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的娇妻queen(坐在木马上)最新章节列表

   李景隆大闹户部的事情瞬间就传遍了整个燕京,并且被谁活灵活现的,什么刀劈户部大门,阵斩肖文等等,几乎就是将李景隆说成了一代侠王,路见不平,毫不犹豫的惩戒贪官污吏,引起了世人的一片叫好声。毕竟任何时候,贪官污吏都是被人所鄙视的。

    就算是文武百官中,也是有不少人都拍手称赞的,凭什么你能利用朝廷的钱赚取额外的钱财,而我不行,这是典型的不患寡而患不均。

    还有一些人就是咒骂了,历阳帮和江都帮的人,虽然都是处在下层,但这些人资格老,只要没有犯什么大的错误,朝廷上下,无人能将他们怎样,在他们看来,自己并没有贪污朝廷的钱财,也没有耽误时间,他们认为唐王是故意为之。        我的娇妻queen(坐在木马上)最新章节列表        

    “诸位,唐王这是在报复我们,哼哼,当年我们就是辅佐陛下,灭了李唐江山的,现在不找那些将军报仇,开始找我们了。”工部郎中蒋华摸着自己下巴下的浓密胡须,挺着自己的大肚子,大声说道:“想当年,在我们的辅佐下,大夏才能崛起,怎么着,现在唐王自以为掌握了密云大营的军权,在位置上呆久了,就开始对我们下手了。”

    “是啊!肖文办错了什么,不就是延缓了几日核销吗?粮草不也是及时到了密云了吗?有必要抓着不放吗?”一个老者生着山羊胡子,冷哼哼的说道。

    他叫王润生,也是在户部做郎中,这种事情并不仅仅只有一个肖文,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会这么干,利用时间差为自己谋取一些利益,在户部官员来看,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哎!肖大人也是倒霉,听说,周王都已经帮他运作好了,兵部和户部那边都没有什么问题,没想到事情都过去了,偏偏在唐王这里出了问题。”人群之中有人叹息道。

    “我等若是碰见周王这样的贤王就好了,周王仁慈,怜悯我等的不易,相信肯定会网开一面的。”蒋华忽然感叹道。

    众人脸上都露出一丝莫名的神色来,蒋华的话触动了众人的心思,这的确是一件大事,当官的若是上面没人,如何能提拔?自己这些人又不是科举出身,当年不过是趁着大夏人才不够,这才加入大夏,博取一份温饱,没想到,大夏居然能一统天下,成为江山之主,自己这些人也得到了偌大的好处。

    “我们都是寒门子弟,周王殿下身边是长孙无忌,乃是长孙世家的人,他会帮助我们吗?”一个中年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王润生扫了对方一眼,心中不屑,做都做了,还这么胆小,也不知道当初哪里来的胆子,只是大家都是历阳帮的人,自然不敢反击。

    “殿下仁慈,礼贤下士,我等都是大夏的功臣,殿下怎么可能不接纳呢?现在我倒是担心肖文,大理石乃是齐王管,齐王这个人可不好对付,他若是有其他的意图,准备从肖文身上找到突破口,对于我们来说,可就十分不利了。”王润生吗,眉宇之间多了些忧色。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现在的皇子已经有了夺嫡的念头了,每个皇子都在划分自己的势力范围,每个皇子都想身边有自己的人,甚至自己的人越多越好,这样一来,自己办事也方便了许多。

    臣子们想要洁身自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六部尚书也不能说自己能够一往无前,唯有崇文殿大学士们才有这个可能。下面的官员除非抱团,或者就是十分干脆的投靠皇子。

    可是问题又来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无论是监国的,还是在六部历练的,最后都会下放到地方,年限还不知道,这个时候掌权的皇子,岂会放过那些有主之人,利用各种办法,将这些赶出朝堂,在关键的位置上换上自己的人。

    所以臣子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洁身自好,这样可以立于朝堂之上,无人能动自己,只是这种情况,又是何等之困难。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抱团,就比如现在的历阳帮和江都帮就是如此。

    “诸位还记得前段时间,江都的那些盐商们进京的事情吧!呵呵,当年江春这些家伙得到了好处,很干脆的将我等一脚踢开,现在成为周王的人了,周王的债券发行的这么容易,就是这些江都盐商们干的好事情。”蒋华忽然说道。

    众人听了场中一清,众人都是历阳或者江都出身,当年和江都盐商们都是有交情的,这些盐商们的崛起和子等人也是有关系的,可是现在人家已经用不上自己等人了。

    “这些家伙,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商人逐利,这是不会变的,当年看我们有些用处,这才巴结我们,现在看我们没有用处了,自然是不用我们了,这些该死的家伙。”王润生双目中一丝恼怒之色一闪而过。

    有一点他没有告诉别人的是,当年的上等食盐的提炼方法还是自己泄露出去的,为此得到了大量的金钱,只是这些金钱坐吃山空,而且那些盐商们看自己这些年原地踏步,居然不理自己了,将钱财都送给了周王。

    无论是周王也好,或者是长孙家族也好,都不是自己能惹的,所以,他也只能将心中的愤怒藏起来。只是如今却要投靠周王,心里面感觉很别扭。

    “现在就看大理寺那边了,不知道这个肖文怎么样了。若是他将自己给供出来,恐怕自己还要找人,只是这周王或者是齐王?”王润生眼珠转动,脑海里忽然生出其他的念头来。

    这次是周王坐镇朝堂,接下来应该就是齐王了,齐王还没有外戚,手中无人,自己跟过去,未必不能得到更多。

    王润生扫了周围众人一眼,心里面想着是不是应该将眼前的这些人都给带进去,这样齐王才会更加信任自己,而自己这些人也能团结在一起。

    大理寺,李景琮看着面前的卷宗,忽然轻笑道:“这个肖文是老大派人送来的?”

    “回王爷的话,是户部派人送来的,与唐王殿下没有关系。”王珪苦笑道:“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就是唐王殿下挑起来的,现在市井上,世人都说唐王殿下是侠王呢?”

    “这可是得罪了一批人,也只有大哥才能做的出来。”李景琮冷笑道:“王大人,这恐怕不是一件个例吧!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经常这么干吧!利用这中间的时间差,为自己赚取一笔快钱。”

    王珪脸色微动,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苦笑道:“这件事情恐怕也只有户部有吧!在大理寺乃是清水衙门,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发生的。”

    “王大人,有些事情不能绝对,大理寺被关押的都是犯官,那些犯官的家人们为了见到犯官,不得使出点银子之类的,这些都是常有的事情。”李景琮淡淡的说道:“蛇有蛇道,鼠有鼠道。主要能赚到钱,这些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什么办法想不出来?”

    王珪顿时不说话了,他没想到李景琮高高在上,居然知道这些门道,实际上,这些门道在下面的确是存在的,只是大家睁一眼闭一只眼而已。

    “审问这个肖文,看看背后可还有一些什么人,或者说,他可还知道,在户部以及其他部门可还有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李景琮忽然说道。

    王珪一愣,忍不住说道:“殿下,这些人是唐王?”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按照道理,这些人是唐王送来的,李景琮这么做,就有些和唐王联合的道理的,甚是还有些捧唐王臭脚的嫌疑。

    李景琮听了,看了王珪一眼,轻笑道:“王大人,这实际上并不算什么,我和大哥都是为了朝廷着想,朝廷有这样的蛀虫,难道不应该下手除掉吗?”

    王珪顿时不知道什么好了,李景琮的话听上去很有道理,但王珪是一个字都不相信,这些皇子又怎么可能这么好说话呢?

    “是,臣这就去办。”王珪想了想,并没有继续劝下去,而是退了下去,既然李景琮已经做出了决定,一切都不算什么,让他们兄弟几个人去斗。

    半响之后,王珪就一脸轻松的走了进来,手上捧着一叠文书,一脸的苦笑,将文书递给李景琮,说道:“殿下,肖文已经招了,户部像这样的人最起码还有四人,而且,都是肖文熟悉。这是他们的身份明细。”

    “嘿嘿,果然都是历阳人、江都人,这就是传说中的历阳帮,江都帮了?”李景桓忍不住冷笑道:“你才出去多长时间,就将这些人都招出来,这样的人要是被敌人俘虏了,恐怕也是一群无用之人,敌人稍微恐吓一番,就会将我大夏的机密说出来。”

    “殿下,这些人自以为当初为我大夏立下了功勋,就算是臣去了,他也没有放在心上。”王珪摇摇头,说道:“陛下知道这些人没太多的本事,但当年也的确支撑大夏朝廷的运转,比如这个王润生的,当年就是将自己的儿子送入军中,最后死在战场上。”

    “当年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父皇基业初建,江山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历阳、江都的百姓支援甚多,不少朝中的官员都是如此,这才有了今日的大夏。”李景琮连连点头。

    “所以这些人一般做了错事,陛下也是听之任之,不会过于苛刻。”王珪看了李景琮一眼,说道:“殿下,臣认为有些人可以针对,但有些人还是尽量保全。”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不过,还是那句话,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不能改变了,王大人以为呢?既然犯了事情,就要接受惩罚,按照程序来吧!先由御史弹劾,然后大理寺发文,抓捕归案,至于以后该怎么办,那就是父皇的事情对吗?”李景琮看着一边王珪说道。

    王珪听了心中苦笑,连忙应了下来,等退下去之后,心中才是一阵骇然,这些皇子们果然是不讲情面的,就算是立下了战功,照样被拉了下来。

    御史台,魏徵看着王珪送来的文书,随手丢给萧瑀说道:“我们这些齐王殿下可是好气魄啊,一口气要参五个人。”

    “就是最近市面上说的历阳帮、江都帮,这些人早就应该处置了,齐王殿下倒是好手段。”萧瑀笑呵呵的说道,显然对李景琮的决定还是很赞赏的。

    “就是不知道陛下那边会怎么处置这件事情。”魏徵看着上面的名字,苦笑道:“陛下仁慈,这些年引而不发,就是因为这些人立下的功劳。”

    “功劳归功劳,可是不能因为立下了功劳,而忘掉了朝廷的法律,我倒是认为齐王殿下做得对,看看,周王殿下,明明知道这件事情,可就是装作不知道,这怎么能行呢?”萧瑀大声说道。

    魏徵深深的看了萧瑀一眼,萧瑀这句话透露着许多的信息,可是魏徵在心里面也在赞同萧瑀的话,李景桓治理天下,对臣子们实在是太好了,这些人都是犯了错误的,可是李景桓却当着不知道,甚至还派人打招呼,若是以后大夏交到这种人手中,恐怕吏治崩坏,贪官污吏也不知道有多少。

    想到这里,魏徵顿时明白这些文书的作用,这些文书不仅仅是做给天下人看的,更重要的是给皇帝看的。让皇帝明白,李景桓的一套,在治理天下的过程中将会出现错误,而且这种错误将会危机江山社稷。

    “这些皇子?”魏徵提起笔在文书上写了几个字,然后交给一边的书办,说道:“安排我们的人,开始上书弹劾吧!”

    他做出决定,不是为了符合唐王、齐王的决定,也不是和周王作对,就是为了大夏法律的威严,不管是谁,只要是犯了错误,那就要受到处罚,哪怕是立下了功劳也是如此。

    至于皇子之间的争斗,他魏徵会在乎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307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