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捡到老师的粉色遥控器(体内灌满(h))最新章节列表

    术士只要一想到有那么一个人来跟自己抢饭碗,心中怎么想就怎么不爽,垂眸之际,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恨意。

    南苑帝为人极其迷信这些东西,他可不信什么国师能算过去与未来,都是些小把戏罢了,在他眼中,慕朝烟也是抓住了南苑帝这一点,才使得南苑帝这么看重她。

    既然有人抢饭碗了,那自然就不要怪他也狠心了!    捡到老师的粉色遥控器(体内灌满(h))最新章节列表        

    术士面色带笑接过了南苑帝递过来的方子,仔细看了一遍后,心中却是起了疑惑之心。

    这上面的药材都是大补之物,人吃了的确于身体特别好,有强健体魄的效果。

    可是吃多了自然也会出现精力太过于旺盛的现象,通常医馆的人都会把这种方子,用来给那些房中事不济的男人。

    可南苑帝……

    南苑帝后宫佳丽许多,但南苑帝却是一月去不了后宫几次,甚至见他这个术士的时间,都比见他自己的女人的时间还要长。

    自然南苑帝是用不上这东西的,可南苑帝要他炼制这个药丸做什么……

    术士皱了皱眉,南苑帝见他皱眉后,顿时提起了心,焦急问道:“可是有方子有什么需要改进之处?”

    “这方子上面的药材,都是极好的药品,若是用这些药材炼制药丸,吃了后也是于身体极好,只是……”

    术士明白这方子一定是慕朝烟给南苑帝的,而南苑帝不直接找慕朝烟炼制药丸,也一定是有什么事。

    南苑帝这人向来疑神疑鬼,在他看来,即便是南苑帝再怎么看重慕朝烟,心底里也一定有条线在防着慕朝烟,自然这也是南苑帝来找他的理由了。

    “只是什么?”

    南苑帝一听术士的语气,顿时被他所说的事情吸引,见着术士的面色,南苑帝面上也带了几分凝重意味。

    闻言南苑帝的问话,术士垂眸转了转眼珠子,随后跪了下来,故作惶恐的样子:“这方子……这方子怕是炼制不出来什么好东西……”

    “放肆!你可知这是谁给本帝的方子?你可知污蔑人在本帝这里是死罪!”南苑帝听闻术士说的话,立马开口否决,并且还严声呵斥着。

    慕朝烟给他的方子怎么可能会错,若是慕朝烟一开始没有心思要给他方子,依照他的脾性,一定是不给就是不想给,哪里还会写什么方子。

    术士见南苑帝如此说话,便知道了慕朝烟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心里嫉妒的不行,面上却还要做出恐慌的模样。

    “这方子中所写的药材的确都是大补之物,可若是合在一起炼制,成丸后服下吸收不了,只怕是会起到反作用,再者这里头还有几味药材届时作用相似的,这几味药材根本没有什么用处,若是贸然服下,一定会有副作用!”

    术士边说边观察着南苑帝的面色,一狠心咬牙说出了这一番话。

    不管如何,他一定要让南苑帝对慕朝烟起疑心,只有这样,南苑帝才会重新重用他。

    南苑帝却是谁的话都不想信了,这术士是他前些年带进宫中的,而他与慕朝烟对比,自然是慕朝烟更胜一筹。

    可此次听着术士铿锵有力的声音,南苑帝心中当真是起了那么一丝丝怀疑之心。

    身旁的太监见南苑帝犹豫不决,正欲要上前提醒着什么,就见那术士又开口了,

    “若是陛下您不信,您大可以唤来给您方子之人与我对质,我幼年入师门,距今已有小二十来年,若是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说出去也是丢人的事一桩!”术士坚定道。

    看术士一脸坚持要与人对质的模样,南苑帝心中也是起了这个心思。

    谁的话都不可信,唯有对质时的话,能听上几句。

    想到这里,南苑帝便转身看向太监,正想开口,只见太监面色不太好看上前几步,而后小声道:“陛下您是忘了这方子何处开的吗?”

    何处来的?自然是慕朝烟那处。

    南苑帝心下奇怪,这太监为什么这么一问,再一看太监还在使着眼色,南苑帝随即便想到了这方子是自己命人偷来的。

    当日慕朝烟的确写了一方子,他给太医们看后又确认无误后这才命人特别临摹了一份。

    后来得知慕朝烟又在吃一种药丸,他这才一招两用,再次用同一个方法得来了方子。

    如此一来,他根本不能叫慕朝烟来和术士当面对质,药丸若是一直炼制不出来,那么药丸的作用与副作用也就会一直不知道。

    南苑帝当即犹豫了起来,静静的站在一旁呆了会后,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不管这方子如何,你也一定要按着方子给本质炼制,若是炼制不了小心本帝要了你的性命!若是炼制的好,你想要的赏赐本帝都会满足你。”

    南苑帝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让术士先把药丸炼制出来再说。

    不管药丸好不好,总归是慕朝烟自己都在吃的。

    总不可能慕朝烟自己想害自己,吃有副作用的药丸吧。

    想到这里,南苑帝也是宽心了许多,挥了挥手便让术士赶紧去炼制药丸了。

    而术士老子的南苑帝越走越远的背影,黑眸当中慢慢都是嫉妒之情。

    他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可南苑帝却依旧还让他来炼制药丸,这无非就是根本没有信他说的。

    若是信了,又怎么会让他继续炼制。

    术士眼底的嫉妒和恨意越来越强烈,这次他在南苑帝面前说的话,都在间接表明自己对慕朝烟的态度。

    南苑帝也不是傻子,只要回去稍加细想,一定会猜测出来自己在针对慕朝烟。

    再一对比今日南苑帝言语中透露着对慕朝烟的维护,他今日又说了那么多于慕朝烟不利的话,届时只怕他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术士心中越想越不平衡,明明最先随南苑帝入宫的是他,南苑帝以前吃的所有药丸都是经过他手。

    可如今南苑帝却要将这等好差事给另外一人,他当真是怎么想怎么不平衡。

    术士看着太监抄下来的药材方子,嘴角渐渐扯开一抹笑意。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64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