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办公室秘书娇喘浪吟/把腿张开用毛笔扫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安排。”

    鲁有勤忙不迭地说道,“下一场比试炼器,我直接把他的炉鼎换掉,安排一个次品。

    我让那小子炸炉,到时候他必败无疑。”    办公室秘书娇喘浪吟/把腿张开用毛笔扫    

    “这个办法可以用,但还不够。”

    鲁朝阳神色阴沉,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已经是第三关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那小子获胜,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万全的准备才行。”

    “这……”

    鲁有勤露出为难的神情,他最擅长的就是溜须拍马,能够想到替换炉鼎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完全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你把这个拿着,等一下放到他淬火的水里面。”

    鲁朝阳伸手递过来一个小瓶子,里面装满了透明的药粉。

    “门主,这是什么东西?

    鲁有勤接到手里,好奇的问道。

    鲁朝阳说道:“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毒药,无色无味,确切的说平时也没有任何毒性。

    可一旦接触高温马上就会放出毒烟,让人精神涣散,浑身无力。”

    “门主真是好计策!”

    鲁有勤马上竖起了大拇指,“等到姓叶的小子淬火的时候,这毒气混杂在水汽里面,他根本没有任何察觉。

    不知不觉间就中毒了,到时候必然无法继续后面的炼器,实在是好办法。”

    “这东西是我花大价钱买回来的,没想到用在了他的身上。”

    鲁朝阳想了想,“这还不够,你再把这个也放在他的炼器材料里面。”

    说完之后他心念一动,一块比篮球大上一些的石头出现在房间当中。

    鲁有勤看了看:“门主,这不是石英髓吗?这东西第三关比赛的时候每人一块,我们拿它有什么用?”

    “没见识的东西,这哪是普通的石英髓,这是火山石英髓。

    两者之间看不出任何差别,但是它融化的温度却是普通石英髓的百倍之多。

    说的直观一点儿,如果没有异火存在,普通的真火根本就无法将其炼化,更不要说拿来炼器。”

    “这么厉害吗?”

    鲁有勤兴奋的说道,“帮主神机妙算,那姓叶的小子就算是神仙,这次也是必败无疑。”

    全都安排完了,鲁朝阳的神情也放松了许多,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

    “去吧,就按照我们说的安排!”

    “是!”

    鲁有勤收好了那瓶药粉和地上的火山石英髓,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鲁朝阳看着叶不凡所在的方向阴冷一笑:“小子,这里是鲁家的地盘,岂容你来撒野!”

    在万众瞩目之下,第二轮比赛彻底结束,最终之前的一千名炼器师只留下了五十人。

    进行短暂的休息之后第三轮比赛开始,这次是真刀真枪的炼制灵器宝剑。

    比赛地点在炼器塔的第三层,此刻各种设施已经摆放完毕。

    叶不凡按照号牌来到他的位置,面前有一只巨大的炉鼎和其他的相应炼器设施,旁边还有一堆钢铁矿石。

    再另外一侧同样设置一个测试区,是用来测试最终炼制出来的宝剑是什么样的品阶。

    他的目光逐一从炉鼎、水桶和那些矿石上扫过,随后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嘲讽。

    以他如今的造诣自然能够看出对方搞的手脚,但这些东西对他来讲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成为他登顶昆仑器神的加分项。

    接连拿了两个第一,此刻叶不凡已经彻底成为整个在场的焦点,碾压其他一切存在。

    包括之前风光无限的鲁家家主鲁朝阳,此刻只成了一个配角。

    登台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在他的身上,想看看这个年轻人是否还能再有惊艳的表现。

    随着比赛开始,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

    大赛限制的时间是两个时辰,但对于一个炼器师来讲,想要炼制一件灵器两个时辰的时间着实有些紧张。

    叶不凡站在炉鼎前,伸手一招,一块石头落在掌心,正是石英髓。

    鲁有勤一直偷偷的注意着这边,见他将这块石头拿到手里立即冷笑起来。

    这是他已经更换过的火山石英髓,熔点高的吓人,没有异火休想炼化。

    叶不凡似乎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将火山石英髓扔进了炉鼎当中,随后伸手一招,又有十几样石头一同落了进去。

    紧接着一道火焰飞出,落进了炉顶当中,随后温度快速升腾。

    周围的人紧盯着他的炉鼎,却惊讶地发现其他的铁矿石迅速融化,剔除杂质,唯独那块石英髓竟然没有半点变化。

    不要说被融化提炼,就是连半点软化的迹象都没有。

    作为九阶炼器师,温鼎立即就看出了其中的不对,他的神色一变。

    “这……这根本就不是石英髓,而是火山石英髓。”

    鲁德仁笑道:“哈哈哈,温长老,我猜是你看错了,这火山石英髓和真正的石英髓之间并没有区别,我们这么远的距离根本就看不准的。”

    温鼎说道:“鲁长老,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事实就在这里摆着。

    其他的铁矿石全都融化,唯独它没有半点变化,除了火山石英髓还有别的解释吗?”

    “当然有,那就是他的火焰不行。”

    鲁德仁说着向鲁朝阳那边一指,“你看我们鲁家家主的火焰,如果他也能有这种火焰,恐怕那块石头早就融化了,自己不行根本就怪不得别人!”

    他这话并没有压低声音,其他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都不由自主地转向了鲁朝阳那一边。

    只见他此刻操控的是一团土黄色的火焰,正在灼烧着眼前的炉顶。

    虽然此刻他在炼器塔上,但周围的人依旧能够感受到那团火焰散发出的威能,狂暴无比。

    在火焰的灼烧下,炉鼎里面的铁矿石快速软化,最终化成了铁水。

    温鼎的眉毛挑了挑,他见多识广,一眼便认出了那是什么火焰,不由一声惊呼。

    “这是地心火!”

    早就听说鲁家除了鲁朝宗的焚天紫焰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火焰,那就是地心火。

    这种火焰虽然比不上异火强大,但也是厉害的很,被誉为异火之下第一火。

    没想到地心火落到了鲁朝阳的手里,而且今天拿出来参加炼器大赛。

    看到众人惊愕的反应,鲁德仁脸上极为得意。

    “这就是地心火,温长老我没说错吧,如果那年轻人有地心火的话……”

    他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随后又犹如见了鬼一般愣在那里,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叶不凡那个炉鼎。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89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