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里面一跳一跳的很舒服-怎样用手让她叫

    陈芸前一晚还在庆祝,烂醉狂饮,为自己儿子登上粤省胡家cfo宝座开怀。

    第二天早上,被异样的感觉和刺鼻的味道惊醒,她就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血泊里。

    她在自己的卧室里,睡在自己的床上。      里面一跳一跳的很舒服-怎样用手让她叫  

    她浑身都是鲜血,床单、被褥,乃至枕头,全部被鲜血浸透。

    她自己安然无恙,这些血并不是她的。

    是她儿子的。

    她儿子,被一根绳子挂在她卧室棚顶的华丽吊灯上。

    只剩下了一具血呼刺啦的骨头架子。

    满地、满床、满屋,都是她儿子的零落的片片血肉。

    母子连心,陈芸能第一时间认出这具骨架是她儿子。

    陈芸也足足愣了十几分钟,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眼前的世界,由血色转为黑色,暗无天日。

    崩塌了,毁灭了,一切都没有了。

    镜中水月,一场空花。

    她隐忍、筹划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上位出头的机会,在她不择手段的一番操作下,总算干出了点成绩,扶她儿子当上了首席财务官。

    财务官,管钱的,粤省胡家最大的肥差,更是权力的核心地带。

    陈芸姓陈,在粤省胡家,她顶多能当个慈禧太后。

    她儿子姓胡,将来甚至有望与胡君杰争族主之位。

    她儿子是她的一切,既是她最重要的筹码,也是她相依为命的唯一亲人。

    可就在她儿子荣登高位的第二天,她儿子被人凌迟了。

    骨头架子吊在她这个当妈的面前。

    “啊!”过了好久,信念临近崩塌的陈芸才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不管不顾,扑过去抱住她儿子的骨头架子,嚎啕大哭。

    陈芸的哭声,引来了许多个护卫。

    护卫们闯进来一看,个个面面相觑,吓得腿软。

    他们恪尽职守,没有懈怠,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他的这些护卫的命,注定要跟陈芸儿子的命一样,没有了。

    陈芸儿子离奇暴毙,死状残忍,且凶手无法无天,把尸首挂进了陈芸的卧室里,堪称极尽挑衅之所能,把粤省胡家的面子踩在地上践踏。

    此事如同海啸,迅速在粤省胡家内部,掀起了天大的波澜。

    粤省胡家一半长辈、高层,皆赶来慰问,发誓要报仇雪耻。

    另一半,没来的,是支持胡君杰父子的一派。

    利高者疑,很显然,陈芸儿子死了,胡君杰是最大受益人。

    出于种种考量,胡君杰决定先不出面,静观其变。

    在众人的劝说下,陈芸总算恢复了神智,通红着双眼,狰狞叫喊道:“给我查!查出凶手是谁!主使者是谁!不管他是谁,我都要他为我儿偿命!”

    到此为止,连凶手是谁还不知道。

    燕正卿?陈宇的商业代言人黄博伟?胡君杰?

    ‘华夏三杰’,个个都是嫌疑人。

    也因为陈芸的手段太过火,为了光速出头,玩驱虎吞狼,把‘华夏三杰’通通得罪了个遍,一时半会儿想查凶手,还真无从下手。

    陈芸心中没有后悔,只有怨恨,以及滔天的杀意。

    而就在这时,有护卫上气不接下气地飞奔进来,高叫道:“报……报告陈总监,我们发现了陈宇的踪影!”

    消失三个月之久的陈宇,露面了!

    碰巧是陈芸儿子被凌迟的这一天!

    不仅如此,陈宇现身的位置,更像是在明摆着告诉陈芸:我是凶手。

    因为陈宇露面的位置……是粤省胡家祖地。

    就是燕正卿想拉着陈芸去发誓,却被陈芸挣脱,说是禁地的那个祖地。

    粤省胡家的祖地,是一条小龙脉,在那里,埋着粤省胡家的列祖列宗。

    陈宇居然在粤省胡家的祖地现身!

    别的不说,光是‘擅闯禁地’这一条罪名,就够陈宇死上十次的!

    陈芸正在气头上,一听见她心心念念的陈宇现身了,哪里顾得上冷静思考?她嗷唠一嗓子,调来所有她能调动的胡家铁卫,直奔后山祖地!

    然而真到了后山祖地,情况又和陈芸想得有些不太一样……

    “我靠,轻点,人家怕疼!”

    “大哥,你能不能轻点,你是耳朵不好使吗?”

    “大哥?你跟我说句话呗?”

    “哇擦,大哥,别闹,别掏铁链子啊,疼疼疼!”

    一个凶神恶煞的胡家铁卫,先是掏出麻绳,后来觉得麻绳不保险,又扯一根铁链子,把陈宇给捆上了。

    陈宇一直在那儿龇牙咧嘴地怪叫,却不做任何反抗,乖乖束手就擒。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相信,陈宇自首了!

    气势汹汹带了几十号高手过来的陈芸,见到这一幕,也不禁愣住了。

    陈宇这个残忍杀害她儿子的凶手,为啥不反抗捏?

    以及,陈宇这身扮相……是不是有点太雷人了?

    陈宇的扮相,简直比街头巷尾翻垃圾堆找饭吃的乞丐还雷人。

    不晓得陈宇经历了什么,眼下活脱脱是一副野人的模样。

    沾满了泥土、杂草的乱糟糟披肩长发,沾满了方便面渣和饼干渣的大胡子,破破烂烂的衣服、加起来超过两千处破洞,以及他身上那可怕的气味……

    说陈宇被送去荒岛求生,刚回来也有人信。

    当然,最大的疑点,还是陈宇为什么会出现在粤省胡家祖地,并且自首。

    陈芸控制住自己,想听陈宇解释两句。

    但很快,她就控制不住了。

    陈宇被‘叮叮当当’的铁链子束缚,仍在那儿嬉皮笑脸,摇头晃脑、洋洋得意地催促她。“这位阿姨,你能不能把胡君杰和他爸找来?”

    短短一句话,陈宇犯了三个大忌讳。

    其一,陈芸儿子惨死,粤省胡家一片哀鸣,你陈宇笑个锤子笑?

    其二,你特么管谁叫阿姨呢?陈芸一宿能睡俩小鲜肉男明星,年轻着呢!

    其三,你陈宇说你有事,那你倒跟我说啊,我陈芸如今是粤省胡家风头最盛之人。你使唤我,让我去把胡君杰父子喊来,不拿我陈芸当人?

    要么说,陈宇的得罪人能力,堪称旷古烁今、空前绝后呢……

    “住口,别笑了!”陈芸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从身旁护卫的腰间掏出手枪,‘当’地一声,将枪口顶在陈宇脑袋上,寒声威胁道:“再笑杀了你!”

    “那个啥……”陈宇弱弱地提醒道:“阿姨,这枪没拉保险。”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07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