·库塔塔……’

    映入眼帘的,是一手并不算漂亮,但也算苍劲有力的小楷。

    ……

    片刻之后

    “嗯,有意思,有点意思啊。”

    仔仔细细、一字不落地朗读并背诵全文后,墨檀轻舒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溜溜达达地走到了角落处,把手中那本性质与日记颇为类似的玩意儿撕成碎片,扔粪里搅和匀了。

    直到这时,他才终于对自己现在所经历的故事有了一定了解。

    首先,墨檀知道了他现在所扮演的角色名叫哈鲁库塔塔,而且还有个挺拉风的绰号——药王之毒。

    至于为什么叫【药王之毒】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哈鲁这个人精通用药,擅长调毒,身体素质还贼拉好,救死扶伤是一把好手,杀人放火也绝不含糊,可谓是张仲景、沃特尔·怀特、巨石强森三位一体,也算是个人中龙凤了。

    而像哈鲁这样牛辶的人物,自然也拥有着配得上他的地位,事实上,直到墨檀苏醒过来这时间点的五年前,哈鲁还是东北大陆最令人头疼的黑色势力,北部血蛮中最为强大的一支,【灰蜥狩】的领袖……的左膀右臂,身负相当于东厂厂长的职责。

    准确的说,是那位领袖的左膀右臂之一。

    我们就假设他是左膀好了,另外那个右臂呢,正是那位领袖的亲弟弟,一个心机深沉、雷厉风行、手段残忍的男人。

    为什么说他心机深沉呢,因为那货其实一直都想造反,天天想,夜夜想。

    为什么说他雷厉风行呢,因为他才计划了一段时间后,瞅准机会直接就动手了。

    为什么说他手段残忍呢,因为他在‘政变’成功的当天就下令把他亲哥,也就是上任领袖给剐了,紧接着又亲手废掉了自己的好朋友哈鲁·库塔塔,把墨檀现在所扮演的这位蜥蜴人折腾到半死后扔角斗场里了。

    而墨檀当下所在的这个地方,正是他在竞技场里的个人房间,一个环境连猪窝都不如的鬼地方。

    凭借勇猛果敢的性格以及过硬的化学知识,哈鲁并没有像那位臭弟弟设想的那样早早死在角斗场里,而是一直活到了现在,甚至还有了一些人气。

    说真的,如果哈鲁不是当年那位号召力颇大的【药王之毒】,他取得的成绩已经足够他把自己赎出去好几十次了。

    当然,那位弟弟是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哈鲁自己对此也心知肚明,懂的不能再懂了。

    之所以让自己顺其自然地活到现在,完全是那位臭弟弟对其他人采取的一种震慑手段,放自己出去什么的……不喘气儿的还有可能,喘气儿的那绝对是没戏了。

    所以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哈鲁这辈子基本就交代在这个名叫【血腥少女竞技场】的角斗场里了,而且绝对不可能是善终。

    但是,既然墨檀出现在了这里,就代表‘意外’妥妥的跑不了了。

    比如说,根据墨檀对刚才那本东西的分析,一场规模巨大的出逃计划,早在半年前就开始在角斗场的阴影中酝酿了,而现在……更准确地说是‘今晚’,正是那个计划实施的时候!

    发起者并没有名字,只有一个数字代号【十四】,是一个从小就被当做角斗士培养,实力深不可测的海族,跟哈鲁一样,同样拥有能够昂首挺胸走出这个鬼地方几十上百次的战绩,但身为【血腥少女】的招牌,角斗者代号【十四】的他也跟哈鲁一样不可能活着离开这个地方。

    除了那位十四之外,还有另外两个领袖级的人物,其中一个正是墨檀现在所扮演的哈鲁·库塔塔,作为这个计划的核心,哈鲁早在半年就开始成批量地调制药物,暗中化解着参与者们每天都会被注射的慢性毒素,除此之外,身为灰蜥狩的前高层,哪怕是在这种地方,他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而另一个领袖级人物,则是一个新人,一个疯狂而恐怖新人,因为不甚了解的原因,哈鲁本人对她的描述十分粗糙,在墨檀看来,基本可以总结为两个词、四个字——

    女的、活的。

    顺便一提,那个活女人的名字叫做【玫芙】,同样是这个地方的角斗者。

    “啧啧,有点意思,有点意思啊。”

    再次感叹了一句,墨檀抬起头来,借助从门缝中透进的昏暗光芒注视着墙上那面肮脏模糊的铜镜,对上面那张蜥蜴般的面孔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白森森的牙齿:“那么,请多指教,哈鲁·库塔塔先生。”

    说罢,他便以一个颇为滑稽的姿势对镜中的自己敬了个礼,然后便重新坐回了那张小木桌前,打开了自己的任务面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417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