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师教我体验她身体,宝宝硬了,帮我

  两个小家伙晚上准时十点睡觉。

    傅瑾城陪了两个孩子一会,到了十点,催他们去睡觉,他则去了书房。

    高韵锦在吹头发,傅瑾城离开孩子们的房间,路过主卧的时候,没有注意到。  老师教我体验她身体,宝宝硬了,帮我      

    她吹完头发,放好吹风机,过去催两个小家伙睡觉,推门进去却发现房间的灯都已经关了,里面安安静静的。

    两个小家伙似乎已经睡了。

    她有些惊讶,正想静悄悄的关上门离开时,刚睡下没两分钟的小煊还没睡着,注意到门口有动静,叫了一声:“妈妈?”

    高韵锦应了一声,开了灯,“今天跟姐姐怎么都这么乖,妈妈不催就自己睡了?”

    “爸爸有催我们。”

    “爸爸?”高韵锦有些意外:“爸爸打电话回来了?”

    小煊奇怪的看着她,“爸爸回来了,妈妈不知道吗?”

    高韵锦愣住,随即笑了下,“妈妈刚洗完澡就过来了,不知道爸爸回来了,爸爸可能有事要忙,去了书房,妈妈一会去书房看看。”

    小煊点头,高韵锦又催他快点睡觉,见孩子乖乖躺下来继续睡觉后,她才关灯离开小煊的房间。

    关上门后,她脸上的笑容变淡了。

    以往傅瑾城不管多忙,他回来了第一时间就是找她。

    哪怕她在洗澡,他也会敲门进来,告诉她他回来了,而不是像今天这样一声不响。

    想到这,她没有回去主卧,而是向书房那边走去。

    书房的门是关着的,高韵锦没有开走廊的灯,能清楚的看到书房里面有灯光从门缝溢出。

    说明书房里是有人的。

    书房重地,没有傅瑾城的允许,除了他们一家四口,其他人是进不去的。

    所以,书房里的人只能是傅瑾城。

    他真的回来了。

    想到这,她站在门口抬手想敲门,但抬起的手却久久没能落下,在她准备离开时,房门忽然被打开了,傅瑾城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她愣了下。

    房间里的傅瑾城看到她却毫无情绪波动,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有事?”

    他太过冷漠了,高韵锦脑子空了几秒,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听孩子们说你回来了——”

    “然后呢?”他打断她的话,“你有事?”

    这是不想跟她废话的意思?

    高韵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来干什么,也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只是凭着心里所想的过来找他而已。

    所以,他忽然这么问,她一时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傅瑾城看她站着不说话,越过她去了衣帽间找换洗的衣服。

    高韵锦看着他的背影,在他拿着衣服到隔壁的客房去,不打算去主卧的时候,她明白他估计又想跟她分房睡了。

    “瑾城。”

    在他要进去客房的时候,她脑子一片空白,没忍住的叫住了他。

    傅瑾城停下脚步,回头:“有事直说。”高韵锦不太明白傅瑾城到底为什么忽然这么冷漠,但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不会想提起这个,她搜肠刮肚,在他深沉的目光的逼问下,她终于想到了一个话题:“我听霍总

    说,那个项目你帮——”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傅瑾城眼神更加冰冷,立刻打断了她的话。

    高韵锦有些无措,“我——”

    “你想帮他感谢我?”

    她确实有这样的想法,因为霍正云说过,他是想亲自跟傅瑾城说声谢谢的,只是傅瑾城电话打不通,所以麻烦她帮他跟傅瑾城道一句感谢。

    可看傅瑾城的脸色,他看起来似乎并不稀罕霍正云的感谢,也并不会因为她代替霍正云说感谢而感到高兴。

    所以,她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了肚子里。

    “没其他事了?”傅瑾城看她这么识相,脸上也没有因此而高兴。

    高韵锦下意识的摇头,“没有了。”

    虽然她还想问他是不是这两天要去H市出差,但看傅瑾城的脸色,她问了他估计会更加不高兴,她就识相的没有继续问。

    傅瑾城一个字不多说,直接转身进去了客房,然后关上了门。

    高韵锦站在原地,半响才回过神来。

    当天晚上,傅瑾城没有回来主卧,这一点,她已经猜到了,并不惊讶,但她还是失眠了,一直到凌晨四点左右,才睡着。

    翌日,毫无意外的,她起来晚了。

    她起来的时候,两个孩子跟傅瑾城都出门了。

    当天晚上,傅瑾城没有回来,高韵锦不知傅瑾城是工作忙,加班,还是已经出发H市。

    倒是第二天早上,跟孩子们吃早餐的时候,傅瑾城不在,两个小家伙也什么都没问,这让高韵锦觉得不太对劲,她忍不住问道:“爸爸去出差的事,跟你们说了?”

    “对啊,前天晚上爸爸就跟我们说啦。”

    果然如此。

    高韵锦心下了然。

    她因为有心事,本来就胃口不好,听到这里,就更加没有了吃饭的胃口。

    傅瑾城前天晚上特意把去H市的消息告诉两个孩子,唯独不告诉她,甚至是连跟她多说一句话都不耐烦……

    “妈妈,你不开心了吗?”悦悦忽然说道。

    小煊看着高韵锦的眼睛,“妈妈眼睛红了,是哭了吗?”

    “没有,妈妈没哭,就是昨晚睡不好,眼睛里有血丝。”

    “妈妈为什么睡不好?是想爸爸想的吗?”悦悦睁着大眼睛问道。

    高韵锦一时无话。

    悦悦这么说,好像也不是没道理的。

    虽然悦悦嘴里的“想”跟她真实的“想”不是那么一回事,但都是想。

    她不说话,两个孩子就当她是默认了。

    “妈妈想爸爸了就给爸爸打电话啊。”悦悦想到自己小时候想傅瑾城的时候也会哭,也不吃早饭了,过来安慰的轻拍着她的背脊,“要不视频也行。”

    “我去那电话过来。”小煊跟悦悦配合无间,不等高韵锦说话,就拿起固话给傅瑾城打了个电话过去。

    高韵锦忙说:“不用,妈妈没有想爸爸——”悦悦更温柔了,像个小大人一样:“妈妈,想就想,为什么怕承认呢?想爸爸又不丢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08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