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放荡美妇欲仙欲死|我被两个老外抱着高爽翻了

   叶景淮的话,在海平面上声声回荡。

    如此坚定坚决。

    就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放荡美妇欲仙欲死|我被两个老外抱着高爽翻了    

    那一刻帝梓楠相信了叶景淮会真的和他们一起死。

    相信了叶景淮会选择同归于尽的方式。

    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如果不是安暖出现,或许这就是她要的,但安暖的一番话,让她更想,既报复了叶景淮,又能够让琪琪好好活下去。

    她身体在颤抖。

    因为叶景淮的坚决,让她有那么一秒的不知所措。

    她手上的引爆器按钮,就是在她手指之间。

    只要轻轻一下,他们一艘船的人,就全部都会灰飞烟灭!

    安暖看着帝梓楠不受控制的模样。

    看着她情绪的激动。

    她回头对着叶景淮大声道,“琪琪是无辜的!”

    叶景淮心口一痛。

    他不需要安暖劝说。

    这一刻甚至害怕安暖来劝他。

    他不想动摇。

    不想让自己有任何犹豫的瞬间,他不想苟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想!

    “阿渊唯一的骨肉,她还没有1岁,她还这么小,不应该承担我们的恩怨!”安暖狠狠的看着叶景淮,“人不能这么自私,叶景淮!”

    叶景淮眼眶通红的看着安暖。

    他摇头。

    他摇头想要阻止她,不要再说了!

    求你,不要再说了。    “叶景淮,既然做到了这个地步,既然承担起了你们叶家的责任,你就有那个义务做好你自己应该做的所有事情。叶家几代人为了叶家的江山奉献生命,好不容易到了

    你手上,好不容易那么多人用鲜血给你铺垫,拿回了你们叶家的权力,你现在说放弃就放弃,你对得起叶家列祖列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弟弟吗?!”安暖质问他。

    大声,质问他。

    “别说了暖暖。”叶景淮声音低哑。

    他真的不想听了。

    那些国家大义,他听得太多了。

    从小一直在这些文字的折磨下,他已经够了。

    “叶景淮,做人真的不能这么自私!”安暖一字一顿。

    叶景淮紧抿着唇瓣,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安暖。

    就这么泪眼模糊的,看不清楚眼前的安暖。

    安暖说,“好好选择吧!”

    那句好好选择,真的可以击败他所有的坚强。

    他不想做选择。

    他真的不想去做这个选择。

    帝梓楠在旁边冷冷的看着他们。

    所以,叶景淮真的不是没有感情。

    叶景淮只是对她没有感情。

    对安暖的时候,从来都是,控制不住的感情。

    她笑着。

    一直冷冷的笑着。

    如果叶景淮选择了安暖。

    选择了,那么他们就一起死。

    如果叶景淮选择了琪琪……看叶景淮现在对安暖的感情,也够他行尸走肉的难受一辈子了。

    这才是她想要的。

    安暖不仅了解叶景淮,还这么了解她。

    如果她和安暖不是这样的关系。

    她倒是觉得,和安暖这个女人能够成为朋友。

    可惜。

    老天不允许。

    帝梓楠冷血的再次开口道,“看在安暖的份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数十声,如果十声之内,你不做出选择,我们就一起同归于尽吧!”

    叶景淮喉结一直在上下滚动。

    压抑的巨大情绪,让他几乎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

    “10!”

    “9!”

    “8!”

    “……”

    “3!”帝梓楠声音明显大了些。

    停顿的时间也明显长了些。

    正欲开口报“2”的时候。

    叶洛琪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跟着她逃亡这么长时间,叶洛琪真的是第一次哭出来。

    哭得那般委屈。

    帝梓楠有那么一刻的心软。

    叶洛琪的声音,明显要让其他人心都揪痛了。

    叶景淮在听到琪琪的啼哭声时,身体似乎都晃动了一下。

    安暖叶景淮极尽崩溃的样子,她说,“是你让琪琪牵扯进来的,你就有责任把琪琪救出去。”

    叶景淮压抑的哽咽,那一刻让他说不出一句话。

    帝梓楠也很快恢复了她的冷漠。

    她继续开口道,“2!”

    安暖紧紧的看着叶景淮。

    在等待他的选择。

    “1……”

    “琪琪。”叶景淮开口了。

    声音,哽咽不清。

    但还是听明白了。

    他选择了叶洛琪。

    最后一刻,他还是放弃了安暖。

    这是安暖想要的答案。

    但真的听到这一刻,心还是……刺痛了那么一下。

    她早就说过。

    如果一定要选择。

    叶景淮一定就会放弃她。

    她一直都看得很明白,所以才会,那么想要离开。

    她不想为难了叶景淮。

    也不想委屈了自己。

    最后。

    也算是结束了。

    她想,就是结束了。

    她和叶景淮的情感。

    她欠阿渊的那条命,就算是画上了一个深深的句号。

    她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叶景淮那一刻却不敢再看她一眼。

    他还是说了出来。

    终究。

    他还是,做出了选择。

    “你确定?”帝梓楠问。

    就是故意在问。

    得到了叶景淮的答案后,她自然松了一口气。

    没错。

    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此刻的故意再问,不过就是再折磨叶景淮而已。

    她说,“你选择了琪琪,安暖可就要陪我一起死!”

    叶景淮喉咙处,似乎都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他不停的咽了下去,他说,“嗯。”

    嗯。

    安暖真的很淡定。

    从下定决心回来那一刻开始,这就是她想的结果。

    只是安安……

    “所以安暖,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嘛?!死之前,让你留个遗言吧!”帝梓楠一脸好心。

    安暖看着叶景淮。

    叶景淮眼眸微动,那一刻终究还是,强迫自己迎上了安暖的视线。

    安暖说,“叶景淮,我们之间……一笔勾销。”

    叶景淮喉咙处一直在翻滚。

    “我欠你们家的人命,我还了。”安暖继续说。

    叶景淮很想告诉她。

    欠人命的人,从来不是她。

    是他!

    是他,罪该万死!

    “安安。”安暖说出自己儿子名字的时候,还是哽咽了。

    如此哽咽的声音。

    让她几乎有点说不下去了。

    叶景淮紧紧的看着她。

    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无能。

    真的,很无能!

    “帮我照顾好他。”安暖隐忍着说了出来。

    说出来那一刻。    泪流满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38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