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好湿好滑好大好紧:男主是工地工人女主是老师

    程瑜几乎是一路仓皇的逃回家,人都已经坐到自己房间了,心口还是在突突乱跳,一直在想夏怀瑾为什么会去光年餐厅。

    明明宋宗英为了庆功宴包下了整个餐厅,餐厅根本没有对外营业,难道夏怀瑾不知道,还是说他是去找人的。

    差一点,差一点她就和夏怀瑾碰个正着了。    好湿好滑好大好紧:男主是工地工人女主是老师    

    程瑜一想想就觉得头皮发紧。

    幸好她跑得快。

    江中以为她是喝酒喝多了,给她煮了醒酒汤,过来敲门。

    程瑜深呼吸了几下才去开门:“爸爸。”

    “是不是喝酒了,爸爸给你煮了醒酒汤,你喝点,能舒服点。”江中笑着说道。

    程瑜忙接过碗,让他放心:“我就喝了一点,没事的,今天高兴,爸爸,我发了好多奖金,您以后不用那么辛苦了,这份工作能养活我们。”

    “好好,我女儿是最棒的。”江中高兴,却不是高兴女儿挣了多少钱,而是高兴女儿终于找到了喜欢的工作。

    “嘻嘻,爸爸您快睡吧,我喝了汤也洗洗睡了。”程瑜笑着说道。

    江中见她累了一天了,也不愿打扰她,叮嘱她把汤喝完就回了屋。

    程瑜端着汤坐回床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心里满满都是夏怀瑾。

    这是她七年来第二次那么近的看见他,他成熟了很多,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年郎,可她依然爱他。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手机忽然就响了,她被惊了一下,放下碗从包里翻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夏怀瑾的电话。

    他,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号码。

    刹那间,程瑜想到了一种可能,夏怀瑾去光年餐厅就是找自己的。

    程瑜心里慌极了,下意识的挂断了电话。

    夏怀瑾却锲而不舍,一遍遍的拨打。

    程瑜狠着心不解,也不敢接。

    过了片刻,手机在最后一遍自动挂断后,进入了一条短信。

    程瑜忍不住看了短信。

    ‘江晚吟,不想让我上去就下来。’

    唰!

    程瑜站起来跑到了窗边,撩开一角窗帘往下看,那站在下面的人,不是夏怀瑾又是谁。

    程瑜悔恨不已,早知道不该把家庭地址填这么详细。

    似乎怕这个威胁不够,夏怀瑾又发了一条短信。

    ‘156xxxx……想我给你爸爸打电话?’

    看到这条短信,程瑜撑不住了,她不能让爸爸知道夏怀瑾,爸爸本来就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觉得愧对自己,这七年没有一天不自责的,若是让他知道她当年还有一个感情很好的男朋友,更会加重爸爸的内疚。

    爸爸身体不好,她不能让他知道。

    程瑜转身,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在门口换了鞋,拿了钥匙,又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从三楼到一楼,程瑜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难,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夏怀瑾,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他问她为什么消失这么多年,她该怎么回答。

    她一点也不想让他知道那些肮脏的事,她的怀瑾就像一块美玉那样,不应该被任何污点玷污。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43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