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寝室里的高潮(H);玉米地乩伦

   大梦不知几千秋,神灵在世亦难明!

    澄澈青空,碧蓝海水间,两个少年向着前方悬于海面的古老宫殿踏空走去。

    他们恍若在世神明,纯粹且神圣。    寝室里的高潮(H);玉米地乩伦      

    那远方的是云顶天宫。

    而以云顶天宫为中心,四周是星罗棋布的宫殿,岛屿,浮土。

    有古老的妖地,有繁多的图腾部落,也有苍茫的邪地,更有岁月不败的银色平原……

    朝云古国建国不到五十年,但短短的时间里就成了北境顶尖的势力。

    东荒顶尖势力都知道,这是东荒最强的势力,将辉煌延续到了北境。

    这也是云圣白帝,长空古帝,大圣天帝等阴荒诸圣庇护的势力,在北境几乎无人敢惹。

    而这个建立在水上的国度,还被世人称为天南。

    这片海域因此而更为鼎盛。

    而在海的尽头,一只青鸟石像遮天蔽日。

    它展开的翅膀几乎横跨神鸟天海东西两岸。

    这是阴荒诸圣亲手打造的神鸟图腾石像!

    古老的清气垂落,苍茫的运势环绕,数之不尽的信仰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

    来过神鸟天海的生灵都知道,单单这尊神鸟石像,就是北境最顶尖的至宝之一。

    因从第五时代四地分离,阴荒诸圣就打造了这尊石像,寓意阴荒也能展翅飞出樊笼,也让世人谨记神鸟对阴荒的恩赐与功德。

    如今四个时代过去,这尊神鸟石像不知汇聚了多少力量和信仰。

    远远看到,都会新生敬畏。

    “念邪哥,你看神鸟石像,我这几天老是觉得这石像好像活过来了,随时要飞走!”少年明媚,清亮的笑声回荡。

    他是宁凡,历经五十年,他和苏念邪也是走出了神座。

    “神鸟石像矗立天海四个时代,圣王都轻易搬不走的。”苏念邪笑了声。

    以前的轻佻和顽劣已尽数敛去,剩下的是岁月沉淀下来的稳重与人生多舛下的感悟。

    昔日那天天挨打,天天叫嚣的苏念邪,似乎也随着这五十年一去不复返。

    “可我的感觉不会错的。”宁凡伸出两只手,比划了下神鸟,忍不住感慨:“念邪哥你说神鸟真的像世人说的那么漂亮么?”

    “或许吧。”

    “念邪哥,你为什么老是在神鸟天海走来走去啊。”

    “我在丈量这片土地。”

    “丈量?”

    “对,神有道,不知彼方,我要走出属于我的路……”

    宁凡歪着脑袋,有些迷糊的打量他。

    自从神座中走出来,他就发现自己的念邪哥变了。

    有时候苏念邪给他的感觉,是一位历经沧桑,世事洞明的老者。

    可,念邪哥并不比他大多少啊。

    宁凡问过,但苏念邪却只是笑着摇摇头。

    “念邪哥,爷爷好像要走了。”宁凡忽然道,眼眸伤感:“父亲不知前往何方寻道,外婆,阴兵叔叔他们也去了阴荒长城,现在爷爷也要去了,还有叔叔……”

    说到这,宁凡停顿了下,小心的打量了下苏念邪。

    宁凡很清楚,苏念邪对于自己的父亲,向来是避而不谈。

    在宁凡心中是顶天立地英雄的苏玄,在苏念邪心中似乎不是这样的。

    宁凡也了解苏念邪的过往,不知道谁对谁错,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或许只能等时间去抚平一切。

    苏念邪倒是神色如常,笑道:“神鸟天海已经彻底稳定下来,爷爷也是时候该去了。”

    两人说话间,已是接近云顶天宫,四周有不少天南修士。

    远处邪宗的南怀,沈伯驹等人正在巡视四方。

    本来看到宁凡,他们心中都是一喜。但看到苏念邪,他们又脖子一缩,本来想打招呼的手也放下。

    毕竟…苏念邪如今是神子,修为深不可测。

    作为人均揍过苏念邪至少两次的天南修士而言,绝对是不想和他见面的。

    虽然苏念邪没了以往的嚣张,但谁知道哪天就发癫了。

    有其父必有其子。

    老子就亦正亦邪,一会正常一会疯子,儿子估计也是……

    “念邪哥,他们都怕你,你要和他们友好相处啊,天南的叔叔阿姨们都很好的。”宁凡叹气的劝说。

    苏念邪嘴角一扯,那些狗东西是怕挨揍啊。要不是自己实力变强了,脑壳估计还是他们的专属沙包。

    “我会的,总有机会。”苏念邪笑笑,此刻他正在修行武神之道,内心中正平和,还不是收拾那群狗东西的时候。

    有仇不报非君子!

    当年许下的誓言,拍过他脑门的大手,苏念邪一个都没忘。

    很快。

    两人走上了云顶天宫。

    云圣白帝站在天宫前,一身帝袍,头戴帝冠,双手负于身后,仅仅站在就让人感觉到时代的厚重,天地般广阔的胸怀,还有那如海似渊的恐怖实力。

    这位活了悠久岁月的存在,显然正在复苏与壮大。

    而在云顶天宫上方,神座也是熠熠生辉。

    苏念邪和宁凡是走出了神座,但其实还未彻底掌控。

    神座的意义,在于赋予神性,引导神性,走出一条神道。

    苏念邪本身血脉就与神性挂钩,自然很容易做到这一点。

    宁凡本身就是神之子,虽然是苏念邪带走走出神座,但同样走出了神道。

    云圣白帝看着两个少年,眼中流露慈祥。

    “来了。”他笑了声,平静无波。

    “爷爷,您要去阴荒长城了么?“宁凡眼中流露不舍。

    “爷爷先去,在那等你们。”云圣白帝只是道。

    接着。

    不等宁凡说什么,云圣白帝道:“离开前,有些事要叮嘱你们一下。”

    “爷爷,您说。”宁凡点头。

    “等爷爷离开,你们也可以开始在北境历练。小凡你精通阴荒几乎所有道统,正好你的神道还未稳定,就带着爷爷的手谕去拜访北境各大势力,去讨教讨教。”云圣白帝道。

    “去学习么?”宁凡眼睛一亮。

    “是去踢馆。”苏念邪小声说了句。

    宁凡一滞。

    云圣白帝瞪了苏念邪一眼,道:“怎么做随你,也不用在意输赢,努力变强就是。”

    “好的,我知道了。”宁凡点头,看了眼苏念邪,知道念邪哥在云圣白帝面前就皮得很。

    “至于神座,念邪你就让给小凡吧。你是哥哥,理当让着弟弟。”云圣白帝又道。

    “我无所谓。”苏念邪随意道。

    “这怎么行,念邪哥比我厉害多了,理当他执掌神座。”宁凡急急道。

    “他要走的路,这张神座容不下的。不过对小凡你来说,却是开启和刺激血脉最好的手段。你父亲有大气运,大造化,独自开辟出了属于自己的神之血脉,能不能延续下去就看你了。”云圣白帝耐心解释道。

    “念邪哥,是这样么?”宁凡忍不住看苏念邪。

    “别废话,给你就拿着。”苏念邪道。

    “哦。”宁凡下意识点了下头,自从和苏念邪相遇开始,他就一直听苏念邪的,都养成习惯了。

    “小凡,你先走吧,我有些话和你念邪哥单独谈。对了,巫灵灵那小混蛋又爬上神鸟石像了,你去把她抓下来,那是她能爬上去的?”云圣白帝说道。

    “灵灵姐她整天梦想着神鸟石像能活过来,是去和神鸟石像培养感情了,希望它以后载着她飞……”宁凡欢乐的笑了起来,向着神鸟石像跑去。

    见宁凡走远,云圣白帝问苏念邪:“我把神座交给小凡,你不会有意见吧?”

    “那老头儿你再给我打造一张神座呗。”苏念邪呵呵笑。

    “德性。”云圣白帝笑骂了句,接着又道:“你宁叔生小凡的时候血脉还未彻底完善,这就导致小凡肉身有缺,无法承载血脉的强度,这张神座应该能让他未来的路好走很多。这事即使你父亲在这,也会同意的。”

    苏念邪抿了抿嘴,没说话。

    云圣白帝看了他一眼,虽清楚苏念邪心中还有心结,但终归不像以前那么极端。

    于是,云圣白帝也没再多言,而是问:“你三念聚身,邪念,恶念,正念。正念修武神,让你保持理智,那邪念和恶念如何了?”

    “还能控制。”苏念邪皱了皱眉,迟疑了下又道:“邪念在自主壮大,这些年从未停歇,应该是他又变强了,血脉延伸到了我这里。至于恶念,老头你也知道我先天就能吸收四周恶念,如今北境有些混乱,冥冥中也在壮大恶念。”

    当年在南陵,许兮就是以大荒封苏念邪,更以因果之眼镇恶念。但即使如此,百年时间依旧让他的恶念壮大了很多。

    如今随着苏念邪不断变强,恶念也在壮大着。

    云圣白帝听此也忍不住摇头,此事他也没办法了,往后还是要看苏玄如何说。

    接着云圣白帝问:“此事你也无需担忧,只要不断壮大武神之念,压制下去就是。未来的路,不会黑暗的。”

    苏念邪沉默。

    他知道的,前方有人在替他负重前行。

    可是,苏念邪希望自己能超越……

    若正常成长,他依旧还会是以往的苏念邪,憎恨一切。

    但那百代武皇记忆,却是让他悟透了人生沧桑。在走神座的岁月里,他彻底融合了那百代记忆,才有了如今沉稳的天海神子。

    “接下来准备如何?”云圣白帝又问。

    苏念邪眼中闪过思念,但也透着些许迟疑:“我想去见见我娘亲和……”

    “去吧。”云圣白帝眼眸慈祥,轻声道:“念邪,虽然爷爷不该劝你什么,但最后还是叮嘱一句。人生很长,但也可能很短。不要再迷茫了,莫要让自己以后悔恨今时今日所做之事。”

    苏念邪抬头,眼中罕见的闪过倔强:“爷爷,我懂了很多事情,可还是过不去那道坎。他的伟大,却是我的苦难。”

    云圣白帝摸摸苏念邪的脑袋,道:“那就再好好去看看,也再仔细想想。”

    苏念邪点点头,离开了。

    看着苏念邪那越来越像苏玄的背影,云圣白帝眼眸越发慈祥,也带着些心疼。

    他低语:“念邪,痛苦和血脉往往是相连的。你越痛苦,也就代表着血脉越深厚。等你哪天明白了,就知道你父亲最伟大的不是拯救了东荒乃至阴荒,而是替你走在了前方……”

    这一日,苏念邪和宁凡两大神子走出了神鸟天海。

    也在这一日,云圣白帝出现在北境十八长城,在北境无数修士狂热的注视下,走入阴荒长城。

    ……

    武地伐仙峰。

    通天的扶桑古树正式扎根在武地。

    正午烈阳高照,整个伐仙峰却是在扶桑古树的遮蔽下,吹来了凉爽的风。

    此刻不论在武地何处,都能见到那颗通天的古树。

    峰顶。

    苏玄盘膝坐着,一边淬炼扶桑古树,一边凝聚武体。

    文昭和姜箐则是爬上了扶桑古树,这座古树中蕴含的力量和宝贝可也不少。

    姜箐作为葬花古体,天生亲近各种灵植,也能汲取花草中的力量。而随着她修为的高深,更能反馈回去。

    扶桑古树作为在无尽仙域都罕见的仙树,姜箐自然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整天腻在扶桑古树上。

    这一刻,姜箐也终于体会到了跟着苏玄的快乐,难怪摇光她们喜欢缠着苏玄。

    这般躺着就能得到好处,还没有丝毫危险的事儿,谁不喜欢?

    至于文昭,则是在苏玄的默许下,开始大肆吸收扶桑古树的力量。

    作为饕餮古体,文昭就是个无底洞。

    不过苏玄也有意让她变强些。

    乱拳都能打死老师傅。

    等文昭达到灵圣巅峰,苏玄再借她之身爆发力量,那绝对恐怖的。

    本来苏玄是没想过隐藏自己身份的,但知道北境暗流涌动后,还是决定隐藏一段时间,看看能不能揪出一些大家伙。

    而且他身份暴露,东荒之事就会引起他人猜测。

    “如今藏在北境的转世仙,估计已经觉得仙空净土仙已经掌握东荒。看他们的节奏,估计净土仙门那边也要配合着进攻,来一次里应外合……”

    这是阳谋,北境只能被动防守。

    但。

    苏玄灭了仙空净土仙,就掌握了主动,完全可以在这方面做很多布局。

    “可惜本体一时半会儿还真下不来。”苏玄蹙眉。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201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