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主把奶尖放进侍卫嘴边|我想吃你身上自带的馒头

   梦境中孟超的设定是童年时代的鼠民战士“树根”。

    所以,他忘记了自己身为大角军团一员的身份。

    看着大角鼠神的雕像,脸上流露出一丝茫然和一丝期待。    公主把奶尖放进侍卫嘴边|我想吃你身上自带的馒头    

    “大角鼠神是全体鼠民共同的祖先,也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古梦圣女蹲了下来,双手扶住了孟超的双肩,双眼直视着他的心灵深处,声音中充满了深不可测的魔力,试图将这段话植入孟超的灵魂,成为与生俱来的信仰,“他会带领我们彻底摧毁这个,一直在欺辱和压迫我们的旧世界,然后,在鲜血和烈焰之上,创造一个无比美好的新世界。

    “在新世界里,鼠民们再也不用被武士老爷逼迫着,每个月都要缴纳如此沉重的‘曼陀罗税’,为了采摘‘黄金果’,不得不进入深山老林,在图腾兽的威胁之下,如此辛苦和危险地工作,而自己却连黄金果的果皮都吃不到。

    “在新世界里,鼠民们也可以吃到黄金果——想吃多少,就有多少,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至于图腾兽,大角鼠神也会赐予我们强大的力量,将他们统统镇压和驯化,成为我们的武器和铠甲。

    “所以,来吧,树根,和我一起清理这座雕像,我们不能让大角鼠神的雕像,深陷在这种地方。”

    尽管是在梦境中。

    而且蕴藏着神秘力量的石壁符文,就在附近。

    古梦圣女仍旧一丝不苟,心无旁骛地清理着雕像。

    她先用斜插在腰间,用来削切曼陀罗枝桠的砍刀,斩断了缠绕住雕像的杂草和藤蔓。

    又将附着在雕像上的苔藓和菌菇统统剥离下来。

    很多细小的藤蔓上面,都生长着一簇簇的尖刺,扎得她的双手鲜血直流。

    梦境中的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苦,甚至以痛苦为奉献,双眼充盈着幸福的光芒,一点点将雕像清理得光亮如新。

    当最后一片菌毯都被她从雕像表面铲除,每一道缝隙里的淤泥都被擦拭干净,雕像看起来焕然一新时,她用力从双手的伤口里面,挤出大量鲜血,洒在雕像上面。

    鲜血立刻被雕像上纵横交错的裂纹吸收。

    像是被雕像吞噬进去。

    “大角鼠神的雕像,需要时常用鼠民的鲜血来浇灌。”

    古梦圣女回头,向孟超解释道,“鲜血象征着鼠民们的牺牲,大角鼠神不会轻易苏醒,更不会赐福于那些不敢反抗和不愿牺牲,只想舒舒服服坐着,等待拯救从天而降的家伙。

    “鼠民必须首先竭尽所能,不怕牺牲地拯救自己,让大角鼠神看到我们的武勇、胆魄和信念。

    “然后,大角鼠神才会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来拯救我们这些值得被拯救的人。

    “这,才是一名鼠神信徒,应该具备的觉悟,记住了吗,树根?”

    孟超重重点头。

    心想如果自己真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鼠民勇士“树根”。

    经历了这样不可思议的梦境。

    一定会对在梦境中指引自己的古梦圣女,留下无比深刻的印象,对她更加崇拜和爱戴。

    而对大角鼠神的信仰,也将变得无比狂热,至死不渝。

    叶子应该就是经历了类似的梦境。

    才会在明知道古梦圣女并不是自己的亲姐姐的情况下。

    仍旧愿意为她和大角鼠神牺牲一切吧?

    话说回来,古梦圣女在梦境中的这番表演,从成本收益率来分析,实在是很没必要,甚至是很浪费的事情。

    因为,就算她真能将“树根”蛊惑得五迷三道。

    “树根”也仅仅是一名普通鼠民勇士。

    哪怕被她激发了十倍潜能,又能如何?

    在大角军团的精锐倾巢而出,对百刃城和狼族重兵集团展开战略决战的此刻,在一名普通士兵身上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貌似得不偿失。

    唯一的解释就是,对古梦圣女而言,清理大角鼠神的雕像和刚才说的这番话,都不是表演,也不含太多功利性的目的。

    而是发自内心,自然而然的事情。

    她是真的相信大角鼠神的存在。

    并且,比大角军团的任何人,都更加信仰和期盼着大角鼠神的降临。

    “看起来,古梦圣女并不知道大角鼠神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偶像。

    “也不知道自己对大角鼠神的信仰,都是某个隐藏更深的家伙,植入到她的心灵深处的。

    “恐怕她更不会想到,貌似强势崛起,烜赫一时的大角军团,已经在她的带领下,走上了万劫不复的末路。

    “用不了几天,她的军团,她的信仰,她的理想,她的‘新世界’,都将在残酷的现实碾压之下,化作梦幻泡影。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究竟是谁,用什么方式,将大角鼠神的信仰,植入到她的心灵里面?”

    孟超相信,自己马上就能找到答案了。

    他那凌驾于梦境之上的一半潜意识,从脑域深处,提取出了“石壁符文”的素材。

    于是,梦境里的悬崖底下,在大角鼠神的雕像后面,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

    “那是什么?”

    古梦圣女又一丝不苟,庄严肃穆地朝大角鼠神的雕像拜了三拜,这才带着孟超,朝闪光的地方走去。

    砍掉一片生长着棘刺的灌木,穿过两块巨岩之间的缝隙,他们找到了一座非常隐秘的山洞。

    洞穴深处,瑰丽的光芒如同泉水般流淌出来,一闪一闪,像是某种神秘力量,邀请他们进入。

    两人屏住呼吸,在洞穴里面穿行。

    洞壁晶莹剔透,散发出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姹紫嫣红的光芒。

    洞壁里面的缝隙,还组成各种不可思议的姿态,犹如被七彩冰层封冻住的远古生物。

    而他们沐浴在七色玄光之中,渐渐也变得晶莹剔透,仿佛能看清楚自己的五脏六腑、周身骨骼甚至眼球和大脑,在不知不觉中,和洞穴融为一体。

    ——这片场景,并非完全出自孟超的虚构。

    位于龙城市中心的一号太古遗迹,以及位于雾隐绝域的二号太古遗迹里面,都有类似的场景。

    孟超曾经亲身经历,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此刻将记忆碎片“复制粘贴”过来,自然天衣无缝。

    古梦圣女身临其境,愈发相信,这个名叫“树根”的鼠民勇士,小时候是真的误入过这样一座神奇的洞窟。

    否则,一名想象力贫瘠的鼠民勇士的大脑里,根本不可能漂浮着如此瑰丽和精彩的记忆。

    在梦境中蜿蜿蜒蜒的洞窟里面,不知七弯八绕了多久。

    终于,洞窟抵达尽头,他们看到了那面熠熠生辉的石壁。

    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片石壁的瑰丽和神奇。

    明明长宽都不超过十米的石壁,上面顶多镌刻了千八百个符文。

    然而,当人全神贯注凝视石壁的时候,却会感觉石壁的长宽都向两侧延伸,面积渐渐放大到了无穷无尽,占据了整片视野甚至整个世界,更有一种朝观察者倾斜下来,即将崩塌,将观察者笼罩在里面的威压。

    而无限延伸的石壁之上,乍一看平平无奇甚至粗枝大叶的符文,更是玄奥繁复到了极点。

    貌似直接镌刻在二维平面之上。

    其实却采用了一种非常复杂,连龙城人都尚未掌握的立体精密微雕技术。

    非要用地球人可以理解的方式来描述的话。

    这些符文的每一道笔触,都是有成千上万缕比牛毛还细的刻痕凝聚而成。

    就像用万千纳米级数的丝线,拧成了一股股绳索,再将这些绳索,打成不同形态的结。

    表面上是非常古老的“结绳记事”。

    实际上,却蕴含着比结绳记事,更丰富亿万倍的信息量。

    反正,龙城遗迹研究所的科研专家们,用精度最高的显微仪器,都没能梳理清楚蕴藏在每一道笔触深处,究竟有多少束最细微的“丝线”。

    饶是“武神”雷宗超这样的强者,在石壁符文前面盘膝而坐,经年累月地闭关修炼,亦无法洞彻它的全部奥妙。

    现在,面对这些玄之又玄的符文,古梦圣女又会呈现出什么样的表现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11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