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丝袜夹得我好爽/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

   邦交重要吗?

    不重要,谈判桌上说的再好该打还得打。      丝袜夹得我好爽/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    

    但也重要,文字游戏玩的好了同样能获得巨大利益。就拿藏区来说吧,不管盟书上归魏还是归汉,双方都不会放弃对藏区的争夺,但有一点,如果归魏,大魏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占领开发,伪汉朝藏区下手便是入侵,法理上

    便站不住脚,加上藏区苦寒,国内百姓未必支持。世人大多都是平庸之辈,看不出苦寒藏区的战略意义,少数具有超前战略眼光的人虽能看到,没有百姓支持却也只能看着,大魏则不同,敌国入侵自然会全力反击将其打

    回去。

    反之亦然。

    所以不管藏区还是海峡北岸,在法理上都必须归魏,疆域划定,将来万一发生战争能省不少事。

    邓芝拜道:“魏皇陛下,羌族族人虽然内迁土地却没有,而且藏区从未纳入过前汉治下,属于无主之地,我大汉已经让出江南数州,苦寒藏区魏皇也不舍得吗?”曹昂笑道:“江南可不是贵国让出来的,而是我大魏将士用血肉打下来的,另外大魏江山是前汉皇帝禅让来的,大魏是继承前汉的华夏正朔,江南自古便是前汉固有领土,

    归我大魏合情合理,行了,朕不想在此事上纠缠,具体详情回头你跟礼部去谈,说下一件吧。”

    邓芝也没纠缠,笑道:“既如此藏区归属便暂时搁置,外臣想跟陛下谈谈安息的归属问题。”

    “哦……”曹昂眼前一亮,调整姿势饶有兴趣的问道:“说说。”

    安息现在可是教廷的地盘,跟魏汉都没关系,堂而皇之的谈论如何瓜分人家地盘貌似不太合适。

    殿中众人没觉得有丝毫不妥,齐齐扭头望向邓芝。

    邓芝却买关子道:“外臣斗胆,谈论之前能否请魏皇答应外臣一个条件。”

    曹昂揶揄道:“说说看。”

    邓芝诚恳拜道:“请魏皇陛下将南征时期俘虏的我军将领放回?”

    殿中君臣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伪汉此次前来的真实目的。曹昂胳膊搭在龙椅扶手上搓着手指陷入沉思,三五十年内魏汉是打不起来了,等打起来那天这群人肯定也早进坟墓了,所以将他们放回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伪汉能给出

    什么条件。

    文明社会一切靠谈,价格到位什么都能商量嘛。

    曹昂笑道:“可以考虑,具体细节你跟杨修去谈,朕想听听贵国对安息归属问题的意见。”

    邓芝笑道:“很简单,以大宛到里海为界,里海以北归属大魏,里海以南归我大汉。”

    都探索到里海了,伪汉手伸挺长啊。

    里海以北是后世的塔吉克斯坦,土库爱斯坦,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哈萨克等国。

    里海以南则是后世的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沙特等国,这个分法怎么感觉有点吃亏呢。

    曹昂笑道:“此事事关重大,朕需跟诸位爱卿商议一下,汉使先回驿馆休息吧,我等商议之后再给你答案。”

    “外臣告退。”邓芝没有强留,行礼退走。

    汉使离开,殿中全是自己人曹昂没必要再藏着掖着,说道:“诸位爱卿怎么看?”

    百官对视一眼,董昭出列拜道:“陛下,安息疆域尚未探查清楚,很多地方连地名都没有,现在扯这个有些为时过早了,伪汉明显是想以此为筹码换取南征时的俘虏。”

    曹昂笑道:“那董卿觉得可以给吗?”董昭笑道:“没什么不可以的,这群人留在大魏也是浪费粮食,送还伪汉没什么不可以,但不能白送,必须让伪汉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宋州海峡北岸和藏区皆归我大魏,这没什么好商量的,安息同样应该归我大魏,当年抵御罗马入侵,魏军才是主力,凭什么跟他们平分,没这道理对不对,另外海峡南岸归伪汉可以,但必须为过往的大魏

    商船提供一定的便利。”还是那句话,藏区和安息跟魏汉两国都没关系,谁想占领各凭本事,现在签订盟约划分的疆界表面看来毫无意义,刘备用别国领土换取被魏军俘虏的伪汉高级将领纯粹是

    慷他人之慨。

    不过大魏乐得如此,将盟约捏在手里,等产生纠纷的那天他们可以拿着盟约打口水仗。曹昂嘴角勾起露出一丝笑意,被俘的伪汉将领皆是伪汉功臣,于情于理大耳贼都不能不管,就算赎不回来也得做出赎的姿态,既然如此,索性成全他,并借此机会将疆域

    的事情敲定。

    魏汉两国的盟约一旦签订,别说罗马教廷,就是孙权也只有被安排的份。

    这就好比后世联合国的五大流氓,他们五个决定的事谁敢反对,谁有资格反对。

    曹昂看向杨修道:“徳祖,董太傅的话听清楚了吗,回头就按这个跟他们谈,别的都可以妥协,领土问题寸步不让,懂吗?”

    杨修出列拜道:“臣遵旨,绝不会让伪汉占到丝毫便宜。”曹昂点头继续说道:“丁仪,设法派人勘探安息地形,绘制详细的安息地图,安息的事也该提上日程了,若能占领安息全境,大魏便可对贵霜形成三面包围,将伪汉困死在

    贵霜境内。”

    一山不容二虎,魏汉之间只是暂时休战,曹昂可没打算就此放过大耳贼。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今日放过大耳贼容易,来日大魏一旦衰弱,大耳贼会放过大魏吗?

    丁仪出列拜道:“陛下放心,臣早已从罗马奴中挑选训练了一批密探,这群人精通安息,罗马,汉语三中语言,混入教廷不成问题。”

    安息罗马两国种族众多,语言同样五花八门高达上百种,全部精通是不可能的,只要精通一两种证明自己是罗马人就行。

    教廷近几年也学习大魏建立户籍,但他们的户籍制度漏洞太多,一抓一大把,同一肤色语言的人想混进去简直不要太容易。曹昂笑道:“如此便好,诸位爱卿不需要操太多心,坚守各自岗位做好份内工作就行,天下之大远超我们的想象,大魏要走的路还有很远,希望诸位与朕一同努力,为后辈

    儿孙开辟出一片足够的生存空间。”

    百官同时拜道:“臣等定不负陛下厚望。”曹昂撑着扶手站起,渡步说道:“天下统一没几天有些人便觉得可以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安心享福了,享福没问题,大魏能有今天是诸位爱卿与朕共同努力的结果,你们应该享受与功绩匹配的荣誉,但是,谁敢践踏法律欺压百姓,朕也绝不容他,朕不想做刘邦,也希望诸位莫要做韩信,都听清楚了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98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