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小柔性欢日记第二部分*大船吃肉

   气氛沉闷,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那些青鸾灵族的大人物,神色阴沉如水。

    “是我大意了……”    小柔性欢日记第二部分*大船吃肉    

    许久,风云烈轻语开口,打破了这死寂般的气氛。

    白衣老者连忙道:“少主,此事怎能怪您,之前可谁都没想到,这次的对手会如此棘手。”

    风云烈微微摇头,道:“错了就是错了,星崖长老的死,罪责在我。”

    说着,他目光看向风山湖,道:“可看出对方的来历?”

    风山湖沉声道:“之前,星崖长老曾怀疑,那家伙是个隐瞒修为的老怪物……”

    他把战斗细节一一说出,不敢有任何隐瞒。

    风云烈皱眉道:“飞光法则?各位可曾听说过这等大道法则力量?”

    众人皆摇头。

    “一种在速度上,竟能压制星崖长老一头的大道法则,最少也是一方星界的至强大道,可在以往岁月中,我们竟不曾听说过……”

    风云烈眸光闪动,“这无疑很反常,而星崖长老曾怀疑,对方隐瞒了修为,这就更反常了。”

    “莫非,他害怕被我们识破身份?”

    有人低语。

    风云烈眸光深沉,道:“在这乌鸦岭,谁又会处心积虑地害怕被我们识破身份?”

    白衣老者似意识到什么,唇中轻吐三个字:“言道临!”

    “的确有这种可能,毕竟,这乌鸦岭位于天祈星界,而九天阁则是此界的主宰!”

    风云烈眸子中寒芒汹涌,“除此,言道临当初曾言,不掺合到此次的行动,这本就显得很蹊跷,现在看来,这老东西很可能包藏祸心!”

    有人忍不住道:“少主,若是言道临出手,应该不会和我们撕破脸,毕竟,真正的机缘还未真正出世,他这时候暴露,殊为不智。”

    风云烈点了点头,道:“也有这种可能,但我敢断定,这次的对手哪怕不是言道临,也必然和言道临存在某种关系,别忘了,之前那些年,这乌鸦岭一直掌控在九天阁手中。”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都难看许多。

    “山湖长老,你可记清楚对手的容貌?”

    风云烈问道。

    风山湖语气坚定道:“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

    “好,这笔账先记住,我们先去乌巢遗迹,若我推断不错,那个对手定然也会前往。”

    风云烈说到这,眸子中杀机暴涌,“到那时,我自会跟他好好算一下这笔账!”

    相比复仇,他更在意此次所探寻的一桩机缘!

    而按他推断,这一桩机缘就将横空出世。

    ……

    时间点滴流逝。

    一天过去。

    黑色大山之巅。

    轰!

    一枚道印横空,流淌仙光,仅仅弥漫出的气息,便压塌虚空。

    而在道印底部,南岳两个蝇头小字灿然发光,神圣慑人。

    苏奕心念一动。

    嗖的一声,此宝化作一道流光,落入他的袖口中消失不见。

    “以我如今的道行,竟仅仅只能动用此宝的一半威能,并且,每一次动用,仅仅只能支撑半刻钟左

    右……”

    苏奕很吃惊。

    须知,这枚南岳印破损严重,可即便如此,苏奕竭尽全力,也仅仅才只能发挥其一半的威能。

    这就太恐怖了。

    “也不是那老家伙是从哪里获得这一枚道印。”

    苏奕想起了那个曾操纵血色乌鸦偷袭自己的兽袍老者。

    对方当时若是没有选择逃遁,而是不顾一切拼命,凭借这枚道印的力量,倒的确很可能杀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这件宝物倒是便宜了我。”

    苏奕笑起来。

    他敢肯定,这南岳印是一件羽化之路上的宝物!远超界王级宝物,称得上无价之宝。

    旋即,苏奕想起一件事,都已经过去一天时间,青鸾灵族的家伙竟然没有前来复仇!

    难道对方怕了?

    应该不会。

    青鸾灵族的强者,向来是有仇必报,断不会隐忍和退让。

    这在星空深处,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而现在,对方却忍住了这口气,没有立刻复仇,这只有一种可能——

    他们必然有着比复仇更重要的事情!

    “是为了那一桩和列仙有关的机缘吗……如此说的话,这一桩机缘极可能最近就将问世了。”

    苏奕暗道。

    正自思忖,忽地一阵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

    苏奕扭头,就见不远处那一座池塘中,仙雾涌动,光霞翻滚,生根在其中的那一株羽化神药枝叶摇晃,已到了成熟之时。

    苏奕起身走上前。

    这株羽化神药极为神异,茎干呈青碧色,如玉石般剔透晶莹,叶子则成潋滟的紫色,共有七片,有婴儿巴掌大小,蕴生着天然的道纹。

    它在舒展枝叶,池塘内的仙雾都被汲取一空,化作这株羽化神药的一部分。

    最终,在苏奕注视下,这株羽化神药竟是如若活了过来般,嗖地一下腾空而起,竟是要掠走!

    苏奕抬手一翻。

    一张玄禁法则交织的大网,就将这株神药一股脑兜住。

    随即,苏奕神识掠出,静心反应。

    半响后,他眉梢浮现一抹异色。

    这株羽化神药,大概有两种妙用,一是淬炼和巩固道基,二是提升修道者对大道力量的参悟和掌控!

    并且,是针对羽化境的强者!

    “等证道归一境后,就摘一些叶子炼化,试一试此药的妙用。”

    苏奕思忖时,已收起这株羽化神药。

    而后,他没有再耽搁,径自朝前掠去。

    ……

    乌巢遗迹。

    位于乌鸦岭最深处,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山谷,大地像凹陷下去,形似巢穴。

    一阵阵璀璨的仙光冲霄,神辉蒸腾,瑰丽的光雨,如瀑似的在天地间流转。

    这一幕太惊人,将附近山河照得绚烂如昼,一派神圣气象。

    那天穹上覆盖的黑色云层,都被仙光冲散,浩浩荡荡的血色雷霆长河,则在此地化作一个足有千丈范围的漩涡。

    漩涡下方,便是乌巢遗迹!

    “那雷霆长河中的逝灵,在生前皆是天鸦山的修仙者,它们如今汇聚在雷霆长河中,等候于此,明显是在等那一桩机缘问世。”

    乌巢

    遗迹外围地带,风云烈负手于背,望着天穹上那一道血色漩涡,脸色罕见地有些凝重。

    逝灵。

    在末法时代陨落的修仙者所化。

    这些逝灵极为诡异可怕,充斥诅咒之力,别说一般的界王,就是洞宇境存在被那些逝灵困住,也凶多吉少!

    在前来乌鸦岭闯荡的途中,风云烈他们曾遇到过不止一批逝灵,有成群结队的血乌鸦、三五成群出没的血妖等等。

    “还好,我们此次准备充足,携带着灭杀灵体的‘灭厄神枪’,倒也无惧那些逝灵。”

    风云烈说话时,目光看向乌巢遗迹中央地带。

    那里的大地龟裂,出现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那冲霄而起的仙光,就是从沟壑深处涌现。

    那地方太过璀璨绚烂,光霞蒸腾,交织着慑人的仙道符文。

    风云烈的眼眸变得灼热起来,道:“我有预感,天鸦山开派祖师所留的传承玉牒,必然就在其中!”

    这时候,旁边的白衣老者忽地提醒,道:“少主,星河神教的人来了。”

    远处虚空中,一群气息恐怖的身影掠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着羽衣,背负一口巨型战剑的中年男子。

    他须发如戟,眸似日月,一呼一吸之间,直似风雷激荡。

    雨化生!

    星河神教太上长老,洞宇境后期存在。

    一位早在很久以前,就隐世不出的老古董。

    而今,他带着一众星河神教的界王,驾临此地。

    “青鸾灵族的道友,刀剑无眼,待会争夺机缘时,咱们各凭本事!”

    远远地,雨化生开口,声如雷霆,响彻四野。

    “好啊。”

    风云烈悠然笑起来,睥睨自若。

    他都懒得多说什么。

    机缘之争,根本无须客气,胜王败寇,古今如此。

    很快,雨化生带着身边众人,来到乌巢遗迹另一侧。

    没多久,又一群修道者前来。

    那是古族禹氏的一众界王境存在。

    作为星空八大界王世家之一,古族禹氏的底蕴或许不如青鸾灵族,但若论势力,却也不逞多让。

    此次古族禹氏出动的强者中,为首的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儒袍男子,手执羽扇,儒雅风流。

    当看到此人,无论是青鸾灵族的强者,还是星河神教的强者,皆皱了皱眉。

    禹青安!

    三万年来,古族禹氏最耀眼的一位洞宇境界王!

    他辈分或许谈不上高,但他的战绩,则可以用煊赫二字形容,让一些同境人物都忌惮三分。

    “雨前辈所言极是,刀剑无眼,各凭本事。”

    禹青安郎笑开口。

    雨化生面无表情道:“我可不敢当你禹青安的前辈,如今的星空各界,谁不知道在你们禹氏一族中,就属你禹青安风头最盛?”

    禹青安笑了笑,又朝风云烈打了声招呼。

    风云烈微微颔首,没有说什么。

    而在古族禹氏的强者抵达没多久,那巨大的沟壑深处,忽地产生剧烈的轰鸣。

    如若神魔嘶吼,震天动地。

    而后,在一众目光注视下,一座笼罩在滚滚仙光中的古老殿宇,缓缓从那巨大沟壑中出现。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65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