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和审审在玉米地(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要任得敬来说,他也觉得李仁孝宽仁有余,手腕和胆魄严重不足。

    当了那么多年皇帝,愣是没有培养出自己的亲信,也没有拉一派打一派的政治技巧。

    他年轻的时候皇族重臣李察哥掌握兵权,李仁孝没有兵权,眼睁睁看着李察哥耀武扬威,嚣张跋扈,一直也都没有与他对抗。    和审审在玉米地(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于是任得敬借着讨好李察哥作为自己的政治资本,一步一步进入西夏中央,掌握重权。

    好不容易熬死了李察哥,李仁孝刚准备喘口气,任得敬后来居上,接过了李察哥的权势,还更进一步,掌握了实际政权,把李仁孝手中的权力一点一点的抢了过去。

    期间,也不是没有党项人臣子试图对抗任得敬,保护李仁孝的权力,李仁孝也有意纵容。

    但是当任得敬稍微展露一下自己的军事威势给李仁孝看的时候,李仁孝立刻就软了。

    他罢免了试图帮他说话的臣子,试图换取任得敬的理解,然而这只是让愿意帮他的人不再敢帮他,生怕被他卖掉。

    他对任得敬处处忍让,处处优容,加官进爵到了楚王的地步,也并没有让任得敬有什么改变,只是让他更加看穿了李仁孝懦弱怕事的本质。

    于是任得敬就彻底架空了李仁孝,留给李仁孝的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宣称权力和外交权力。

    殿前太尉任得聪是任得敬的弟弟,掌握宫廷禁卫。

    首都兴庆府的府尹任得恭也是他的弟弟,控制整个兴庆府的行政和兵权。

    族弟任得仁为南院宣徽使,掌管宦官、内侍及所有进出宫廷事宜。

    侄子任纯忠为枢密副都承旨,代表任得敬控制军事机构枢密院的上传下达。

    这只是任得敬任人唯亲的一小部分具体表现。

    朝堂上的实权职位清一色都是任得敬的人,掌握主要军事权力和后勤权力的也都是任得敬的人,任得敬几乎等于西夏国的“站皇帝”。

    李仁孝呢?

    缩在内宫里,能做的也只有派人趁着外交使节团抵达中都的时候向苏咏霖求助,请求苏咏霖帮他收拾任得敬,就和当初辽国帮着他爹李乾顺收拾小梁太后一样。

    无能至此。

    现在就连李仁孝身边的伺候宦官都是任得敬的人,全天候无死角监视李仁孝的一举一动,让他永远没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日子过的不比汉献帝轻松到哪里去。

    任得敬堂而皇之的以楚王的身份处理国家军政大事,光复军消灭边境金军、从关中地区和西夏接壤的事情也是任得敬最先知道的。

    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任得敬正在兴庆府处理日常国政,刚处理完向边境地区运送粮秣以支持演武行动的事情,他就得到了光复军的照会。

    关中金军被光复军打的兵败如山倒,眼看着就要失去关中。

    而光复军将会席卷关中,占据关中。

    光复军方面知会西夏方面,感谢他们的边境演武行动,现在演武可以结束了,不需要继续耗费钱粮了。

    任得敬叹了口气,下令把之前的命令截回,又重新写命令让边境军队撤回到原先驻地,不需要继续演武了。

    护送消息给他知道的是他的弟弟,兴庆府尹任得恭,见任得敬的一系列行动,任得恭很是惊讶。

    “兄长,关中难道已经被光复军拿下了?”

    任得敬点了点头。

    “差不远了,光复军六月初出兵,眼下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攻破了潼关和大庆关,席卷半个关中,延安府和庆阳府都被拿下,金军残部兵败如山倒,若我所料不差,再有两个月,关中必然易主。”

    任得恭倒吸一口冷气。

    “据说光复军起事至今不过三载,哪来那么强的战力?金军何其能打?在光复军面前怎么就和纸糊的一样?”

    任得敬倒是冷静的多。

    “当年神宗皇帝时,宋国的西军一样能把夏人打到惨败,开疆拓土,那个时候西军是何等威势?然后呢?西军在金人面前不也跟纸糊的一样,有区别吗?”

    任得恭听他这样一说,倒也觉得有道理,便不再纠结这个事情。

    “兄长,现在关中局势已变,光复军席卷中原取代金国已经是注定的,不可能发生什么变动,咱们是不是要做点准备?”

    任得敬看了任得恭一眼。

    “上位者最讨厌的就是以下犯上,苏咏霖虽然出身造反贼军,但越是如此,恐怕越是反感以下犯上者。”

    任得恭一愣,疑惑道:“兄长,之前他不是收下了咱们给他的礼物了吗?那么明显的暗示,苏咏霖看不出来?”

    “不怕他看不出来,就怕他看出来了,却什么也不表示,那不就等于变相的拒绝吗?”

    “可他不是收了咱们的东西吗?”

    “那是见面礼,一国之归属,难道几万只牲畜就决定了?”

    任得敬翻了个白眼:“他是中原霸主,难道会因为几万只牲畜就允许以下犯上之事?换做是你,你会吗?”

    任得恭不说话了。

    良久,任得恭又小声道:“那兄长打算怎么办?继续这样下去,怕是不妙,若是没有合适的名目,咱们很难一直把持朝政,迟则生变,朝中,还是有不少心向皇帝的人。”

    “我知道,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

    任得敬闭上眼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少顷,他低声道:“事到如今,也只能以我们同为汉人这一理由去说动苏咏霖,一个汉人属国,总比一个夷狄属国要看得舒服吧?

    苏咏霖起事,打着【驱逐胡虏,光复中华】的旗号,可见其人还是在乎中华正统的,夏国疆土本属中华正统,如今为党项人把持,苏咏霖的心里未必痛快,但是换做咱们,就不一样了。”

    任得恭想了想,感觉任得敬说的有道理。

    “妙啊,以中华名分向苏咏霖称臣纳贡,说不定就能换取苏咏霖的接纳了,这样一来……等一下,兄长,光复军席卷关中势头那么猛烈,他们会不会对咱们有……”

    任得恭的意思,任得敬是明白的。

    “不能说没有,如果说没有,我也不相信,但是我以为,光复军大抵会和金国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且不说咱们,南面还有宋国,金国当初何等威势?席卷天下势不可挡,最后不还是划江而治了?”

    任得恭点了点头。

    “话是这样说,但是兄长,防人之心不可无,谁也不知道他苏咏霖到底怀着什么想法,咱们总要有两手准备。”

    “有道理,你想怎么办?”

    “南联宋国吧,金国亡了,唇亡齿寒的道理,宋国不会不明白。”

    “宋国……”

    任得敬沉默了一阵子,缓缓开口道:“如果不是没有选择,我是不太想和宋国联手的。”

    “兄长,宋国虽然军力不强,好歹是大国,光复军有此掣肘,咱们的安全就多一份保障,同时,如果光复军图谋我们,宋国也一定会做出反应,不是吗?”

    任得恭的劝说让任得敬仔细的思考了一阵子,然后他得出了合理的结论。

    他们决定等关中彻底平定之后,就组织商队以南下四川向宋人购买蜀锦为理由,暗中和宋国商讨联盟之事。

    他们可以瞒着光复军,达成一个域外联盟,一旦光复军对一方动手,另一方必然出兵相助。

    唇亡齿寒,光复军军力强盛,若是苏咏霖野心膨胀不可控制,西夏和南宋都不至于因为没有协助而被各个击破。

    任得敬于是秘密组织可靠人手开始进行条约内容的拟定,准备等关中一平定就开始行动。

    如果苏咏霖只是打算再建一个金国,当然万事大吉。

    可如果苏咏霖并不仅仅只是打算再建一个金国,那么,他的准备也不是毫无意义。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99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