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想吃你的大蘑菇*正在做时她老公来电话

    蛐蛐一行进入了长江南岸的一条支流。

    时值汛期,长江两岸固然是烟波浩渺,即便是这支流的松江也同样气势不凡。

    然后看见了,前方成群的鲈鱼。鲶鱼立刻来劲了,似乎有点不受控制。      我想吃你的大蘑菇*正在做时她老公来电话  

    妺喜愤然道:“这孽畜就这点太烦!”

    这弱点不能让人知道啊!但是周不疑就知道,那就是大部分军师都知道!

    大春纠结了:“是不是找个机会给它放生?换一个?”

    妺喜傲然一笑:“若是放生,此等水怪还不为祸江海?所以我也是做了好事了。”

    好吧,那就将就用吧。

    大春想起一事:“这乌骓还在后面追,我们也不能在捕鱼上花太多时间,能不能让黄山风神吹风卷个漩涡出来快速捕鱼呢?”

    木船里立刻传来笃的一声,然后一圈漩涡就从木船周边出现!

    妺喜乐了:“这黄山风神还挺热心的嘛!”

    大春也很欣慰:“毕竟娥神说过,它是黄山灵气所聚生成,本性还是淳朴的嘛。”

    李娥回了一个字:“是!”

    哎。大春也真替李娥纠结,这离远了以后说一个字都困难了。说到底还是底蕴不足,不像甄姬这种没香火都能分身到处跑。好像李娥说过甄姬是文气华美之神,那甄姬的文气和名气就是李娥不能比的。

    说到底,香火应该是属于最低的层次,就是百姓的买卖交换,如果不灵就不拜,甄姬却是历代文人骚客心中的遐想所思,是远超利益诉求的精神层次了……

    正遐想间,木船的涡旋已经扩充周边十几丈,所到之处,鱼群尽皆席卷。鲶鱼就只需要逆着漩涡大嘴一张就行!

    高科技,先进!

    卧槽!那有了风神这个技能,就算以后专门出海打渔,那也是要捕大发了!虽然这个时代没有冰柜处理船,盐也比较贵大概也做不起咸鱼,但是可以找个热带太阳猛的地方专门晒鱼干啊,那不等于解决粮食问题?所以说,应该去南方海边开发一个渔村?

    那南方只能是交州交趾那边了,交州就是广东,交趾就是越南。说起来,交州的特产是珍珠,交趾的那边有天然的两季稻啊。自己能控鱼,采珍珠也行啊,这不算大才小用吧?毕竟这是仙魔世界,很多珍珠是法器啊……

    正灵感爆发狂想无限间,妺喜突然报警惊惧道:“有很强的妖神!”

    卧槽!?

    甄姬也急了:“很强,快走!”

    妺喜急忙怒吼鲶鱼:“别吃了,快走!”

    但鲶鱼根本不为所动,还是忘我狂吃!

    大春慌了,难不成风神大发神威时,就必定会引来本地的妖神?这鲶鱼关键时刻居然不听指挥!

    妺喜急道:“这孽畜无用,留下来吸引妖神,风神赶紧走!”

    大春心念急转,这个即将出现的妖神必定是左慈说的鲶鱼精!逻辑就是它的同族遭到妖神级大规模吞噬,它也必须应战,如果是这样——可以边逃边赌!

    大春的蛐蛐急忙飞到水面上空,文气全开,直接按照记忆画出了一副左慈的人像!当然,让大春画来莺儿的洗浴图绝对没问题,但画男人就差的远了,好在左慈的特征特别明显,就是那两根长长的眉毛有如长眉老祖!只要把这两根长眉画的骚气冲天就行!

    再然后,不管这妖神认不认字,写上“左慈”两字标注一下!

    同时,必须找左慈联络!

    城隍分身,醒醒醒!起来撒尿啊!!!

    下一刻,风神的喷流失控了,一个更大的反向漩涡强行将之逼停!同时大春的视野陡然模糊!

    ——系统提示:警告!您遭遇强大妖神!您进入了未知阵法!

    卧槽!

    妺喜急道:“大春,左上有缺口——”

    大春心下一紧急忙打断:“不慌!”

    她这意思明摆着就是要把木船里娥神和风神也抛下,让我这个蛐蛐载着她逃走,那是断然不行,也不能让她把这话说出口,伤义气伤感情!

    下一刻,水中巨浪滔天,那被抛在后方的鲶鱼有如触碰了水雷一般直接被轰上天!

    大春惊呆了,此情此景让大春想起了曾经看过视频里的鲸鱼打架,大鲸鱼一个甩尾就把体型稍小吨把多重的小鲸抽上天,这种冲击怕是要把内脏打爆!

    就在这时,李娥挣扎狂呼:“你——跑!”

    她能说两个字了,可以想象这是多么的真情流露!

    但越是这种真情,大春就越是上头,想都没想断然回绝:“不跑!”

    场面瞬间沉寂了。

    妺喜一声长叹:“阵法合拢,只能赌了。”

    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

    在这个绝境之下,在大春拼死催动下,城隍分身的花鬘武将符终于醒了,好像是睡在桌子上。一旁的不知是大张还是小张正趴在桌上睡觉守护。

    不知大小张也立刻警醒:“你醒了?什么事这么急?”

    大春回道:“我必须立刻见左慈!”

    不知大小张立刻端上一盆洗脚水:“进!”

    就这?卧槽,这算是啥混元金斗之类的法器啊?但这也说明,她们也是考虑到这种情况的,不愧是辅佐我的皇后级!

    不管那多,飞身飘入,结果发现这哪里是水,黏黏稠稠分明是油!

    不知大小张直接用桌上的油灯点火,整个油盆熊熊燃烧!

    大春惊呆了,自己在油里面当然烧不着,但这究竟是什么原理?

    不知大小张说道:“就当是给冥界烧符纸,正适合传送你这种符纸形态……”

    卧槽!?但不及多想,大春在火光一片中明显感觉自己在空间下移,然后世界一恍惚,看见了,自己正飘在隍城上空。

    还真是有事烧纸!强!

    大春急忙喊道:“左慈,我可能遇到你那分身鲈鱼了,快救命!”

    左慈猛然一惊也不二话,立刻打坐,全身气势带动那两根长眉冲天而上!

    大春从来都没觉得左慈帅过,但这一刻,大春简直要被他帅哭!

    那就赶紧的,蛐蛐用文气修补左慈的形象,就他这个打坐姿势,一帧一帧的描,精气神全跟上啊……

    ……

    水面波涛涌动,仿佛一艘潜艇追了过来!

    大春急忙用琴心,用象语,迸发出最振聋发聩的求饶声:“是误会啊!我是左慈的师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1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