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堵住小肚子哭着求饶(小腹顶出形状h)最新章节列表

   “对了,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来探望你了。”

    临别前萧笑的一句话让郑清心底突的跳了一下,他以为同伴们从治疗师那边知道了什么糟糕的消息,只有他这个病人还被蒙在鼓里。

    所幸博士后面一句话让年轻公费生放宽了心:“……期末考试结束,就是暑假,403宿舍大概今晚就空掉了。”    堵住小肚子哭着求饶(小腹顶出形状h)最新章节列表    

    “你一个人在学校呆着不要寂寞哟。”

    辛胖子笑眯眯挥挥手,但挥到一半,就变了颜色,脸上露出一抹淡蓝:“唔……我一条单身狗,为什么会在这里担心渣哥感到寂寞!”

    “有什么事及时飞纸鹤,”

    张季信把茶几上堆的满满的果盘放到郑清床头,勉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暑假我家在贝塔镇的公馆里也有人,随时能跟我联系上……”

    “狗大户。”

    郑清咕哝着,摆摆手:“知道了,知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走之前记得去D&K看一眼,别让人把店子搬空我们都不知道。另外,上次青丘公馆来人的时候提到,贝塔镇对此次黑潮中受损商铺有一个补助政策,你们记得多报点损失……”

    “你安心在床上躺着吧。”张季信做了一个非常果决的手势:“店里的事情大家都会留意的,不需要你个病人担心。”

    相比之下,辛胖子的关注点总是有些特殊。

    “为什么你跟青丘公馆的关系那么好,”他一把抓起果盘里一块削好的苹果,塞进嘴里,愤愤不平的咀嚼着:“说起来,当初我们都在她家园子里帮过忙,我干的最多!”

    几位同伴依旧不知道苏施君与郑清之间的关系,只以为最初认识就是因为去年圣诞前夕去青丘公馆帮忙收拾南瓜。

    这也让胖子愈发感到不平。

    郑清含糊着应付道:“唔,不是有波塞冬么……它跟苏芽关系不错,还有李萌,她也经常去青丘公馆玩儿。”

    这番说辞很有一些漏洞。幸运的是萧笑此刻提起另外一件事,转移了话题,让年轻公费生大大松了一口气。

    “医院这边说你还需要住多久吗?”萧笑抬头看了看那根已经烧掉一小半的药烛:“不提这间单人病房,单纯每天的魔药、护理、还有类似那根药烛,花费肯定不少吧。”

    “学校说我有保险。”郑清嘟囔着回答道。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买了保险,但之前练习变形术的时候,因为要使用变形药水,姚教授就提过自己有保险,所以这次年轻巫师很容易便接受了这番说辞。

    “公费生真好。”胖子羡慕的撇撇嘴。

    “也就是说你这个暑假大概都会在学校呆着?”萧笑扶了扶眼镜:“通知家里面了吗?需要我们去你家帮忙打声招呼吗?”

    “不不不,千万不要。”

    郑清连忙阻止道:“校工委的人之前来过医院,跟我提过这件事。说学校会安排一位炼金人偶替身,代替我回家,不会有相关困扰的。”

    “哇哦,替身级别的炼金人偶!”

    胖子又咋呼起来:“肯定很贵吧!我们每年交的学费都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了吗?公费生也太费钱了吧!”

    “我下一学年不一定是公费生了。”郑清有气无力的应付道。

    “我已经想好下一篇稿子的主题了,”胖子捏着下巴,一脸深思的模样:“就讨论学校公款消费的事情吧。作为一个足额缴纳学费的学生,我们有责任监督学校花钱这件事。”

    “学校大部分收入都是那些研究院的专利、新世界开拓以及校友捐款得来的,跟你我关系不大。”

    作为大家族的子弟,张季信对这些事情了解显然更多一些,提醒道:

    “就算宠物苑与百草园每年的超额收益,都比我们交的学费要多……你写报道可以,千万不要主次不分,闹出笑话。”

    “我是那种没有水平的记者吗?”胖子不悦的斜了红脸膛男巫一眼。

    萧笑非常明智,没有加入辛胖子与张季信的讨论中。

    “既然已经安排好了,那我们就放心了。”

    他摘下眼镜,掸了掸袍子,又看了郑清一眼,迟疑几秒,安慰道:“至于公费生的事情,大可不必担心,要知道你还是《魔杖》大阿卡纳里的‘世界’,只要成绩差不多,相信学校也不会吝啬一个公费生的名额。”

    “我一点也不担心。”郑清哼哼着,努力做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那么,再见了。”

    说着,小个子男巫双手合拢,躬身长揖,向郑清告别:“两个月后再见!”

    “用不着这么认真道别吧。”郑清被他的举动唬了一跳,吓得险些从病床上弹起来,连忙支起身子,试图阻止。

    “道别需要认真的。”

    萧笑直起身子,重新戴上眼镜,满脸认真:“送一别,说一声‘再见’,便还有再次见面的机会。这是古老的祝福,也是临行前的期待。”

    辛胖子也难得露出几分认真,拍了拍郑清的肩膀:“离别有时,再见不远。”

    张季信嘴拙,没有说什么漂亮话,只是又拍了拍郑清的肩膀,说了句:“安心养伤,试炼仪式上见。”

    几人这番作态,反而让郑清心底有些发毛。

    去年底寒假时也不见他们这么认真呐,只不过一个多月不到两个月的假期,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尤其他们鞠躬作揖道别时,自己还躺在床上。

    像极了某些仪式。

    给人极强的既视感。

    愈发令郑清感到不自在。

    只不过这份不自在随着几位同伴离开,立刻化作了一丝不舍与莫名的空荡荡,因为郑清知道,明天早上太阳重新照在他脸上的时候,不会有人带着油条豆浆与包子,冲进他的病房嚷嚷着叫他吃早餐了。

    远远的,病房外走廊里传来几位同伴模糊而又清晰的对话。

    “……替身级别的炼金人偶也是分等级的。”

    “毕竟只是模仿一个放假后的大学生,难度很低……只要有基本的吃饭、睡觉、玩手机的功能,然后学会在家长的骂声中有气无力的回答,足以应付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状况了。”

    “它甚至都不需要学习太过仔细的梳洗!”

    “听上去像是个废物诶。”

    “放假的大学生,有几个不是废物的?”

    郑清微微一笑,转头看向窗外。

    夕阳西下,正是离别时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415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