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想和你上的暗示|把她摆成屈辱的姿势h

    仙帝早已料到佛门为了再开轮回,必会不遗余力,想不到除却未来佛之外,大金刚王佛又自出了佛国,前来寻他。仙阙之中蓦地飞起一条玄冥长河冲天而起,其上托举一颗玄冥宝珠,正是玄冥道人炼化了玄冥真水本源,匆匆赶来,一见大金刚王佛,面上露出警惕之色。

    仙帝笑道:“朕何德何能,得佛祖看中,亲来论法?该当是朕步上佛祖佛国之中拜会也!”那佛祖低眉微笑,不言不动,唯有佛光湛然,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堵在仙阙门口。

    仙帝对玄冥道人使个眼色,笑道:“佛祖既要论道,玄冥道友近来恰好得了玄冥真水大道本源,正可一试!”玄冥道人对那金刚王佛忌惮之极,也只好硬着头皮道:“贫道新近炼化了玄冥真水大道,还请佛祖指教!”    想和你上的暗示|把她摆成屈辱的姿势h    

    不等大金刚王佛答应,足下一条玄冥真水长河演化无穷,自四面八方往那佛祖扑去,同时又有一颗玄冥宝珠闪动寒光,玄冥大道发动,那佛祖自金顶螺发而至莲台,同时发出冰凌结冻之声,似乎连佛光都要被冻结起来!

    仙帝呵呵一笑,暗用元神分身法,昊天镜镜光之中飞出两道光华,闪的一闪不见。那佛陀受了玄冥神光冰封,面上依旧笑盈盈的,全不还手。

    玄冥道人施展了玄冥大道之功,再不敢趁机进袭,而是庄容稽首,喝道:“请佛祖演法!”大金刚王佛口不动、身不摇,任由玄冥大道将自家冰封起来。这冰封之意并非普通神通,而是玄冥大道本源发力,扭转一切道力,甚么仙佛魔法力遇上,皆要被同化为玄冥大道之力!

    玄冥道人一招得手,面上殊无欢喜之色,而是望了仙帝一眼。仙帝笑道:“玄冥道友不必忧虑,大金刚王佛佛法通天,佛门最最讲忍辱精进,绝不会怪罪于你的!”

    玄冥道人心思未定,忽听冰封之中的大金刚王佛开口说道:“不错!玄冥道友的大道之力越发精深了,老僧佩服!”佛光闪动之间,身外所裹玄冰竟是那般突兀之极的消失一空,露出那王佛金身。

    玄冥道人大惊失色,熔炼了玄冥真水大道本源之后,其大道之力一跃成为合道之中的中驷,这一手神通看似简单,却是倾注了八成法力,竟被金刚王佛如此轻易化解,这老僧的神通到底精深到了何等地步?

    仙帝目中神光闪动,笑道:“朕本欲观摩再开轮回大典,既然王佛这般好兴致,便与王佛坐而论道一番罢!”那大金刚王佛一双佛眼瞧了仙帝一眼,目中略有惊奇之色,说道:“原来陛下修炼了这等玄妙神通!却是老僧有眼无珠了!”

    仙帝心知其瞧破了自己一气化三清的神通,暗中分化元神的手段,笑道:“此法乃是朕无意中得来,并非全本,佛祖若有兴趣,不如与朕探讨一番如何?”

    一气化三清神通乃是上一量劫一位无名道祖所创,乃是最为玄妙之神通,仙帝也只是凭借底蕴与想象,将之强行补全修炼,亦想瞧瞧大金刚王佛会有如何创见。

    大金刚王佛亦对一气化三清神通十分在意,但想了想说道:“那倒不必,老僧只与仙帝谈论佛法与仙道,不涉神通,毕竟我佛家不重神通,首重心性。”

    仙帝暗骂一声,只得陪笑道:“如此也好!”又对玄冥道人说道:“朕与王佛论道,道友可自便!”玄冥道人压住惊惧之意,正要离去,那王佛笑道:“老僧对玄冥大道亦极钦佩,玄冥道友不妨留下!”

    玄冥道人望了望仙帝,满口俱是苦意,只好应道:“是!”仙帝暗叹一声,索性席地而坐,与王佛开将佛法道论。

    地星界中,万鬼魔碑演化十八重冥狱,又有诸鬼判阴差、佛门修士入驻。那魔碑本就自成一界,演化洞天,每一层冥狱皆是广大无伦,只是唯有几尊阴差鬼判驻守,显得空荡荡、阴森森的。

    演化轮回大典已然近毕,凌冲喝道:“请黄泉真水本源归位!”将手一扬,一条浑浊大河现出,内蕴无穷土黄之气,正是先天黄泉真水大道本源。

    那真水宛如长龙,咆哮连天,桀骜不驯,在凌冲手中挣扎不休,只欲破空飞去。凌冲喝道:“你虽无知无识,却是大道天则所化,今日归于地府轮回,亦有无穷功德,还挣扎怎的!”

    伸手一抛,那黄泉真水大道本源立刻一头扎入十八层冥狱之中,自第一层冥狱起始,直至第十八层冥狱,一气贯穿!有了黄泉真水运转,十八层冥狱之中登时风生水起,有了滚滚生机!

    凌冲费尽心思夺来黄泉真水大道本源,便是为了使冥狱风水轮转,生生不息,此时又自喝道:“请方兄接引亡灵,开启轮回!”方有德并未深入冥狱,而是不知从何处牵引了一具亡灵魂魄而来。

    那魂魄显是新死未久,兀自浑浑噩噩。方有德将那魂魄往冥狱之中狠狠一推,喝道:“去罢!”那魂魄立时坠入冥狱之中,接着轮回之力发动,一层层神光闪动不休。

    方有德立刻飞身下了冥狱,直入地府,未过多久,已是怀抱了一个小小婴儿上来,笑道:“这厮生前倒是有几分阴德,居然投生成人,倒是造化!”

    凌冲笑道:“轮回再开,此是第一位投生之辈,又生就人身,本有极大造化,机缘天定,依我看不如方兄索性收他为徒如何?”方有德愣了愣,道:“也好!”瞧着那婴儿笑脸,也有几分喜欢,说道:“既然如此,你便随我姓方,就叫方缘罢!”那婴儿不知听懂与否,只是咧开小嘴,嘎嘎而笑,伸出小手去抓方有德胡须。

    方有德哈哈大笑,显是对这小东西也十分欢喜。此时长夜已尽,朝阳微露,红霞喷薄,正是破晓时分,自夜半而开轮回,至拂晓而生出第一位生灵,大道有感,若有前知。

    凌冲心头悸动,喝道:“礼成!”至此新的六道轮回终于开辟,自能接引亡灵魂魄前来轮回转世。不过万鬼魔碑毕竟比不上轮回盘,这道轮回尚有许多疏漏之处,比如并无十殿阎罗坐镇,又无生死簿这等至宝镇压,凡是查阅鬼魂生前功过罪果,还要靠轮回盘中地府传回消息,而且万鬼魔碑所笼罩之地也不大,总共只有天星界、地星界,以及太清星与两座魔国星域而已。

    这也是凌冲与未来佛计定之事,毕竟非是为了与轮回盘争抢魂魄,而是要替轮回盘分担压力,初时笼盖这四处地方,也不至于人力物力捉襟见肘。

    轮回既成,天地有感,凌冲抬眼望去,地星界之外已有无边玄黄之气汇聚!那玄黄之气乃功德之力演化,蕴含无边玄妙,不在太极大道之下。

    凌冲与未来佛辛苦开辟轮回,所图大半也是为此!那玄黄之气越见粘稠,几乎凝成实质,似乎其中正有甚么宝物孕育。正在域外厮杀的三头魔祖见了,立刻嘶吼起来!

    阿罗什老魔喝道:“此是先天玄黄之气,定要夺取过来!”立刻就要舍了对手扑奔玄黄之气。尹济老祖怒道:“尔等拿我等当甚么人!说来便来,说走便走么!”诸雷法印祭起,演化一座无边雷海,竟将三头魔祖一起罩了进去。

    阿罗什惊怒交加,叫道:“尹济,莫要自误!”尹济老祖冷笑道:“这玄黄之气该当是与未来佛的,尔等抢甚么!”空桑佛笑道:“不错!几位道友还是留下来罢!”空桑仙府发动,将三头魔祖的神通胡乱挪移,不令其接近玄黄之气。

    这边六位老祖为了玄黄之气厮杀,太初也瞧见那玄黄之气翻滚,大笑道:“造化!原来还有这等好物!”先天一炁鼎狠狠一震,将镇魔塔荡开,合道元神则张开大手,往玄黄之气抓去!

    眼见太初大手就要抓住玄黄之气,未来佛竟是一点不急,镇魔塔一震之间,发出道道佛光,趁太初分心,先将先天一炁鼎狠狠镇压起来。先天一炁死死抵抗,却吃镇魔塔一寸一寸压落。

    太初已然顾不上镇魔塔与先天鼎,大手一落,正狠狠握在玄黄之气上!太初欣喜之极,只欲大吼一声,忽然咦了一声,原来那大手竟是抓了个空,玄黄之气分明在前,却丝毫不受力,仿佛只是虚幻一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56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