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将军绕了我好疼_皇后娇呻浪吟

   谭越没搭理魏宇,想了一下,向魏宇问道:“这首歌,是给谁做专辑来着?章光还是马隆?”

    谭越心里有个大致印象,之前魏宇跟他说过,有个歌手打算发专辑,希望自己能给他写一首主打歌,当时谭越忙着筹备新媒体部门的事情,都没听清楚。

    魏宇又翻了一个白眼,今天翻得有些多了,差点抽抽,无奈道:“马隆。”    将军绕了我好疼_皇后娇呻浪吟    

    谭越点了点头。

    作为公司高管,对公司里每一名有实力的艺人,谭越都是了解的,包括他刚才说的章光和马隆,这两人都是璀璨娱乐公司的中坚。

    谭越心中思索,脑海里渐渐浮现出马隆相关的信息。

    马隆,三十七岁,歌手,擅长校园民谣…….

    谭越抿了抿唇,脑海里,许多优秀的校园民谣作品流转而过,谭越仿佛上帝旁观,在挑选最合适的一首。

    谭越对马隆有些了解,他痴迷于音乐,夸张一些的说,有些赤子之心。甚至为了音乐,放弃了很多东西,包括爱情。

    具体怎么放弃爱情的一个狗血故事,谭越就不清楚了。

    不过,他脑海里已经有了一首不错的歌曲定了下来。

    谭越手中的笔动起来。

    对面的魏宇看的目瞪口呆。

    好家伙,本来就担心敷衍,但没想到谭越这么过分,这么明目张胆的敷衍!

    这是现场写歌吗?

    现场背歌也没这么快吧?

    看着投入的谭越,魏宇在犹豫要不要打断他。

    没一会儿,谭越就唰唰唰的写完了。

    一张A4纸,被写的满满当当。

    谭越将这张纸递给魏宇,魏宇伸手接过来,满脸的怀疑和不信。

    打定主意,这首歌不行,那就让谭越把刚才那首“苏坡爱豆的笑容”给重新写出来。

    魏宇开始看起这首歌,歌名叫《那些花儿》。

    看到这个名字,魏宇那眉头就皱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说实话,这个歌名,委实不能让魏宇满意。

    怎么有些乡土的味道?路边的小野花儿?

    这尼玛跟马隆的人设定位形象一点都不相符啊。

    魏宇耐着性子,继续向下看。

    曲子和歌词都是看,甚至魏宇还在嘴里轻轻哼唱。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啦……”

    “……”

    魏宇唱的很不错,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比沫沫还要强。

    办公室中,只剩下魏宇的哼唱声,渐渐填满整个办公室。

    谭越眼睛微微闭上,也有些享受。

    这首歌,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在质量上,要强过前一首歌一大截。

    而满意的不只是谭越,还有坐在他对面,已经把《那些花儿》哼完的魏宇。

    魏宇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面前的这张纸,双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而且绷的很紧的嘴唇,还在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任谁看,都能看出此刻他的激动。

    担任这么多年音乐部门总监,该有的鉴赏能力,魏宇丝毫不缺,对于一首歌的判断,他有一套相当不错的标准。

    而在他的这套标准中,对这首《那些花儿》,给到最高分的评价。

    “草!”

    在公司里以高质量男性著称的魏宇魏总监实在没有忍住,爆了一句粗口。

    这也难怪,刚才看到谭越唰唰唰的奋笔疾书,那么短的时间就把这首歌给写出来了。

    魏宇心里,对这首歌的质量就产生怀疑了。

    甚至还打算着,得跟谭越说一说,实在不行他还是要之前那首“苏坡爱豆的笑容”吧。

    抱着这种质疑的心态,魏宇骤然看到《那些花儿》,对精神的冲击简直无与伦比。

    再次抬头,看向谭越,眼睛里的光亮仿佛要流出来。

    一直都知道谭越音乐才华出众,但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几分钟时间,写出来一首歌,唔,别说这首歌的质量如何,单单是几分钟时间就把一首歌写出来,娱乐圈里有几人能做到?

    而且质量还这么高……魏宇看着谭越,紧抿在一起的嘴巴缓缓张开,问道:“谭老师,您不会以前写歌,也都是这么迅速吧?”

    不知不觉中,魏宇已经在对话中用上了敬语,他真的是被谭越给惊吓到了。

    现在的魏宇,又惊又喜。

    谭越挑了挑眉,双手一摊,道:“是啊。”

    魏宇深吸一口气,道:“谭总。”

    本来想骂一声妖孽,但魏宇脸色突然一变,狠狠道:“你既然写歌能这么快,还能保证质量,为什么一直给我拖着不给我写歌!”

    谭越呃了一声,不知道该说自己忙,还是说自己懒?

    最后,魏宇丢下一句“就选《那些花儿》”后,便扬长而去。

    谭越摇了摇头,拿起电话,给版权部门那边说了说,让那边来人记录一下《那些花儿》,要尽快把《那些花儿》的版权注册下来。

    挂掉电话,谭越揉了揉脑袋,还是要尽快找一个秘书了,不然身边没个人,还真有些麻烦。

    比如注册版权这种琐事,交给秘书跑一趟就可以,现在没有秘书,还要谭越亲自对接。

    ……

    长安大厦,五十八层,一间办公室中。

    马隆正坐在沙发上,脸色有些不好看。

    旁边,马隆的经纪人也耷拉着一张脸,情绪看起来不高。

    马隆沉声道:“王哥,不能再等了,谭总如果一直不写给我写歌,那我的专辑就一直不发吗?我看公司里其他音乐人也有写的不错的,而且我觉得我自己也能写出一首质量可以的歌来做主打歌。”

    马隆和他的经纪人,也耳闻了谭越给一个练习生新人写歌的事情,心下有些不满。

    不满的原因,有那么几个方面吧。

    一个方面,自己好歹也是公司的中坚,有潜力成为一线的二线艺人,谭总宁愿给一个新人练习生写歌,也不给自己写歌,虽然自己和谭总不熟,也没什么过硬的关系,而且这歌也是谭总的,理论上人家愿意给谁就给谁,但说是这么说,心里却还是不爽的。

    另一个方面,也是更重要的,自己比较少参加综艺节目,露脸本来就少,就得靠着发歌发专辑来刷一下存在感,但这次为了等谭越的主打歌,他的专辑一直隐而不发,粉丝那边都已经催了五六次,马隆的压力也很大。

    如果不是总监对谭总的歌太有信心,坚持要让谭总的歌给自己的专辑做主打歌,马隆早就坐不住、等不了了。

    经纪人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在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我一会儿去和总监说一下,谭总那边不能给我们提供主打歌,我们就不从他那里邀歌了,谭总写的歌,也未必是每一首都是精品。”

    网上说的“谭越出品,必属精品”,在马隆和经纪人眼中完全就是一些无脑粉丝吹捧谭越的笑话。

    怎么可能,谭越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真的每一次写歌,都是质量上乘的精品。

    马隆点了点头,对经纪人道:“好,王哥,今天要辛苦你去和总监说一下了。这不怪我们,我们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但不能总等下去。”

    经纪人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还没等开口询问,门响了三声之后,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说曹操曹操就到,音乐部门总监魏宇推开门走了进来。

    “总监。”

    “总监,你来了。”

    马隆和经纪人给魏宇打招呼。

    魏宇西装革履,器宇轩昂,面色隐隐含着一种春色,手里那种一张A4大小的纸。

    马隆和经纪人都疑惑,不知道总监突然这么闯进来,是为了什么,看表情有些亢奋啊?

    莫不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到这里来寻求一种释放?

    魏宇点了点头,拉过一张椅子,坐到了马隆对面,将手里的纸递给马隆,道:“马隆,你看一看,这首歌。”

    魏宇许是刚才来的时候匆忙,说话之间有些气喘。

    马隆接过魏宇递过来的纸,看了一下,目光一怔,抬头诧异道:“总监,这是一首歌啊?”

    魏宇点了点头,道:“谭总给你的新专辑写的主打歌,我刚才看了一遍,有点拖后腿了。”

    马隆闻言,皱起眉头。

    经纪人也是脸色有些沉重,道:“总监,如果谭总写的歌质量不行,拖我们马隆新专辑的后腿,那即使是谭总写的歌,也不能用啊。”

    马隆也是点了点头,不料迎接两人的却是魏宇的白眼。

    魏宇对两人刚才说的话觉得很好笑,道:“说什么呢,谭总写的歌,必属精品,没听说过吗?不是谭总的歌拖了你们的后腿,是你们的专辑,拖了人谭总新歌的后腿。”

    马隆和经纪人闻言,瞬间瞪大眼睛。

    总监什么意思?

    谭总的新歌是写的很好吗?

    马隆表情郑重起来,拿起A4纸,开始看这首歌。

    魏宇道:“这首歌我已经看了,很好,非常好,可以说是比马隆之前唱的那些校园民谣都要强,而且得强出一截,如果马隆能把这首歌唱好了,估计这就是马隆以后的代表作了。”

    马隆手里纸上写的那首歌,居然得到总监这么的看好,出乎经纪人的意料,经纪人也忍不住探出脑袋,眼睛使劲的在纸上用力的瞟,不过他的音乐素养还不如魏宇,所以即使努力的瞟,也看不出这首歌到底有多好。

    不过,虽然经纪人看不出这首歌有多好,但他能通过马隆的表情,对这首歌有一些预估。

    他太了解马隆了,这家伙心很大,一般事儿不容易让他动容,但此刻的马隆,却仿佛沉浸在了一种无我的状态中,动作停滞,丝毫不动,仿佛一个假人,但瞳孔一缩再缩,头发根都在微微颤抖,那是马隆的头皮在轻颤。

    这说明什么?说明马隆处在一种极其兴奋、亢奋的状态中。

    这首歌…….估计要出乎意料的好。

    经纪人心中评价。

    他见过马隆惊讶,但还没有见过马隆现在这么一副震撼的模样。

    “《那些花儿》。”

    经纪人轻轻念了一句,但他没有继续往下念,因为他看到了马隆似乎……哭了?!

    经纪人愣了一下,连忙问道:“马隆,怎么回事?”

    马隆深吸一口气,压住鼻孔酸涩的感觉,感慨道:“这首歌,真的唱进我心坎里了,太好了,写的太好了,谭总这首歌写的太好了!”

    马隆用一连几个太好了,表达自己此刻难以抑制的兴奋之情。

    不说这首歌能在目前华语乐坛众多民谣歌曲中排第几,但绝对是马隆唱过所有民谣里质量最高的一首。

    经纪人砸吧砸吧嘴,道:“真这么好啊?”

    马隆重重点了点头,手里紧紧的捏着那张纸。

    魏宇看了笑道:“你小心点,别捏烂了。”

    马隆这时候也发觉自己刚才有些失态,微微抿嘴笑了笑,对魏宇问道:“总监,这首歌……真的给我吗?”

    魏宇摇了摇头道:“不不不。”

    马隆神色一紧,道:“啊?不给我?”

    魏宇道:“那肯定不能白给你,谭总要从你专辑里面抽提成的,具体怎么抽,之后会有人来和你对接,当然你如果不愿意——”

    魏宇没说完,马隆就连忙道:“我愿意,我愿意!一分不要我也愿意!”

    马隆本身就痴迷音乐,为了音乐放弃了很多,在他眼里,钱财的分量不如音乐远矣。

    而且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别说谭总只是抽成,就算全要,他也愿意!

    魏宇笑道:“你一分不要可不行,既然你同意,那一切都按规矩来就好。”

    马隆嘿嘿笑了笑,搓了搓手,道:“我得找机会,去谢谢谭总。”

    旁边,经纪人听了眼前一亮,忙道:“对,是要当面好好感谢谭总,也得感谢咱们魏总。”

    经纪人突然想到,之前还忧愁和谭越搭不上关系,这不就是一个好机会吗?

    如果能把谭总这层关系稳住,以后多求几首歌,自己和马隆未尝不能发达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3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