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厨房里的欢愉/主人惩罚分身清理膀胱

  边上的李唐守军也跟着倒霉,被马槊上的狂暴气劲给拦腰斩成了两断……

    “单将军威武!”

    “单将军威武!”    厨房里的欢愉/主人惩罚分身清理膀胱  

    虎贲悍卒杀意狂暴,如狂潮怒涛,要将敌人彻底碾碎!

    慌乱中,李神通披挂金盔金甲登上城头的时候,心里一片冰凉。

    只见得守城的兵将哀嚎惨叫不绝于耳,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眼前的景象,凄惨如地狱……

    “乱我城者,杀杀杀!”

    身为李阀足以排入前三的高手,李神通也暴走了,双手持刀,不顾一切的朝着纵横杀伐的单雄信冲去。

    踏!踏!踏!

    脚步飞快的在地面上踏动,血水四溅。

    李神通运转了十二分的功力,倒也是气势磅礴不凡。

    “找死!”

    只可惜,他面前乃是只差一步便突破宗师境界的单雄信,此时正杀得兴起,无双悍勇。

    毫无悬念,在十招之内,便横槊格杀了李神通。

    马槊横空狂舞,李神通斗大的人头冲天而起,双眼怒睁,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就此了账。

    鲜血犹如喷泉,从李神通的脖颈狂涌而出……

    ……

    叮咚!

    “恭喜宿主,函谷关击破,额外奖励崇拜值20000点,功勋值100000点!”

    “恭喜宿主,单雄信夜袭函谷,枭首李神通,获得了武魂石一枚,杀气值累计1点!”

    室内夜明珠散发柔和明亮的光芒,刘昊精神微微一振,嘴角浮现出一抹细微的弧度……

    函谷关,破了!

    这是挡在王朝大军身前的第一块拦路石,一旦告破,长安城前,只有潼关一座坚城可守……

    “系统,这个杀气值值是什么意思?”

    “由于单雄信与李阀血海深仇,当单雄信斩杀李阀某项属性在90以上大将的时候,其杀气值累积,武力属性将会+1,最高累积+5点,持续至战争结束!”

    报仇雪恨单雄信,没毛病!

    刘昊心里微微一乐,给单雄信点赞。

    单二哥的实力,本来就是无双猛将的边缘,这次雪恨李阀,却也是他的造化,说不定够巩固境界,一举突破无双猛将的范畴。

    李阀的好日子快要过到尽头了!

    刘昊沉吟半响,手指有节奏的敲击桌面,吩咐了一句:“去传石之轩来见朕。”

    ……

    太原道。

    这里是经由太原通往长安的必经要道。

    数百玄甲重骑拥着一辆马车,在官道上疾驰而过,地面上泥尘漫天。

    刚刚仿效上古纵横家,说服北方两大诸侯举兵杀伐,房玄龄掀开了车厢帘幕,观察周围地势,略显得疲倦的脸上,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

    前边要通过一处峡谷,地势险要,两边老猿啼声不住,更不时的有鸟雀惊飞叫响。

    “不对劲!”

    房玄龄看到山林之中,无数鸟雀惊飞,心里便悚然一惊,忍不住大声叫道:“惊鸟不入林,依兵书所载,大为不详……不好,柴将军,前边有埋伏!”

    最前边的年青将领神情剧震,慌忙策马,只听得两边山林当中,传来了无尽的杀声与箭矢破空之音。

    嗤嗤嗤嗤嗤嗤!

    无数道箭矢撕裂了空气,遮天蔽日的朝着峡谷当中落了下来。

    柴绍心里一沉,提刀喝道:“悍匪劫道,不要惊慌,玄甲骑稳住阵型,保护好房大人!”

    其实柴绍心里也知道,哪是什么悍匪。

    贼兵土匪大多连兵器都不全,哪里来的这么多弓箭?

    绝对是遇到实力强大的敌人了。

    不过为了稳住军心,只能称作山贼土匪。

    “箭矢轮射,不过数百道……可见人数不多!”

    柴绍也是领兵打仗出身,观察地上的箭矢,心里就大致推断出了敌人大致数目。

    然而,结果还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怎么可能……就四个人!?”

    看着四道人影从山林当中掠出,柴绍瞬间懵逼了……

    “四个人跑来围杀我们天下无双玄甲骑,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原本严阵以待的玄甲骑兵们,轰然大笑:

    “哈哈哈,这四个人怕不是来找死的么?”

    “请将军下令吧,玄甲骑兵踏杀天下,将他们彻底碾杀!”

    柴绍心情镇定,嘴角浮现一抹冷笑,铮然拔剑,朝着前方一引,喝道:“杀!”

    唏律律!

    战马惊嘶如雷,数百玄甲骑兵开始朝着前方发动了冲锋。

    这重甲骑兵的冲锋之威,如万钧雷霆滚落,除非是大宗师这样超然世外的高手,否则就连宗师级别的高手,只怕都不敢亲拭其锋。

    骑兵奔驰而过,峡谷间烟尘滚滚如龍。

    天字第一号密探段天涯额前垂落一缕头发,沧桑的脸上嗜血沉肃,冷然下令:“成是非、一刀破阵,海棠与我先去抓房玄龄!”

    成是非捋了捋泡面头,双手叉腰,叫嚷道:“段老大,你有没有搞错,我这样的王牌密探,肯定是擒贼擒王啊,居然叫我做肉盾?”

    抱怨归抱怨,经过了魔鬼训练之后,成是非还是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的。

    铮!

    归海一刀神情冷峻,右手握住了寒铁刀的刀柄,眸中赤芒一闪,陡然喝道:“杀!”

    霸刀之绝情斩!

    刀影裂空,一道长达数米的赤红刀罡,带着绝灭一切的恐怖气息,横空一斩。

    绝情霸烈的刀罡无坚不摧,斩断了战马的马蹄,玄甲骑马失前蹄,马背上十多个骑兵被掀翻落马。

    骑兵落马,在战场当中是最惨不过。

    基本上不是死于敌人之后,而是被自己背后杀上来的友军给践踏至死,绝无幸免。

    一刀破阵,凶威如斯!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37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