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舞蹈生干起来什么感觉*每次和做完再去上学小说

    明瑞几个出来,上官家的小厮已经飞快的回府报喜了。

    四皇子围着上官琉转了一圈,“明年等你高中。”

    谁都喜欢听好话,上官琉也不例外,“借殿下吉言了。”    舞蹈生干起来什么感觉*每次和做完再去上学小说    

    四皇子往年很少出宫,也就今年出宫次数多了,不仅是皇后授意,还有皇上,皇上觉得周家儿郎好,也乐得儿子与周家儿郎接触,总比与温家走的近好,这可方便了四皇子。

    四皇子指了指等在一旁的管事,“怎么有这么多的管事?”

    昌忠解释,“这是来相看的。”

    上官琉接话,“相看一些有潜力的学子,好给家中女孩选夫婿。”

    四皇子觉得新奇,“有意思。”

    昌忠笑眯眯的,“明年更有意思。”

    说话间已经到了停靠的马车前,还巧了,正好与温家的马车相邻,温家先走周家的马车才能离开。

    温六公子与人寒暄回来,与明瑞几人遇上。

    温六公子见四皇子眼睛微动,随后上前见礼,“见过四皇子。”

    四皇子对温家的表哥不亲,不仅因为父皇不喜,还因为他是太子嫡亲的弟弟,要跟着大哥走的,何况他是嫡子,天然对庶子厌恶,淡淡的,“恭喜。”

    温六公子听出了语气中的冷淡,转过头又与上官琉点头示意,随意道:“我以为周三公子会参加,可惜了。”

    明瑞知道可惜什么,可惜没较量过,谁让他是榜首呢,明瑞笑了笑没回话。

    温六公子尴尬了,同时心里不甘,又是这一种态度,他出色又如何,他是庶子,真正敬他的只有各府的庶子,哪怕嫡兄废物,各府的嫡子依旧讨好嫡兄,而不是他。

    温六公子离开,昌忠才开口,“这位不是好相与的。”

    周府,竹兰正在家中见宁暝,宋氏一起来的,宁暝感谢道:“谢谢老夫人牵良缘。”

    他的亲事说定了,只等着瞒周年定亲,成亲要等出孝了。

    竹兰笑着,“日后你们和和美美就好。”

    宁暝耳朵微红,这一回他相中了未来的妻子,性子温婉,是他想象的妻子。

    宋氏,“现在定亲了,俞家也不敢闹了,日后宁暝没烦心事能安心读书了。”

    说到底,俞家敢与宁家闹,谁让宁暝的娘出自俞家,顾忌宁暝,宁家不会太过分,但周家不同了,周侯夫人帮着牵线,俞家不敢再闹了,不仅帮了宁家的忙,还为宁暝选了好姻缘。

    竹兰送走了宋氏和宁暝,看着厅内的礼物,最近真收了不少的礼,发了一笔。

    礼物都是宁暝准备的,宁暝家穷的只剩下银钱和宝贝了,谢礼大方的很,有古董摆件。

    周家这些年攒家底很快,更不用说上百年的世家了,真不缺宝贝。

    竹兰等东西入了库房,算着日子道:“京城的调任应该到蕲州了吧?”

    清雪回着,“算着日子应该到了。”

    的确到了,蕲州府衙,昌廉恍恍惚惚的送人去休息,看着随调任一起送来的官服,抬手摸了摸,“我成了宁州知府?”

    蕲州知府酸啊,他熬了许多年才到了知府的位置,他的调任还没到,周昌廉的先到了,“恭喜了,现在你我同级了。”

    昌廉听到了酸味,找回了真实感,嘴角控制不住的上翘,“同喜,同喜。”

    蕲州知府,“让你快些上任,你何事启程?”

    昌廉沉思,“我手头的差事要交接,交接完就启程。”

    蕲州知府还是忍不住又酸了下,“周侯为你操心了。”

    昌廉没觉得占了爹的便宜不自在,反而高兴的道:“嗯,能成为我爹的儿子是我几辈子的福气。”

    蕲州知府,“……”

    他就不该提。

    昌廉谢过同僚的恭喜,无视了嫉妒的目光,乐呵呵的回家了。

    董氏听到消息后,“我成了知府娘子?”

    “是啊,高兴吗?”

    “高兴啊,哎呦,这么下去,咱们能快些回京了。”

    还是京城好,在外面到底不是家。

    昌廉叹气,“可惜让我快些上任,否则也能回京城一趟,我多年没看爹娘了。”

    他想家,每每想家都会想爹教导他的日子,想念娘的关心。

    董氏意动,“我回去看看?”

    昌廉木着脸,“别,你走了就没人陪我了。”

    董氏也不放心相公自已一人,万一遭了算计呢,家中没妾室,扑上来的女人太多了,烦不胜烦的。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姜笃的家书传来了,姜笃中举了,只是名次并不高,排在了中间,姜家有两个举人了。

    家中又热闹了一番,等姜笃回来,沐岚也快要生产了。

    天渐渐冷了下来,等姜笃回京,京城已经飘了雪花,姜笃不是自己一人回来的,姜缪两口子带着孩子回来了,沐帆也中了举人,名次比姜笃要高进了前十。

    竹兰抱着缪缪的闺女,仔细的打量着,“哎呦,这丫头挑她爹娘出色地方长的,日后是个美人。”

    姜缪笑盈盈的,“外婆,你别被她骗了,这丫头是个调皮的。”

    小姑娘听到娘的声音高兴,使劲的扭动着身子,竹兰有些抱不动了,示意姜缪接过去,“我一直惦记你,现在见到你,我也就放心了。”

    姜缪眨眨眼睛,“有您和外公在,我的日子好着呢!”

    “好,好,你明白就好。”

    姜缪门清,只要周侯在一日,江家起来也不敢怠慢她,瞧,生了闺女也没人催生,她清楚,没有外公庇护,相公靠自己熬出头太难。

    玉蝶道:“表姐许久不在京城,等明日我们去逛街可好?”

    姜缪应下,“好啊。”

    她不差银钱,嫁妆丰厚不提,爹会送画给她,这不回京又收了爹两幅画,她都收着,日后要分给儿女的。

    前院,昌忠和明瑞招待沐帆,昌忠道:“明日我带你到处走走。”

    沐帆明白,这是带他认人,“谢谢小舅舅。”

    昌忠摆手,“应该的,等认全了人,日后出门不会有没眼睛的撞上你,当然要是有人欺负你,跟小舅舅说,小舅舅给你出气。”

    沐帆心里趟过暖流,又想笑,小舅舅还小。

    次日,玉蝶几个出门,姜缪看着街上,“真热闹。”

    玉蝶道:“最近进京的举人很多,京城的小院租金都翻了几倍,瞧见没,前面就是这些举人喜欢去的地方。”

    姜缪记在心里,回去和相公说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06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