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办公室下药被强干小说_护士夹得我真爽

   帝都,陆泽他们经常光顾的那家宫廷菜馆,在摄制结束后,陆泽与四位学生吃着离别前的最后一餐。

    一直到末尾,四位学员的情绪都不算高,明显不能适应即将到来的分别,这次没有了摄像机的监视,在离愁的感染下,彭括和陈东昇不禁多喝了两杯,两人酒量都还不错,虽然脸色渐红,但眼神并未迷离,舌头也没发直,没有表露丑态,只是突然间,彭括插嘴,说了句与分别没有任何关联的话。

    “老师,天橙找我了。”    办公室下药被强干小说_护士夹得我真爽    

    在这顿饭之后,陆泽便要马不停蹄的奔往国外了,估计又是一段时间吃不到正经的中餐,想到这,也就收了收嘴戒,夹了一条扒牛胸口放进嘴里,红烧带点甜口的酱汁搭配极嫩的胸口,不用牙齿,嘴唇一抿就刮下来半截,听到彭括的话后,点点头,先将嘴里的牛肉吃进肚子里,餐巾纸擦了擦嘴角后,将餐巾纸一边捏成小球,一边回道。

    “你怎么想的。”

    “我觉得……资源给的很好。”

    “嗯,那你好好考虑考虑,决定了以后告诉我一声就好。”

    在节目结束录制后,各方人马也开始了角力,争夺起了《演员日记》中素人选手,其中又以陆泽手下的选手备受各大经纪公司的青睐。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四位导师中除了陆泽没有与国内经纪公司有合作外,其他三位导师都是有公司的,虽然节目组尽可能想要避免黑幕,但节目组导师的背景放在这儿呢,也就难免会有些成功走了后门的出道艺人成为节目组的选手。

    陆泽就是怕像其他三位导师那样与经纪公司扯不断拉不断的叽叽歪歪扯皮,才不管是谁想走走关系都没同意,甚至是天赋确实很好,也没有走后门的出道艺人都被他PASS掉了,坚持招收纯素人,为的就是图个清静。

    不过这样也给陆泽手下的四位选手添了不少麻烦,在节目结束后四人被多家经纪公司狂轰乱炸,把他们全都搞蒙了,不得已都希望让陆泽给出出主意,但不管是谁,问向陆泽这个问题时,得到的回复都是模棱两可的,并未给出他们一个实际的答案。

    陆泽不想管这件事,不是因为节目拍完陆泽就不想再跟他们有任何联系,单纯是因为不想坏了规矩和干扰他们的未来选择。

    此时的陆泽话语权在他们四人心中是很大的,现在要是让陆泽决定四人的去向,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他们听从陆泽的安排决定自己的去向,可陆泽安排的去向就一定会让他们飞黄腾达吗?不一定,以后真要是没发展起来,陆泽难保不会落下埋怨,这点陆泽并不想接招。

    其次陆泽就算替他们做了决定,也不一定能要到一份优越的合同,如果对方给的分成是二八开,那陆泽就算卖了面子也不可能替他们讨到一个五五分成的合同,新人值多少,公司就只会给多少,不然真给了陆泽面子,艺人没火还好说,要是火了,那得亏多少钱?你陆泽能把亏的那几千万甚至几个亿补给我吗?其次真要是给了一份好合同,公司其他新人怎么办?别人也卖面子呢?没法服众不是么?

    外人可能觉得娱乐圈是非常没有底线的,这话有些方面确实没说错,但实际上这个圈子也是格外讲规矩的,是等级森严的,尤其是现在这种你有背景有实力都不一定火,想要出名全靠钱砸的大环境下,真金白银才是真实的,你卖个面子就想让人亏钱?你看人鸟不鸟你。

    所以现在陆泽就算帮他们,也帮不了太多,只是让他们借着自己的光,得到一份资源好点,条款不是那么坑的合同,这就到头了,真想靠着陆泽的招牌鱼和熊掌都要?不可能的事。

    彭括见陆泽并未给出答案,也没有意外,毕竟他是四人中最后一个还未选择公司的学员,其他三人在苦恼这件事时,陆泽也没有给与他们什么帮助,想到这儿,彭括叹了口气,轻轻摇着头喝了口汤,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四位学员,鞠玉霖率先与国内老牌龙头娱乐公司天橙达成了合作,顺利成为旗下艺人,只等综艺播出后正式出道,吴纯则签约了二零二零年后才成立的新公司“米达”旗下,当她告知陆泽签约了这个公司时,还让陆泽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不过听她的解释,她去米达的意图与当初陆泽签约乾世嘉的理由相同,都是打着提前占位的心思期望能成为公司的元老。

    如今的国内娱乐业,经过多次的整改和变动后,十几年前六大娱乐公司瓜分天下的势头早已全面崩盘,仅仅几年的功夫,六大娱乐巨头和有陆泽站台,被业界成为小老七的乾世嘉,如今只存活下来了两家,聪明点的提前抽身养老,还想挣扎的则死的很惨,入狱的入狱,跑路的跑路,病死的病死,没一个有好下场。

    换做十几年前如果有人说这些巨头公司会在短短几年内房倒屋塌,估计没几人相信,可事实就是原本大家心中具有霸主地位的龙头在一条条条例和一件件污点事件中弄了个人仰马翻,现如今,又是一波新资本的降临,结束了老牌霸主的统治后,迎来的是新时代的百家争鸣,除了少数几个互联网公司注资的娱乐企业,实业和科技公司又一次站上了舞台,吴纯签约的米达就在此类。

    彭括就不谈了,还在犹豫中,让陆泽惊喜的是陈东昇,他是最早一个签约的学员,却并未签约刚才提及的以上公司,而是选择了一个让陆泽压根没想到的,国内真正的老牌大厂“八一制片”。

    细看陈东昇,虽然没有其他三位学员那样长的十分符合时代审美,身体又有些孱弱,但眉眼里却带着一股子英气劲儿,虽跟陆泽的面相不同,但对于老大哥厂的领导而言,陈东昇比起其他三位学员,明显更符合他们的审美。

    虽然现在老大哥厂的出片量不高,作为七套的御用影片提供方,作品的影响力和质量也不如从前,但进了八一,那跟签约娱乐公司是完全两个概念。

    或许娱乐公司赚的更多,资源更好,但只有在八一这种老大哥厂里出名的演员才能被称之为国脸,代表着华夏正剧演员的最高水平,相信用不了多久,全国人民就能在每年的献礼片和主旋律影视作品中见到他了。

    作为参演过八一制片出品电影的半个旗下演员,或者说是八一制片的编外人员,陆泽还是很高兴陈东昇能做出这种选择的,毕竟你不得不承认,国厂的演员收入确实很难与资本娱乐匹敌,可能几年后,人家都住小别墅了,你这边还在为小户型的首付挠头,但越是这样明显的收入差距,越能代表证明陈东昇的选择不夹杂着金钱的干扰,他是真的奔着成为优秀演员的道路去的。

    当然这不代表其余三人就是图钱的主儿,只是八一压根也没找他们而已。

    短短几日,几人就从独立的素人变成了背后有靠山的演员,照比几日前压根没有变化,只是在陆泽眼中,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成人礼,对于现代人而言,十八岁压根就不是成人与否的界限,参加了第一份工作后才是。

    酒足饭饱,出门饭店大门,宋归远的司机在门口等着,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陆泽打量着四位学生,整理头发带上帽子说道:“好了,回去吧,别送我到机场门口了,要不回来的时候该晚高峰了,你们要是想晚上出去玩的话,注意安全,彭括你起带头作用啊,早点回家。”

    分别是人生的必修课,可这些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显然还未从成年人的课堂中毕业,几番的不舍,希望能送陆泽能上飞机,作为跟陆泽相处时间最久的吴纯从结账时就开始偷偷抹眼泪,但并未像拍摄时那般总对陆泽撒娇,只是站在人群最后用袖子不停的擦眼睛。

    陆泽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迅速的为他们树立了一个温和的长辈形象,即便陆泽仅仅只比他们大了十几岁。

    没有拉着陆泽舍不得让他走,或者追着车跑的狗血情节,再三恳求送陆泽上飞机的愿望被陆泽坚定否决后,几人也没了再坚持的理由,只是不停的说着再见,送陆泽上商务车。

    时间在走,陆泽也同样以顺时针的方式离开,人与人的相逢就像钟表里的时针与分针,在某个时间段短暂的重叠,随后便是长时间的努力奔跑,期待下一次,兜兜转转的再相逢。

    对送自己去机场后,显然要独自面对长时间堵车的司机道谢,托运,安检,在贵宾休息室内为几个认出自己的粉丝签名合影后,再次踏上了飞机。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参加在都灵举办的《赎罪》首映礼,再拍一期伯爵新款腕表的宣传海报,然后就可以安心回国忙活电协竞选的事宜了,没有拍摄的工作会让这次旅行轻松很多,所以在飞新加坡中转的这列航班上,陆泽睡的十分香甜。

    不过前往意大利之前,他还是得回利物浦一趟,因为有个人显然不像自己那样快乐。

    ……

    “陆哥。”

    机场外,王梓萱在门口等着,娇小的身材被淹没在一群高个子后边,直到陆泽走出老远才被她发现,匆忙跑过来,接过陆泽的拉杆箱打开车门。

    这段时间王梓萱一直在跑陆泽的海外业务,至今也没回国,不过气色很好,应该不是很忙,由她驾驶,陆泽坐在副驾,两人在开车回公司的路上。

    车内有些安静,陆泽此时并没有什么困意,打开收音机听起了本地的复古摇滚电台,作为披头士的故乡,这里的电台总是不厌其烦的放着他们的歌,几十年来一直如此,不过披头士的歌也确实经典,即便听了很多遍,听到陆泽这个五音不是很全,歌声也没什么感情的人也可以唱出他们大部分的歌时,也没有听腻。

    现在播放的这首《Let it be》,陆泽跟着节奏用手指轻轻敲打着牛仔裤,目视前方问了一句:“米奇现在怎么样?”

    “他现在情绪不太好,我很久没去总部了,不过别人说他现在跟火药桶一样,一句话说的不中听了就发火。”

    “这样啊……”

    “嗯。”

    “我还以为别人跟他说话,他就发火呢。”

    “嗯?”

    话是玩笑话,陆泽比谁都明白米奇现在该有多火大,估计尿都跟豆油一个色儿了,不提米奇,两人聊起工作的话题,直到到达公司门口,王梓萱并未跟着一起,估计也怕撞见米奇,怕这逮谁咬谁的炸药包向自己开火,就匆匆开车离开了。

    门卫老吉尔在门口晒太阳,老家伙依然健硕,目光清澈且明亮,见陆泽来,笑着起身摘下他的绅士帽向陆泽问好,陆泽指了指楼上,他摇摇头,食指指了指嘴巴,摇了摇头,陆泽心领神会,点头上楼。

    二楼会议室没人,没见米奇,也不见那个总是在沙发总是在沙发躺尸玩手机的俄国大汉,关门转身去了总经理办公室,敲了敲门,没人回应。

    “嘿米奇,是我。”

    依旧没人回应,无奈陆泽只好拉了拉门把手,并未锁门,陆泽推开房门,房间昏暗,压根看不出是白天,窗帘拉的很严实,不过还好,陆泽并未闻到什么太难闻的气味。

    凭借记忆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阳光闯进房间,让陆泽把房间的模样尽收眼底,居然并不是很混乱,也没有摆满酒瓶,只有喝了半瓶的白兰地摆在桌上,沙发上躺着一人,左脚搭在右脚上,西装上衣盖住脑袋,始终没有反应,要不是看肚子还一鼓一瘪的,陆泽还以为这人凉了。

    “装死啊?”

    从冰箱里拿出瓶矿泉水拧开,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喝了一口,陆泽看着一动不动的米奇笑了一声,双脚搭在桌上躺了个舒服的姿势。

    “用不用帮你叫救护车?或者报警?警察先生,我这里发生了伤人案,伤者情况怎么样?他的心都快碎了……”

    “你他妈烦不烦?滚蛋,别惹老子生气。”

    米奇终于有了反应,掀开盖在头上的上衣扔到地上,翻了个身背对着陆泽,双手抱怀继续闭目养神。

    “你还需要多久才能不这么丧气?去接受芬妮注定要离开的事实?等到她走以后?还是现在做一个真正的父亲,堂堂正正的去跟芬妮告别?”

    “我当然要去送她!只是老子不服,伊丽莎白就是他妈脑子进水的傻X,我真怀疑她是不是跟那男人上床的时候被他一枪把脑子打坏了!刚离婚半个月就打算跟一个新的男人远走他乡,她脑子简直有问题,做决定比他妈火箭飞的都快!她压根没想过芬妮去一个新的环境会不会适应,她当她在演他吗的《爱在黎明破晓前》?还是《真爱至上》?她根本没有想过她有一个女儿还在上中学!”

    “停停停,我不想听你骂街,法官怎么说?”

    “法官说我有犯罪前科,还有暴力犯罪史,还说什么我的工作导致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抚养芬妮,最主要的是他让我去做一份精神鉴定,他他吗的以为我是个精神病!”

    其实这话米奇也说的有点心虚,确实,现在让他出示一份精神鉴定八成会鉴定出什么精神疾病,就冲他有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并且喜欢用暴力发泄就能看出来。

    陆泽听的一个头两个大,连忙摆了摆手,这件事确实是一个人一个想法,虽然米奇的前女友这么做事挺离谱的,但陆泽的关注点并不在米奇能不能得到抚养权上,而是芬妮自己的想法。

    “芬妮自己愿不愿意去?”

    “她说她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说她也想去试试荷兰的生活,但又舍不得现在的同学,和这么多年在利物浦的生活,小孩子总会有这种异国生活的幻想,但那是旅游,真正在那边生活会把一切的不适应都暴露出来的,到时候她后悔了怎么办?我觉得她如果想去荷兰看看,那就去住几个月,等到住腻了就回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她妈拉着去定居!”

    “可她现在去荷兰已经成定局了不是么?”

    米奇话被堵在嗓子眼里,他其实是很想跟陆泽分析一下芬妮去荷兰的利弊的,但陆泽的这一句话让他意识到,他的女儿要离开他已经是事实了,于是他恼羞成怒,重新躺在沙发上背对着陆泽,大声吼道:“滚滚滚!我就知道跟你说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陆泽明显芬妮在米奇心中的地位,他其实也对老友的事情很遗憾,但依旧无可奈何,便决定不再打扰米奇,只是临走前最后问了一句。

    “她们什么时候离开?”

    米奇什么话也没有说,再次变成了一具尸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7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