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臣服在同学胯下的麻麻(bl高h文)最新章节列表

   听了这话,KBS电视台的记者姜丙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哥都这么说了,小弟还能说什么?赔笑就完了。

    但负责此次报道的中央TV记者牟谦益却是一脸的不悦。    臣服在同学胯下的麻麻(bl高h文)最新章节列表  

    作为前段时间中央TV国际频道ZTM-NB直播特别节目的执行导演,牟谦益因为节目的成功获得提拔,不过因为不甘于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牟谦益主动申请成为记者兼制作人,开始承担中央TV部分重大外部活动的报道工作。

    这次接还志愿军烈士遗骸活动,上级经过几番深思熟虑,将此次任务交给了牟谦益,正是看中他在ZTM-NB直播特别节目中的优异表现,正因为如此牟谦益不但承担着报道的任务,更要在这种场合维护好本国的尊严和荣誉。

    所以面对乔治·金的话,牟谦益不可能无动于衷,于是肃然说道:“金先生,如果此时实在阿灵顿公墓,我却在哪里拍一部美艳的广告片,你觉得合适吗?”

    “那有什么不合适的?自由,我亲爱的牟先生,新闻是自由的新闻,您懂吗……”

    出乎牟谦益的意料,乔治·金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谈论起自由,最后甚至向姜丙申和牟谦益发出了邀请,希望他们能去美国看看,究竟什么是新闻自由。

    姜丙申不用说了,脸上洋溢着憧憬,作为一位南韩人对于美国那是无比向往的,即便是已经跻身于南韩上流社会的姜丙申也不能免俗。

    牟谦益说实话也很动心,倒不是说乔治·金承诺的绿卡和国籍打动了牟谦益,他只是单纯的先驱自由美丽间长长见识。

    毕竟他的老上司鞠涛就在自由美丽间生活了好几年,生活混乱暂且不提,思考问题的角度和对观众好恶的把握却是实打实的厉害,相比之下,国内其他文艺圈儿的人就显得思想呆板了许多,以至于制作出的节目很难获得新一代年轻人的青睐,这对一位媒体人而言不能不有所警示。

    既然有危机,那就要着手去解决,去学习,自由美丽间在这方面独领风骚,自然就有着他的独到之处,也就值得学习。

    然而就在牟谦益有些浮想联翩之际,乔治·金的话再次幽幽响起:“不过这种自由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新闻上的宽松,更重要的是在科技和技术上的无拘无束,就比如说民用客机这一块,当今世界除了美国还有谁?

    当然了,会有人说欧洲,的确他们的空客的确取得不俗的成绩,可事实却是在底层关键的材料,加工设备和制造工艺方面他们却离不开美国的技术。

    这倒不是说欧洲人没有创新的精神,毕竟挚友和皿煮这两个条件他们是具备的,但他们的程度与美国相比还差了些许的层次,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在底层的技术上欧洲就不如美国……”

    说着,乔治·金顿了一下,看着北风萧萧的机场继续说道:“这个逻辑在亚洲地区同样适用,日本和南韩因为在皿煮和挚友方面做得更好,所以他们的科技发展水平个经济发展水平也就更好,相比之下某国就有些不尽如人意了,因此在发展水平上照比日韩要差了不少,东南亚那些伪皿煮国家就更不用说了,就是一群失败国家,谈不上发展水平……”

    话音未落,乔治·金便看向了牟谦益,有些语重心长:“所以新闻上的只有只是一方面,最关键的还是整体上的皿煮和挚友,这才是问题的本质,为什么美国有波音这样的超级大公司,为什么美国有波音747,波音737这样畅销的大飞机?

    那就是因为美国的皿煮和挚友最充分,做的最好。

    为什么日、韩就做不出来?

    还不是日、韩国内财阀和家族势力根深蒂固,在某种程度上破坏了皿煮和挚友,导致他们的发展上限受到了限制,一旦他们能够突破这层桎梏,将来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

    同理,某国也是一样,之所以这些年经济发展如此迅速,还不是在皿煮和挚友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可为什么又觉得还是不如人呢?还不是皿煮和挚友发展的不充分?

    所以,牟先生,我很理解你出于民族主义的所谓‘爱国’情绪,抨击我刚才说的话,但我想说的却是,一个眼里只有民族主义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只有认真理解皿煮和挚友,并认真的推进下去,某国才有希望。

    基于此,坐不坐波音的飞机又如何?那场战争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难道我们现在还要为当年那些简单粗暴的个人决策去买单吗?不,我亲爱的牟先生,您应该放开胸怀往前看,而不是活在无聊的历史当中,哪里没有真理,唯有皿煮和挚友才是解决所有的永恒……”

    一番话,乔治·金说的是头头是道,就跟一位知心的邻家大叔一样,用最温情的态度包容世间一切的罪恶一样,简直把普世价值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一旁的姜丙申感动坏了,觉得今天这趟机场之行没有白来,简直是找到了人类之光,奋斗的方向,更加坚定了前往美国定居的心思。

    牟歉益说实话也有所松动,要知道近几年国内对未来的发展是有讨论的,具体怎么走内部的争论并不小,在此情况下也有不少人提出挚友皿煮这个药方,加上不少公共知识分子的渲染,在社会上还是很有市场的。

    牟歉益说不被影响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乔治·金说的某些事也是事实,为什么欧美能做出大飞机,日韩做不出来?为什么日韩的科技水平就比国内的高?是人不行还是体制的问题?

    喜欢思考的牟歉益脑袋急速转动,在想着某些平日里不敢想的禁忌话题。

    眼见牟歉益开始皱眉沉思,乔治·金脸色愈发温和,便在这时天边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旋即一架双发飞机遥遥的出现在天际,乔治·金不忘提醒一句牟歉益:“你们的飞机来了,看模样好像是波音737,虽然遗憾不是波音747,但也无所谓,毕竟737的销量更大,技术更成熟!”

    闻言,牟歉益怔了一下,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耳机中就传来在京城坐镇的鞠涛的话音:“直播马上开始,准备好了吗?”

    牟歉益脑子有些混乱,可还是连忙答道:“准备好了!”

    “那就好,不过先别着急,距离飞机落地还有几分钟,有些细节做了些调整,你先看看最新的讲稿,赶快熟悉下!”

    还没等鞠涛把话说完,助理已经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过来,已经从邮件里下载的文件此时占满整个屏幕,牟歉益只看了一眼,整个人就愣在哪里,心中狂颤,国产……大飞机……

    与此同时,已经临近机场的那架双发飞机也终于选露出阵容,不同于波音737那般的半圆形发动机舱;也不似空客A320那般的短粗呆萌,而是在外形上更加趋于流线型的,细长却不失粗壮的,更符合审美的全新机型。

    只看了一眼,刚才还如人生导师似的乔治·金立刻睁大了眼睛:“这不是波音的飞机,这绝不是波音的飞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6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