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动物和人文配:揉小白兔挺起来了

  其实我心里一直很紧张,害怕师父和幽王比我们先拿到这把钥匙去打开武库。

    师父要是拿到了,炼就这些要是走火入魔,那就遭了。

    而另一边,幽王要是拿到了这把钥匙打开了武库,一定会大乱。    动物和人文配:揉小白兔挺起来了    

    “你在想什么呢?”谭金看我不在状态,就推了推我的肩膀。

    “没事,我只是想赶紧找到钥匙。”

    “一鸣,你们快过来,这里一个老人家说认识祁源!”

    原来九叔早就跑去问别人了,我还在这里没有缓过神来。

    听到九叔这么一说,我赶紧跑跑过去。

    “怎么样?”

    九叔把我一拉:“跟我走,快!”

    上车之后,九叔指挥我往方向。

    “到底怎么样了?”九叔不告诉我,我实在是急得很。

    “这老人之前和祁源是朋友,在13年之前还经常一起玩,只不过13年的时候祁源大病一场,死了。”九叔不紧不慢地解释。

    “后来呢?”

    “后来他们一家就都搬走了,好像是搬到了老城附近,咱们去看看总能找到的。”

    到了那里我们一家一家问,果然问到了几家姓祁的,只是还得一家一家排除。

    这附近一共五家姓祁的,所以还得从第一家开始找起。

    问了两家,居然都没人认识祁源,那就在剩下的三家之中了。

    可诡异的事情出现了,根本没得一家认识祁源这个人,怎么会这样……

    “不对啊,那老头明明和我说在老城这附近的,难不成他老了记错了?”

    我们又开车回了一趟祁家村,找到了刚才那个老人,问清楚情况。

    “怎么可能没找到,当年他们要搬走的时候还和我打过招呼的嘞!”老头很肯定。

    “您真的没记错吗,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而且还特地挨家挨户问了。”我疑惑。

    “我怎么可能记错,别看我人老了,头脑还清楚的很嘞!你们要是不相信我大可以自己找去!”老头说着还有些恼怒了。

    “好好好,老爷爷我们相信您。”

    看老头这么肯定,我决定再回去找一次。

    路上,我问九叔:“会不会是他们知道我们找祁源是为了干什么,所以不愿意承认?”

    一旦牵扯到祁源,肯定就是知道我们去过祠堂了,而且还是有关于钥匙的事情,难不成他们心里有鬼,亦或是不想让我们知道钥匙的下落?

    九叔说:“你这还真有可能,或许之前有人因为这件事,经常去打扰他们,所以他们才不愿意说罢。”

    我们回到了刚刚那个地方,从第一家开始找。

    “您好,请问您真的不认识祁源这个人吗,我们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和您了解情况!”

    “烦不烦啊!都说了不认识不认识了,还来!”开门的是个大叔,没想到骂完之后他倒是直接关门了。

    “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我抽了抽嘴角。

    “没事,咱们再问问下一家!”

    “你好……”

    还没说完,门就已经毫不留情地关上了……

    好尴尬。

    “要不问问下一家吧……”

    等去第三家的时候,我就发现这家主人的表情有点奇怪,而且还有些紧张,说话声音都有些颤抖。

    应该就是这一家没错了!

    “你找、找错人了,我不知道什么祁源的人,别再问了。”

    眼神闪躲,下颌微颤,一侧的肩膀在抖,而且还很紧张,那就没错了。

    “别关门别关门,你让我把话说完!”我及时制止他把门关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那男人微微有些发怒。

    “你不知道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师父想要拿到那把钥匙,还有江湖上的幽王也想要那把钥匙,你知道他们一旦打开武库会有多乱吗!?”我一口气全部说完,舒服多了。

    男人表情有些犹豫,思考片刻过后他终于开口。

    “进来吧。”

    坐下之后,我把大致情况和他说了。

    男人说:“祁源是我的爷爷,生前也十分宠我,我也听说过关于这钥匙的一些传闻,打从我记事起,我们就经常搬家,因为经常有人为了钥匙的事情来找我父母,现在好不容易稳定下来,所以我也不想让你们来影响我的生活。”

    我问:“那现在呢,之前都没有人找过你们来吗?他们都知道钥匙在你们家吗?”

    “他们一直以为钥匙在崇阳王陵墓里,只是觉得我们是祁家后人,觉得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崇阳王陵墓的位置,但是我不知道我父母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反正是死活没开口。”

    “也就是说钥匙在你们手上,但是你们并没有告诉别人?”

    男人摇头:“其实钥匙不在我们家,但是我也不会告诉你钥匙在哪的,这把钥匙没有人知道在哪最好,省的因为它弄得那么多人貌似也要抢,我最讨厌打打杀杀了。”

    “可是那把钥匙如果真的被那些人拿走了,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其实除了怕钥匙到其他人手里,我更想知道的是武库的秘密。

    “谁能保证你拿到了钥匙就不会干出什么破事来,万一到时候更乱了,那我不就成了那千古罪人了吗,凭什么!?”男人气的拍桌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且我也不是坏人,只是想……”

    我还没说完便被男人打断:“你看着就不像个好人!”

    “……”

    “哈哈哈哈哈……”九叔和大胡子在一旁肆意大笑,就连谭金也在憋笑,根本就不考虑我的感受!

    我无语,不知道如何接话。

    过了一会,九叔才说:“他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不希望钥匙落在别人手里,而且他还是很想了解武库的……”

    “想了解武库?那不就是图谋不轨嘛,我凭什么告诉你们,滚出去!”

    就这样我们被赶了出来,然而谭金他们还是笑个不停。

    “我们都被赶出来了,你还好意思笑?”我有些生气。

    “哈哈哈……没没,你别在意啊!”谭金拍着我的肩膀不停地笑着‘安慰’我。

    “行了行了,想笑就笑吧!真是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94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