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随着公车车晃动进入

   从小到大,厉飞雪看过了围着她打转的护花使者,个个对她言听计从,争先恐后的讨好她,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说不。

    就连周文清这样的天之骄子,多少也要给她几分颜面,不会像凌凡拒绝得这么直白,让她完全下不来台。

    厉飞雪在暗中诅咒着,表面却不敢露出一丝不满,而且她能在紫光中停留,不受紫光影响,能行动自如,是仗着摄魂镜这件异宝庇护。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随着公车车晃动进入    

    一旦镜中能量消耗过大,对这件异宝是有损伤的。

    她不能过量消耗摄魂镜的能量,就想进入凌凡撑起的那一面冰晶护罩之下,让他护着自己不受紫光侵蚀,再谋算以后。

    “山底下有仙尊宝物,你难道不想要,打算拱手让给别人吗?”

    刚才紫竹山炸开之后,地底有暗金色钟影浮现,厉飞雪也是看见了,对那个钟也有想法,想要唆使凌凡下去抢钟,而他混水摸鱼。

    凌凡无语,这个女人是哪来的自信,觉得可以挑拨他跟殷东的关系?

    不,不对,她是对手中那面镜子有信心!

    换言之,厉飞雪自信可以靠手中那面古镜,干扰到他跟殷东的心神,让他们兄弟俩自相残杀!

    这个念头冒出来,凌凡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本来,他只是不想招惹这个蛇蝎女人,但她非要作死,还想坑害他跟东子,那就别怪他连那面古镜也抢过来了。

    不是说,宝物有德者居之吗?

    凌凡脑子里莫名想起一句“施主,这个宝物与贫僧有缘”,不由得笑了。

    厉飞雪误会的他的笑意,更加得意了,一本正经的告诫:“大道必争,就算是亲兄弟也不能相让,明明是你的宝钟,就不能让,也不可让!”

    她说话之间,古镜中有波浪形光纹闪动,带有一种奇异的能量,朝凌凡辐射而来。

    要不是凌凡一直警惕,并用灵魂火焰笼罩整个脑海,就会让那波形光纹侵蚀了,但就算他有所防备,还是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霎时间,凌凡的眼眸中一片猩红,身上有杀意一闪而逝。

    厉飞雪笑了,这个凌凡也是有野心的,有野心就好,容易被摄魂镜控制!

    摄魂镜能控制心神,并不是无中生有的能量,而是一种幻术,能无限放大你内心的野心与杂念,再将摄魂镜主人的意念,不知不觉的植入你的心神之中。

    要不是有那一朵化成金色的灵魂火焰,在脑海中守护,凌凡今天必然中招,成为厉飞雪控制的傀儡。

    现在嘛,凌凡在脑中灵魂火焰金光大盛时,就察觉到异样,心神迅速恢复清明,眼中的猩红却是对厉飞雪的杀意。

    这个歹毒的女人太阴险了,差一点就让他中招,此女,该杀!

    凌凡对厉飞雪起了必杀之心,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毕竟殷东深入地底,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他不想在上面跟这女人打起来,波及了地底的殷东。

    看他不说话,厉飞雪更信了自己的判断,认定他已经被摄魂镜控制了。

    她更加大胆的怂恿道:“你要趁现在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夺取仙尊宝钟,我这面摄魂镜也可以借你,到时候,你借助摄魂镜,控制殷东的心神。”

    凌凡很无语,这女人怕不是个傻的,就是心大得没边了!

    这个女人不仅想要夺仙尊宝钟,还想要控制殷东的心神,太贪了,她是哪来的底气?

    就凭她手中的那一面摄魂镜吗?

    难道说,这一面古镜真是有什么了不得根脚的异宝,让她觉得,连撕裂南牢封印屏障的殷东,都是她可以随意控制的?

    凌凡更好奇了,对那一面摄魂镜也有了志在必得之心,看厉飞雪,也跟看死人一样,莫得一点感情。

    一切敌人,都是死掉的最好。

    凌凡在心里给厉飞雪判了死刑,都不屑开口跟她答话,就越发让厉飞雪误会了,只当他是听进去了自己的话。

    她的眉眼间,有一抹难掩的喜意,摄魂镜果然名不虚传,这么轻松就把凌凡的心神控制了,再借着他跟殷东的关系,对付殷东就更容易了!

    厉飞雪迈着修长的双腿,朝凌凡走了过来。没走几步,她就听到地底深处响起一道“当”的悠长钟声,震得她手中的摄魂镜上,也剧烈抖动了一下。

    她的脸色顿时煞白,盯着镜面仔细看了一会儿,没看到有裂纹,才“呼”的吐了一口长气,脸色缓和下来,眼神又更加灼热了。

    “仙尊宝钟果然名不虚传,凌凡,要动手,你就要尽快了,不然,被殷东把宝钟认主,你再想夺,就没机会了。”

    厉飞雪看了凌凡一眼,看他表情没什么变化,更加确定他是被摄魂镜控制了心神,对于冲着殷东下黑手,没一点抵触。

    刚才钟响的刹那,凌凡是准备动手的,不过,是要对厉飞雪动手,钟声一响,那一股无形禁锢灵魂的能量,让他无法动弹。

    而这时,厉飞雪的行动竟然不受影响,仍然迈步朝他走过来,凌凡能怎么办?只能装木雕,控制脸上不露出一丝表情。

    厉飞雪走过来,站在凌凡面前,看了一眼凌凡身上的防护服。

    她能看出防护服正在吸收转化空气中的能量,有些好奇,但这时候夺取宝钟、控制殷东的心神更重要。

    收回目光,她直视着凌凡的眼睛,说:“你放开心神,我用精神传功之法,传你摄魂镜的控制之术。”

    说着,厉飞雪抬起了一根玉葱般的手指,点向凌凡的眉心。

    这一刻,凌凡身上还笼罩着一个冰晶护罩,在厉飞雪伸指来进,冰晶护盾“啪”的炸开,冰晶碎片飞扬。

    厉飞雪懵了半秒。

    就是这半秒,让厉飞雪被一片扑开盖地的枝条缠住,连同摄魂镜一起,被拽进了凌凡的冰殿世界里。

    “放肆!凌凡,你敢犯上作乱?”厉飞雪还没反应过来,仍当摄魂镜控制了凌凡的心神,以为他现在只是残余的一点清醒意识在反抗。

    “阳阳,你们用大蜘蛛咬她!”

    凌凡都懒得答理这个自大又心大的歹毒女人,大吼一声。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65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