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宝贝再给我一次 要不够

    山下,破庙。

    几个黑影闪过,落在院落。

    气压微微冷凝,几人发出诡异的声响。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宝贝再给我一次 要不够    

    黑袍人落下,看着院子里的两副空棺,怒意瞬间浓郁。“走不远,找!”

    “是!”

    ……

    恒河河堤。

    小水将同伴的尸体沉入河流,愿她们能随着恒河进入大海,下辈子……不要再做半鲛人。

    “快走!”凤卿警惕地感应着四周。

    在恒河堤口她的内息恢复了一些,但还不足以长久作战。

    有一些……很诡异的东西在靠近。

    轩辕修显然也察觉到了,下意识拉起小水,上了船。“凤卿,快上船!”

    “嗷!”一声狼嚎,几个黑影极快地冲着凤卿扑了过去。

    凤卿根本来不及闪躲,被黑狼扑在了地上。

    “该死!”凤卿骂了一句,这些黑狼不太对劲……

    而且,她很熟悉。

    每一只黑狼的体型都巨大,攻击性极强,甚至会通人性。

    阿炎……她的阿炎也是这样的狼。

    可惜,阿炎会护着她,亲近她,这些狼……只会要她的命。

    内息受创,凤卿无法在靠近上虞的位置强行动用内息,喉口的血腥气极其浓郁。

    “走!”黑狼越来越多,她若是不拦住这些黑狼,他们三个谁都走不了。

    “小水,先走!”

    轩辕修一脚踹开扑倒凤卿的黑狼,眼中透着惊愕。“这是些什么东西……”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狼。

    头狼体型巨大,是普通狼的两倍,身后的那些普通狼似乎都受他号令。

    狼群的攻击越来越快,凤卿和轩辕修根本不是对手。

    “啊!”凤卿的腿被黑狼咬住,疼得摔在地上。

    很久,已经没有这么受过伤了……

    疼痛让凤卿眼前发黑,随着狼群越来越多,凤卿有些绝望。

    她还没等到离墨……

    “离墨……”凤卿声音有些哽咽,小声唤着离墨的名字。

    “嘭!”一声闷响。

    “凤卿!”轩辕修也满身是血,挣扎着砍杀身边的野狼。

    头狼感受到威胁,撕咬凤卿的黑狼直直地摔在了地上,没了呼吸。

    “师父!”

    是君临陌。

    他离开龙渊来寻凤卿,到了鲛人族,他无意间听到族人谈论在海中救上岸的人族女子。

    直觉告诉君临陌,那是他师父。

    果不其然……

    还好,他赶到了。

    奋力斩杀狼群,君临陌冷眸看着高处操控狼群的黑袍人。

    一声口哨,所有狼群停止了攻击,快速撤离。

    “师父!”君临陌惊慌地抱起凤卿,手指都在发抖。“怎么会……”

    在他记忆中,师父虽然戴着面具身份神秘,但却是绝对的高手,有着化神境界的能力。

    怎么会被几个狼群攻击,受这么重的伤。

    “先上船,快走。”小水没有自己离开,紧张地喊了一声,扶着轩辕修上船。

    君临陌也管不了那么多,抱起凤卿上船,警惕地看着轩辕修和小水。“你们是鲛人族?”

    “不用紧张,我们不是敌人。”轩辕修忍着疼划船,让君临陌放心。

    君临陌查看了下凤卿的伤势,倒吸一口凉气。“尽快找个郎中,我师父伤得太重。”

    “这荒郊野岭的……”轩辕修看了看一望无际的恒河,短时间很难上岸。

    “师父……”轩辕修有些慌。

    “我……我的血,能救她。”小水小心翼翼地开口,伸出手腕,快速割破。

    血液落在凤卿口中,很快,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君临陌惊愕地看着小水。“你是半鲛人?”

    轩辕修蹙眉,将小水护在身后。“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一般人根本无法分辨他们是人族还是鲛人族,或是半鲛人。

    “听闻半鲛人的血液能救命,可治外伤,起死回生,看来传言也不完全是假的。”君临陌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知轩辕修,只是担心地照顾着凤卿。

    “离墨!”刚过恒河的中央,凤卿猛地起身,呼吸急促。

    她的躯体和天珠一旦远离了上虞龙渊,远离了这个时间线的自己,即刻恢复。

    内息开始在体内充盈,凤卿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快速愈合。

    君临陌别开视线,有些不太高兴地看着水面。

    在师父口中听到离墨这两个字,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离墨,到底是谁,能让师父如此心心念念。

    “离墨?”凤卿缓了很久,紧张地看着君临陌,是自己做梦了吗/

    君临陌蹙眉,没有说话。

    师父是认错人了?

    “离墨……”凤卿声音微微有些哽咽,她真的,太想离墨了。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离墨……

    控制不住扑到君临陌怀里,凤卿用力把人抱紧。

    如果是在做梦,就让她任性一次。

    君临陌的身体僵了一下,壮着胆子慢慢抱住凤卿,小声安抚。“没事了……没事了。”

    轩辕修和小水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都听见君临陌叫凤卿师父。

    这是师徒?

    这关系看起来可不像是师徒。

    “离墨,别再离开我。”凤卿小声诉说,想将所有的委屈告诉离墨。

    她时常在想,等离墨回来,她重新站在他面前,该会是怎样的场景。

    她会不会哭?会不会失控……

    她真的好想他。

    每每宿醉后,她才能得到片刻解脱。

    因为只有喝醉了,她才看万物都像是离墨。

    大树像离墨,枕头被子都像离墨。

    她可以傻傻的和他们说话,告诉他们,她有多想他……

    “好……不离开。”君临陌不知道自己是在哄师父,还是在自欺欺人。

    他对凤卿的感情,早就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师徒了。

    很矛盾,看着花花那张和凤卿一模一样的脸,他仿佛看到了师父,可却又感觉缺少了些什么。

    让君临陌感到很奇怪,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离墨……离墨,离墨……”

    凤卿一遍遍喊着离墨的名字,很快又昏睡了过去,

    内息的突然充盈,需要时间来适应。

    ……

    “不要再靠近龙渊,不要靠近自己的本体,不要靠近这个时间线的天珠,会有危险。”

    天珠不断给凤卿提醒,不要在靠近龙渊。

    一旦本体在同一时间相遇,这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若是本体和天珠同时出事,那未来,既没有天珠,也没有凤卿了。

    所有的一切都会发生改变,未来的人和事都会发生变化。

    就算回到原点,也已经物是人非。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90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