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两只小兔子被捏/公交车上被迫打开双腿

    林风一脸的淡然,丝毫不将李员外的威胁放在眼里,一个小小的凡人,也敢在他面前嘚瑟,要不是林风失去了一身的修为,这家伙早就被他给拍死了!

    也许是看到林风一身的便宜货,根本就不像是富家公子,于是李员外冷笑一声说道:“哦,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拿的出两万两白银?”

    “唰!”      两只小兔子被捏/公交车上被迫打开双腿      

    没有任何的废话,林风突然右手翻转,仿佛变戏法一样,直接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了两张大额的银票。

    可是,没等林风开口说话,郭婉儿却失声叫了起来:“这是……储物戒指!”

    不仅是郭婉儿,就连李员外也被林风这一手给震住了,要知道在燕国境内,能拥有储物戒指的人非富即贵!

    就算是最差的储物戒指,都要几十万两白银,而且还是有价无市,所以,两万两白银对于拥有储物戒指的人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在下李啖,皇城八大家族李家之人,刚才是李某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小兄弟尊姓大名?”李员外立马就收起了对林风的轻视之心。

    “你当然……没有这个荣幸!”林风还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对方。

    “你……”李员外顿时大怒。

    皇城李家,乃是燕国八大世家之一,可是眼前这个少年,竟然不给他一丁点的面子?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逆天的背景吗?

    林风越是嚣张,李员外就越不敢轻举妄动,他可不认为林风只是一个愣头青,能拥有储物戒指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愣头青呢?

    “郭姑娘,这是两万两银票,你看这座院子是不是可以卖给我了?”林风没有搭理李员外,转而将手中的银票直接递给了郭婉儿。

    “这……这位公子,我件事我要告诉你!这间院子已经被青狼帮的人看上,他们想要强抢,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如此贱卖,所以……”

    郭婉儿虽然急着卖出这座院子,但还是把一些情况告诉了林风,由此可见,这个郭婉儿必定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嗯!

    不错!

    郭婉儿年纪轻轻,貌美如花,身材霸气,心地善良……这种女人,有资格成为林风的贴身小丫鬟!

    “管它什么青狼帮还是青狗帮的,我都不放在眼里!你只需把这座院子卖给我就行,一切麻烦都有我来担着!”林风满不在乎的回道。

    “啊?”

    这一刻,不仅是郭婉儿,就连李员外和那两名护卫的脸色全都变了!

    青狗帮?

    皇城四大帮派之一的青狼帮,林风竟然敢叫它青狗帮?这是不要命了么?

    郭婉儿只觉得手心开始冒汗,没想到眼前的男子居然如此自大,她已经提醒过林风了,也不想多管闲事。

    于是,郭婉儿立马就对着李员外说道:“李员外,既然这位公子愿意出两万两白银,那么……”

    “慢着!郭姑娘,我也和这位公子一样,愿意出两万两白银,并且我们李家还愿意出面,帮你联系丹武学府的叶若秋大师,为你亮诊断病情!如何?”

    李员外见郭婉儿要将院子卖给林风,顿时有些急了,不仅提高了购买的价钱,甚至还承诺请炼丹师来为郭婉儿的母亲治病。

    这一刻,林风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这李员外不顾青狼帮的威胁,愣是要买下这座院子,而且看他那副势在必得的样子,莫非他也知道这座院子里有不同寻常的灵气波动?

    果然,在听到李员外的承诺之后,郭婉儿的声音顿时就激动起来:“李员外,你们李家真的愿意要帮我联系叶若秋大师吗?此话当真?”

    “当然!”

    李员外痛快的答应下来,不过心里却在冷笑:李家确实能帮你联系叶若秋大师,不过也要你出得起价钱才行,而寻常银子,炼丹师根本就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天材地宝!

    “这位公子,非常抱歉,我娘已经危在旦夕,我需要找炼丹师为她治病。”郭婉儿对于林风,其实是非常感激的,若非林风的出现,李员外也不会增加后面的条件。

    “郭姑娘,我就是炼丹师,你何必舍近求远呢?更况且叶若秋那小妞,炼丹水平也就那样!只要你将院子卖给我,我可以免费为你娘治病!”

    林风此话一出,顿时让现场陷入了一片绝对的安静之中,但是在短暂的安静之后,李员外立马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笑死我了!你说你是炼丹师?真当我们是白痴么?”

    “小子,叶若秋的爷爷是我们燕国三大四星炼丹师之一,可他也是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才成为了一星炼丹师!”

    “我看你毛还没长齐,也敢在这里信口雌黄?”

    ……

    面对李员外的冷嘲热讽,林风倒是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但是郭婉儿一听,脸上立马就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不过林风却立马对着郭婉儿笑道:“郭姑娘,何不让我试一试呢?只要我能治好你娘的病,不就证明我是一名炼丹师了吗?”

    郭婉儿闻言微微一愣,然后一双剪水的眸子顿时就亮了起来:“这……那就有劳公子了,李员外,还请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我带这位公子去看看我娘的病情。”

    “哈哈!我也想见识这位公子非凡的医术,你们不介意我也跟着一起过去看看吧?”李员外不客气的嘲讽道。

    郭婉儿犹豫了一下,然后便看向了林风,而林风则不屑地笑了笑说道:“你想看,那就跟着来呗!正好我也可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史上最年轻的炼丹师!”

    “哼!你就不怕把牛皮给吹破了?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居然还敢自称是炼丹师?我倒要看看,你等会又是如何救人的!”

    看着李员外那副嚣张的表情,林风忍不住内心一动道:“李员外,要不咱们来打个赌吧?”

    “赌什么?”李员外下意识问道。

    “如果我能治好郭姑娘母亲的病,就算我赢,反之就算我输!”林风笑眯眯地说道。

    “赌注是什么?”李员外的眼睛眯了起来。

    “我输了的话,我就把这枚储物戒指送给你,如果你输了的话,就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怎么样?”林风这是要准备坑人了。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96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