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头胯下的高中生|沦为玩物h

    “有什么问题随时跟我汇报。”

    珍妮特做完这一切,心跳的砰砰快,忍不住幻想拿到这笔钱之后,就再也不用受艾保罗的胁迫了。

    第二天中午,侦探开始和裘德进行交易。    老头胯下的高中生|沦为玩物h      

    珍妮特躲在暗处,没有露面。

    半小时后,侦探告诉她,手镯拿到手了,对方没有为难她。

    “你马上来这个地方,把手镯给我。”珍妮特发给对方一串地址,心花怒放。

    这时候,艾保罗又打来了电话。

    珍妮特这次看到艾保罗的号码,并没有惊恐,反而很轻松,“……别催了,催命么?我马上就能拿到钱给你了。”

    艾保罗像很意外珍妮特竟用这种口吻跟他讲话,冷沉道,“我是要提醒你,裘德现在大幅度用手镯做饵,你别傻了吧唧的自己送上门。”

    珍妮特胆向钱边生,一点都不心虚,“我还用得着你来教么?”

    “你手里存了多少钱了,先打给我,我这边有急用。”艾保罗又冷冰冰的命令道。

    珍妮特即将到手上亿美元,也不在乎手里的两千多万了,便一股脑打给了他,然后兴冲冲地去交接手镯。

    可她没想到的是,当她到达约定的地点时,看到的不仅是侦探,还有温予易的保镖……

    半条街之外,珍妮特看到隐在暗处的保镖。

    得益于她曾想勾引温予易上位,所以记住了几个他心腹的脸!

    在这里看到他们,那不就代表温予易也在附近?

    说不定,裘德也在!

    她心脏剧烈瑟缩,想也不想拔腿就跑。

    可街上都是流动慢走的人群,珍妮特的狂奔反而引起了注意……

    “老板,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女人。”

    “先把她抓回来。”

    “站住,别跑——”

    任凭珍妮特跑得再快,毕竟也是身娇体贵的千金小姐,哪里比得过身强体壮的保镖?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被牢牢地摁在地上,抓回了某个空旷的地下室。

    “啪嗒”,她整个人被丢垃圾一样丢在了地上。

    南城指着她道,“老板,原来还是个故人呢。”

    温予易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给裘德打了个电话,“人大概抓到了,你过来吧。”

    裘德毕竟如今在风口浪尖上,很多事没那么方便出面,都是温予易在帮他解决。

    抓到了人,不过十分钟,一辆黑色的宾利刹停在路边,裘德行色匆匆赶了过来,入目便看到珍妮特那一副惊恐的模样。

    “你们……你们抓我干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快点放了我……”

    裘德向来温和的俊脸此时写满了暴戾,眼底隐隐有杀气沸腾,“原来那天在温泉酒店外面的人是你?”

    “什么是我,不是我,我没有……”珍妮特连连否认。

    裘德让人调出了珍妮特的资金流,厚厚的一叠文件摔在她面前,“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侦探收到五万块的那天,你的账户也刚好转出同等数额……”

    “我……”

    私家侦探也慌了,他只是求财,没想到会招惹到Z城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更加没有想到差点小命就不保了!

    他那天一和对方提出交易,很快就被对方控制了。

    他们让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把珍妮特引出来,否则就送他去海里喂鲨鱼,他此刻惊呼着指着珍妮特,“就是这个女人,我能听出她的声音!各位大人,放了我吧,我只是求财,什么都不知道……”

    “砰”,南城一脚踹倒了那侦探。

    侦探鼻子磕到地板,流出满脸鼻血,混杂着地上的灰尘,看上去无比狼狈。

    “啊——”珍妮特被这一幕吓到了,她连连摆手,“不要打我……”

    她被艾塔当初那几十个巴掌打出心理阴影了,见不得这种场面。

    裘德慢条斯理的蹲下来,反问道,“那你就老老实实告诉我,那天你到底看到了什么,还拍了哪些视频,发给了哪些人……”

    虽然他的语气很平缓,珍妮特却听出了渗人的寒意。

    她慌了,“我说我都说,视频不是我拍的!是……是另一个神秘人,他不知道怎么弄到了我的账号,利用我的号发出去的,事实上我也是受害者,裘德叔叔,你要报仇的话,真的找错人了……”

    裘德嘴角溢出一抹冷笑,高大的身躯霍然站起,抖了抖大衣,泻出几许阴鸷。

    “看来珍妮特侄女不是很配合啊。”

    “温总,温总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个背锅侠!”珍妮特害怕极了,突然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爬到温予易面前,双手捧着他的皮鞋,求饶道,“不信的话你可以看我资金流出情况,我今天才给那个人打了两千多万的美金,就是因为他威胁我……”

    温予易拿出了资金流动情况的副本,最后这一天,的确转出了两千多万美金。

    温予易不动声色看了南城一眼。

    南城立刻吩咐黑客调查那个账号。

    几分钟后,南城摇了摇头,“账户是瑞士银行的一个匿名账户,无法获取更多有效信息。”

    “我可以说!”珍妮特惊慌的连连举手道,“他……他实际上就是艾保罗!”

    温予易深邃的黑眸一凛,锃亮的皮鞋往前迈步,停在珍妮特面前,“你是说,这段视频是艾保罗用你的账号发出来的?”

    “对……”珍妮特吞了吞唾沫,能明显感觉到周围充斥着一股阴冷的寒气,结巴道,“艾保罗他无耻,拍了我的裸照要挟我帮他筹钱,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啊,求你们放了我吧。”

    说艾保罗要挟她,温予易相信。

    但说他手里的把柄是珍妮特的裸照……

    温予易绝对不信。

    “除了要钱,艾保罗还让你做什么?”温予易沉着脸冷声问。

    珍妮特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他还要了家族大会的请柬,但请柬管控很严,只有那些有股东有实权的人才能拿到,我也是一筹莫展……”

    “就只是这样?”裘德眯起狭长的眼眸。

    “真的,就是这样。”珍妮特就差举天发誓了,“艾保罗逼我给钱逼我为他办事,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了,才想来换那对手镯,而且……”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8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