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工地被农民工玩的小雪*在他接电话的时候口他

   “爱”到底有多恐怖,在南极凝望风雪十二载的陆瑟有自己的理解。

    常常被误认为是人类最浓烈感情的爱,在陆瑟看来更像是一种连接,一种网络协议。

    互相爱着的两人共享喜悦、哀伤、愤怒、平静……  工地被农民工玩的小雪*在他接电话的时候口他      

    “生命之中又有生命”,爱使得复数个体结合成更宏大的生命。

    然而若这种连接只是单方面的,只有一方会感受到对方的喜怒哀乐,那便不但残酷而且恐怖,相当于交出了自己的生杀大权,成为了“爱”的奴隶。

    人人都希望自己托付信任的对象完美无缺,??交付真心的??手永不背叛。??

    但是真的有吗?把数百万年人类进化史以严密的科学精神从头梳理,利益和背叛处处可见,像《三国演义》中刘关张三兄弟那样的情谊却着实少见。

    “世界上只有一半的友谊是双向的,其他一半是单方面想象出来的。”

    陆瑟觉得这句话仍旧不够现实,“一半”的预估太乐观了。

    被荷尔蒙影响较少的友谊尚且如此,男女之间的“爱”又到底有多少可信度呢?

    “陆瑟同学,可能是我误会了……但你不会是装作冥思苦想的样子,其实在死盯着姐姐的腿看吧?”

    顺着游泳池边沿划水过来的林怜,突如其来地出现在陆瑟身侧。

    “好像是哦。”站在岸边对水中的陆瑟保持居高临下之势的林琴露出鄙视之色,“何等不要脸的行为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几乎震破天顶玻璃的狂笑声吓了陆瑟一跳,回头一看,却是焦青青目睹阿雪被鳄鱼吓得喊救命那一幕,第一时间赶来嘲笑。

    这样也好,不然肯定就来这边添乱了。

    “哼,女孩子穿泳装露出大腿,本来就是让别人看的。”

    陆瑟义正言辞。

    “何况是林琴堵在这里不让我上岸,还伸出脚来踩我——林怜你评评理,按照公平、公正的原则,我是不是应该踩回去?”

    “那个……姐姐身体很弱,陆瑟同学实在不解气的话,我可以代替姐姐让陆瑟同学出气……”

    说着,林怜紧闭双眼,做出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好像真的准备好了被陆瑟一脚踩上来。

    “用脚踩真是暴殄天物,不如让我摸一下……”

    幸亏陆瑟及时醒悟,才没有说出以上那句大脑短路的话。

    “喂喂,我还在这儿呢,陆瑟你没回答我刚才的话啊!”包兴在林琴后面喊道,“陆瑟你不觉得应该对你唯一的朋友好一点吗?”

    和包兴一起赶过来的理香低头自言自语:“陆瑟君居然朋友这么少,以后得把剑道馆的大家介绍给他才行……”

    “包兴又馋又懒还很不可靠,陆瑟你苛刻地对待他可以理解。”

    “喂喂,我还在这儿呢,林琴你当面说我坏话很没礼貌啊!”

    完全不理包兴的抗议,林琴继续道:“然而对身边的朋友、爱人苛求完美,就相当于剥夺了一个人的人性,??将Ta变成了你的道具??和机器。”

    “嗯,有道理……”见林琴的理论仿佛在支持自己,包兴单手托腮做深思状。

    “陆瑟,你这个外表开朗内心孤僻的家伙,敞开心扉接纳更多人吧。”

    林琴那看穿灵魂的黑瞳展现出不仅仅是由俯视带来的压迫力。

    “只要你敞开心扉,你就会发现有比包兴优秀一百遍的人可以做你的朋友。你已经接纳了具有如此多缺点的包兴,为什么不能接纳别人呢?明明有了更多朋友以后,就可以把包兴像破抹布一样丢掉了呢……”

    “喂喂林琴你果然是超没礼貌啊!就算我是破抹布也是陆瑟用着最顺手的破抹布!陆瑟绝对不会把我丢掉的!”

    义愤填膺的同时,急切地在水池里寻找小佳的踪迹,然而小佳看到包兴在林琴身后,感到一阵恶寒没有往那边凑。

    “诶?说起来,我现在不是陆瑟同学的朋友吗?”

    见陆瑟并没有踩自己出气,旁边的林怜睁开了眼睛。

    “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陆瑟同学的未婚妻了,但做不成未婚妻还可以做朋友的吧?明明一起经历了很多事,难道这样还不算是朋友吗?”

    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带动长长的睫毛溅下水珠。

    那个……林怜你真是有点天然呆啊,一般来说从未婚妻的位置上掉落下来,想要继续做朋友难比登天好吗!

    不过林怜的情况有点特殊就是了……

    “喂,陆瑟你可不能背叛我啊!虽然林怜胸大,你也不能让她代替我成为你最好的朋友啊!”

    包兴你傻吧?林怜对我单纯表达善意,理香都没有意见,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背叛啊!

    !!!

    趁陆瑟分神的当口,林琴居然又伸出左脚去踩陆瑟的脸,结果被有所防备的陆瑟伸手抓住了脚踝。

    “对十二级级智能生物来说,同样的招式第二次不会生效的!”

    为了让林琴出丑,陆瑟用力向下一拽,将林琴整个人都拽进了泳池!

    “扑通!”“小姐!”

    负责搀扶林琴的莫莉,因为没能阻止陆瑟的暴行而露出了自责的表情。

    “知道厉害了吧!还自作聪明地跟我讲什么大道理?好好喝几口水吧!”

    然而脂肪率并不高的林琴,居然靠“完全不反抗水”而没有沉底,反而很快找回了平衡,站稳了脚跟。

    “怎么,这是你敞开心扉的仪式吗?那样我也不是不能陪你玩一玩……”

    这样说着,林琴在陆瑟醒悟之前主动游进了他的怀里,从正面和前未婚夫抱在了一起。

    “……”

    没有被泳装布料覆盖的肌肤紧紧贴在一起,林琴仿佛睡着一般将下巴轻轻压在陆瑟的肩膀上,神情安谧,漫卷长发在身后池水中漂浮铺开,风景如画。

    这一幕自然被附近的人尽收眼底,在岸上的莫莉、包兴、理香更是看得清楚。

    尤其是理香。

    所以说林琴你是故意跟我制造亲密接触,让理香看了以后妒火中烧的吗!嘴巴上说希望我有更多朋友,结果行动起来却是打算让我有更少的未婚妻啊!数量为0你才满意对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1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