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早上醒来巨大还在里面,总裁开会身体下塞着钢笔禧

   初雪一下便再没停过,京城很快便被一场又一场的大雪覆盖,整座城的人如同置身冰窟,裹着厚厚的棉袄只露着一双眼睛,即便这样,凛冽的寒风吹过,也像是要把人眼睛刺穿一般,渐渐的,连街上的行人都少了。

    而宫中,红墙碧瓦被皑皑白雪映衬得越发的精美,如同天上宫阙。

    可这些风景被南烟看在眼里,只有更加沉重。    早上醒来巨大还在里面,总裁开会身体下塞着钢笔禧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再过一天,大军就要出发了。

    不管朝中的群臣如何劝阻,也不管太子和两位公主如何的软磨硬泡,固执的皇帝陛下这一次将自己的固执展现得淋漓尽致,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最终,大家也只能默认了这个结果。

    南烟坐在窗边,虽然窗户只开了一线,能看到外面纷纷扬扬落下的白雪,但冷风还是不断的灌进屋子,看到她这样,彤云姑姑夹了一块烧红的炭放进手炉里,捂得暖暖的然后送到她手中,轻声说道:“娘娘,还是要保重身子啊。”

    南烟没有看她,只看着外面落成一片白幕的雪。

    然后轻轻说道:“本宫的身子好得很,有什么可值得担心的。”

    这话她没说完,可这些日子跟在她身边的人又有哪一个不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贵妃娘娘素来气壮,加上身为贵妃养尊处优,保养得比别人都好。

    在这皇城当中,真正让人担心的,是皇帝陛下的身体。

    从知道皇帝陛下要御驾亲征开始,虽然两个人冷战数月,几乎连面都不见,可贵妃从没有忘记为皇帝补身体,平日里汤品药膳也没少往御书房和寝宫那边送,而皇帝陛下虽然看上去冷落了贵妃娘娘,但讳疾忌医的他却乖乖的把贵妃这边送过去的汤药都一一消受了,一滴都不曾浪费。

    只是,不管送去了多少,那些名贵的药材就像是倒进了一个无底洞里,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效用,相反,今年冬天来得早,皇帝陛下的身体比往年看着要更糟糕一些,有的时候,哪怕只是路过御书房,那里门窗紧闭,都能听到里面如同擂鼓一般低沉又发闷的咳嗽声。

    这样的身体,怎么能够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继续往北走,去骑马打仗呢?

    可是,周围所有人都劝了,只有贵妃没去劝。

    不仅没劝,她还早早的让人把自己的行装都准备好,一副不论皇帝陛下开不开口,她都一定会跟上战场的样子。

    如今,再有一天,皇帝陛下就要出发了,可他们这样的情况,真是让人放心不下。

    想到这里,彤云姑姑轻声道:“娘娘,娘娘还是不去看看皇上吗?”

    南烟没有回答,只静静的看着外面。

    像是在等什么。

    彤云姑姑见她这样也不敢再多问什么,只能轻叹了口气,转身出去。

    院子里冷风裹着大雪迎面扑来,彤云姑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抬手在眼前晃了两下,再一抬头,就看见翊坤宫大门外走进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而走在最前面那明黄色长袍,高大的身形除了皇帝陛下,又能是谁呢?

    彤云姑姑又惊又喜,差一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小顺子喜不自胜的对着她摆了一下手,道:“皇上来了,娘娘呢?”

    “啊?啊!”

    彤云姑姑这才回过神来一般,慌忙请安:“奴婢拜见皇上。”

    祝烽低头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终也只摆了摆手。

    然后说道:“你家娘娘在干什么?”

    彤云姑姑回过神来,此刻已经喜不自胜,慌忙起身陪笑道:“皇上,娘娘她,她在等——她在看雪。”

    祝烽抬头看了一眼正殿,虽然大门关着,但窗户果然是开了一线,而他的目光刚至,就看见窗户里人影晃动了一下,他想了想,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是。”

    彤云姑姑笑得嘴都有些合不拢,招呼着周围服侍的人,连同跟着祝烽过来的小顺子他们几个都退下了,祝烽站在院子中央,往周围看了一眼,这个地方他是再熟悉不过的,可这几个月没有踏足此地,应该也会有些陌生,但再一进来,又觉得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大学还在扑簌簌的落下,不一会儿,他的肩头也积了一层白。

    他伸手掸了掸肩上的积雪,慢慢的走过去推开了大门。

    一股子热气迎面扑来。

    站在雪地里还好,突然被热气一熏,他下意识的就咳嗽了起来,捂着嘴连咳了好几声才勉强制住自己,转头一看,南烟正坐在床边的卧榻上,伸着脖子看着开了一线的窗户,虽然听见了他咳嗽的声音,却连头都没回一下。

    祝烽倒也不生气,慢慢的走过去。

    卧榻边上的小几上,摆着两盏茶,一盏应该已经放了一会儿了,都没什么热气,而另一盏显然是刚刚沏的,热气腾腾。

    祝烽慢慢的坐到了她的对面,看了看她,又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窗外。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

    若是有第三者在场,这个时候只怕要吓得心惊胆战了,毕竟这后宫不是谁都敢在皇帝陛下到来之后连起身都不起一下,甚至连目光也不挪过来。

    可是,这安静的房中的气氛,却一点都不僵硬。

    相反,跟那一盏冒着热气的茶一样,透着一点子温热和暖意来。

    两个人就这么在这一点温热和暖意里一直静静的坐着,不知过了多久,祝烽感觉到从冰天雪地里带来的那一点寒意最后一丝丝都被驱散尽了,才转过头来,简单的看了看屋子。

    屋子里,空出不少地方。

    他再看向南烟,没什么表情,但口气还是带着一点冷意的说道:“东西都收拾了,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跟着朕一道去了?”

    直到这个时候,南烟像是才活过来一般。

    她也慢慢转过头来看向祝烽。

    几个月不见。

    但两个人第一眼就仿佛交锋一般,她丝毫不退,更不示弱,只淡淡的说道:“妾早就说了,这些日子,妾也没改变主意。”

    祝烽沉着脸道:“你眼里还有朕?”

    “……”

    南烟平静的看了他一会儿,又转过头去看向窗外,面无表情的道:“随皇上怎么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61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