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小白兔的恋爱史(忍着尿意做h)最新章节列表

   君临陌脸色一沉,巫族的人,幻妃的手下。

    当初先太子下落不明,陛下继位,不但没有对太子母族的巫族赶尽杀绝,反而重用巫族。

    而幻妃,就是巫族女子。  小白兔的恋爱史(忍着尿意做h)最新章节列表      

    不过,陛下显然比先帝要聪明,并没有和巫族女子生下孩子。

    凤卿深吸了口气,这个时候……还真是不巧。

    “他们是巫族的人。”君临陌小声开口,警惕地看着开门出来查看情况的轩辕修。“带我师父走。”

    “这个女人……是陛下要的人。”可那黑袍人,目标居然是凤卿。

    “君宸玄……是你的主人?”凤卿警惕地看着那人。

    如若真的是君宸玄,那半鲛人的交易……背后之人居然是当今皇帝?

    深吸了口气,凤卿撑着床榻站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君宸玄到底想做什么?

    “姑娘,跟我们走一趟吧。”黑袍人扬了扬嘴角。

    “凭你们?既然是君宸玄让你来的,就应该清楚……”君宸玄很清楚他们不是凤卿的对手。

    “可姑娘的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能力被压制。”黑袍人嘴角始终带着笑意。

    “你们今日是算计好的……”凤卿撑着身体走到门外,深意地看了君临陌一眼。“我可以跟你们走,不许动我的人,否则……”

    凤卿在威胁。

    如若不是因为君景轩,巫族的人她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姑娘,请。”

    “师父……”君临陌不想让凤卿跟他们走。

    他不知道父皇为什么要见师父。

    “君临陌,你的试炼还没有结束,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凤卿再次提醒。

    君宸玄在位时间太长,他用什么方式提升内息做到容颜不衰,凤卿心里多少知道了。

    君临陌点头,只要自己带着天珠尽快离开,凤卿的体力应该就能慢慢恢复。

    “他们……”轩辕修紧张的看着凤卿,这些人带来的人太强,而且四周全是黑狼。

    “找个安全的地方等我,我能找到你。”凤卿看了轩辕修一眼,径直离开。

    “好……”轩辕修点头。

    “他们是什么人?”凤卿跟着黑袍人离开,轩辕修紧张地问了一句。

    凤卿会不会有危险。

    “当今陛下的人。”君临陌眼眸深沉了一下。“师父不会有事。”

    他们,应该还不敢对凤卿下手。

    巫族若是要对凤卿下手,也不会这么费尽心机把人带走。

    “当今陛下……”轩辕修深吸了口气。

    这个黑袍人就是带走半鲛人尸体的人,难道……凤卿所说的黑市,和当今陛下有关系?

    如若真的是这样……以他的微薄之力又怎么能撼动得了整个凤鸾。

    那小水……

    他答应要帮小水救出所有半鲛人。

    现在看来,自己真的是狂妄又自大。

    没有出鲛人村之前,他以为自己已经很强,人族都是弱鸡。

    可出了鲛人族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人族的强者……不是他能对抗的。

    就说这个穿着黑袍的男人,他的内息强大得可怕。

    他根本不是对手。

    “当今皇帝……居然要用半鲛人的血来续命,真是讽刺。”轩辕修声音冷凝。

    这些权贵之人,把他们鲛人族,半鲛人根本不当人看。

    人族到底可以对其他种族的人有多残忍。

    “小心祸从口出。”君临陌蹙眉提醒了一声。

    “呵……”轩辕修用力握紧手指。

    那种无力感萦绕全身。

    如若鲛人族手握天下大权……

    深吸了口气,轩辕修震惊自己的想法。

    摇了摇头,轩辕修转身回房间。

    方才一出事,他就将小水藏了起来,还好那些人没有发现小水。

    但居然是冲着凤卿来的……

    凤卿为了他们不受牵连才答应跟着离开的。

    君临陌在夜色中停驻了片刻,快步离开客栈。

    他不放心师父,更不放心花花。

    花花和师父是同一个人,她们两人谁都不能出事。

    重华费尽心机要除掉花花,花花又将天珠给了他,他必须尽快回去。

    师父……

    咬了咬唇角,父皇应该不会对师父下手。

    ……

    凤鸾,皇宫。

    凤卿跟着那黑袍人进了皇宫。

    能感受到君临陌离凤鸾皇城越来越远,她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

    还算识大体。

    “这似乎不是陛下的寝宫吧?”凤卿冷眸问了一句。

    这些巫族人把她当傻子?

    “要见您的,是我们娘娘。”黑袍人恭敬开口。

    凤卿眯了眯眼睛,他们娘娘?

    如今最受宠的幻妃?

    巫族之人,听说是先皇后妹妹的女儿,也就是君景轩姨母所生的妹妹。

    幻妃寝宫。

    竹林深处,如梦如幻。

    凤卿倒是挺欣赏这幻妃的审美……云里雾里的感觉,大半夜的如同进了阴曹地府。

    揉了揉鼻尖,凤卿眯着眼睛。

    这薄雾里有毒啊……

    眼眸沉了一下,凤卿走进内殿。

    “娘娘大半夜的,这是唱的什么戏?”

    幻妃躺在榻上,一身薄纱衬托的身材诱人的魅惑。

    倒是那皙白如玉的皮肤,透着莹润的光泽。

    凤卿冷笑。“娘娘不会是专门叫我来欣赏你的美?”

    幻妃撑着身体坐了起来,赤足走到凤卿身前。“你可知,本宫为何能得陛下宠幸不衰?”

    凤卿有些无语,她不想知道……

    “因为本宫能保持身姿与这皮肤……”幻妃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肌肤。

    凤卿蹙眉,不知她是什么意思。

    “时光飞逝,没有人能做到青春不老,毕竟花无百日红……”幻妃叹了口气,看着凤卿。“但我不知道……姑娘是怎么做到青春永驻的?”

    “你又是怎么做到的?”凤卿压低声音看着幻妃。

    “这皮肤和床中之术啊……都是靠一样宝物来维持的,本宫喜欢喝鱼汤,这能保证容颜不逝。可惜啊……只要停了本宫爱吃的鱼汤,这皮肤就会慢慢恢复以往的暗淡。”

    幻妃叹了口气,像是在羡慕凤卿。

    可凤卿能看出她眼神中的狠厉和杀意。

    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做到容颜不衰?

    “鱼汤好喝,可惜……阴气太重,可别伤了身子,得不偿失。”凤卿的手指慢慢握紧。

    幻妃说的鱼汤,就是用半鲛人的尸体熬煮的汤。

    而她说的宝物,应该就是半鲛人的鲛珠。

    这个女人……可真是残忍至极。

    这件事,又和君宸玄有没有关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64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