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爱里未来)最新章节列表

   周满和明达就靠在墙上听着里面的小钱氏解决掉了所有人。

    前来的掌柜和东家们转身时看到站在他们身后的周满和明达吓了一跳,然后立即展开笑容,纷纷行礼,“拜见公主和周大人。”

    明达微微颔首,掌柜们和周满恭维道:“最近县城风靡猪肉,听说做得最好吃的就是周大娘子,因此我们厚着脸皮来求教,周大娘子不愧是周大人的嫂子,已经答应教我们。”      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爱里未来)最新章节列表    

    周满浅浅一笑道:“我是我大嫂带大的,应该是我不愧是我大嫂的小姑子才是。”

    众人愣了一下后纷纷点头应是,然后不要钱的好话都砸向小钱氏。

    门里的小钱氏走出来,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周满,将她和明达一起往屋里拉,“既然回来了怎么不进门?两个孩子正闹着要出去玩儿呢。”

    把人拉进来,将客人全都送走了。

    门一关上周满便问,“大嫂,你都与他们说好了?”

    小钱氏应了一声,笑道:“都是家产的菜色,不过有些菜是他们这里没有的,所以我教一下,不费多少工夫。”

    找来的人不少,教一个五百文,而且是一次教好几个,一道菜重复做三遍而已,对于小钱氏来说很简单,这个钱也赚得容易。

    “不过也有猪是阉割过的原因,阉猪的肉要少去一些味道,少用大料也能做得很好吃。”

    周满颔首:“现在养阉猪的都是官田庄子里的人,民间愿意阉割猪的农户并不多,这一次之后应该会有许多人愿意了。”

    潘兽医一直在北海县里继续阉猪大业,他的徒弟孙新已经发展出了阉鸡大业,但两项事业都还是主要面对官田庄子,村里养猪养鸡的人家大多不愿意尝试。

    一来他们不相信阉割过的猪和鸡会长得更快,味道更好;二也是担心阉割后猪和鸡死亡。

    不过没有什么事情在钱面前会成为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定是买卖猪和鸡的收入还不足以让人动心。

    但这是不可能的。

    年前和开春养的那一批猪大多都可以出栏,官田庄子都是建在村庄的旁边,他们和当地的村民互通有无。

    有几个大的官田庄子因为住在那里的长工多,还和附近的村庄形成了大集市。

    所以村民们看见有人到庄子里抓猪,那猪赶出来,明明才养了七八个月的猪,却比他们以前养了一年的还要肥,还要大。

    猪被绑住,几个人一起扛着大木头称重,然后算钱……

    看见那串在一起的铜板被塞进庄子管事的手里,围观的村民全都心头火热。

    有心思活泛的就忍不住开口问,“管事,你们庄子的猪是怎么养的,难道日日吃白米不成?怎么长得这么快?”

    “是啊,是啊,这也长得太快了。”

    管事道:“和你们一样,打猪草,庄子里种有菜,偶尔再掺一些豆子粉。”

    “那怎么长得这么快?”

    “我这猪是阉过的,”管事道:“我们大人老早就说了,阉过的猪长得比较快,鸡也是,不信你们去看我们庄子里养的鸡,那阉鸡是不是比公鸡要长肉?”

    “奇了怪了,身有残缺,怎么反而容易长肉?难道人也是吗?”

    “那得看宫里的公公才知道吧?”

    “县城里公主身边就有内侍。”

    管事见他们话题越跑越偏,连忙打断他们的话,把话题再扯回来,“你们不是想养猪吗?可以去县城郊外的官田庄子里问一问,我们的小猪仔都是从那里拿的,全都是已经阉割好的,价格要高一些,拿回来就能养。”

    他道:“你们现在养,到明年春种时刚好可以杀了吃肉,多好。”

    “那不是正赶上冬春吗?那会儿可没什么吃的东西,不好吧?”

    “猪吃的是多,怕是得种不少菜才行。”

    “还有豆子,那东西养牲畜,牛马吃了毛发都顺溜光亮,更不要说猪了。”

    大家说得热闹,似乎养猪是困难重重,但第二天却有不少人往县城去问小猪仔。

    最近已经清闲下来的潘兽医一下又忙碌起来,连忙回县衙找白善,只是白善下乡去了,并不在县衙里。

    和董县尉一起负责县衙事务的崔先生想了想后道:“先从底下的村里找适龄的小猪仔,或是继续派人从县外购进。”

    他道:“庄子里养的母猪要到明年才能产仔,今年肯定还是不够供应的。”

    董县尉站在一旁啧啧摇头,“今年过年猪肉肯定涨价,官田庄子能赚一大笔钱,我今天出去吃饭,店里的客人,十桌有八桌点着的肉菜是猪肉,这在以前是很少见的。”

    崔先生道:“现在官田庄子就很赚钱了,我们每天都在往外面卖猪,而且各庄子都要秋收了,等秋粮下来,又是一笔钱。”

    就算不卖粮食,他们也能供应盐场和码头,以及自己庄子的粮食,花销上会小很多。

    崔先生在心里计算着,却不知道此时白善正站在一个庄子的田边,看着长工把割下来的稻穗放在他手心。

    他掂了掂重量,眼睛大亮,“今年的新稻种都种成了。”

    长工们以前也多是种地的,家里凡是种过水稻的都能感觉到这一株和以前的差异,不过大人一直不让他们外传,此时开镰,他们终于忍耐不住,割了一把稻子后围上来,激动的问道:“大人,这稻种我们的家乡能不能种?”

    白善握紧了手中的稻穗,望着这一片金黄色的稻田,一字一顿的道:“一定可以!”

    因为事关粮食,所以白善寸步不离的等着收割结束后的结果,这才连着一旬都没回家,他写信回县衙,让周满派人快马加鞭的联系远在罗江县的周立重。

    第一块田里的新稻种全部收获,脱粒后称过一次,然后晾晒过后又称一次,白善将数据记下封在折子里,将手边精挑细选出来的一株稻穗和折子一起放进盒子里。

    他招来大吉,和他道:“这个盒子你亲自送回京城。”

    大吉惊讶,“郎主,这边的安全……”

    “交给禁卫军们就好,”白善道:“现在这个东西才是更重要的,盐比之都要稍逊一筹,何况江南那边已经差不多尘埃落定,这会儿也没人会来杀我了。”

    白善把盒子交给他,道:“拿回去交给先生,由先生送入宫中。”

    大吉只能接过盒子,低头应了一声,“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94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