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跳交谊舞碰到了奶* 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

    十月二日,李世信没有继续和老粉们打麻将。

    而是去了蓉店的华旗品鉴影城,跟影城的经理要了《殇》全天的七场票之后,便坐到了电影院最后排。

    蓉店因为产业关系,是一个对影视作品相对敏感的地方。    跳交谊舞碰到了奶* 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    

    虽然在消费上不比一二线大城市,但是在电影消费这一块,还是具有普遍参考性的。

    或许是昨天在微博上面的号召发挥了作用,上午的头两场还存在票已售出但是人没到的现象。

    但是当中午场开始之后,李世信便在淘票票的APP选座界面上看到出现了明显的空位。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场,基本上就是有多少票,来多少人了。

    下午六点多,李倦那面又发过来了消息。

    相比于首映第一天的火爆,《殇》在上映第二天票房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大幅度的缩水。

    截止到六点,当日实时票房不过三千二百万,相比于昨天少了将近百分之四十!

    这个票房,几乎打破了李世信自《只要爱》以来的金字招牌。

    成为了近两年来李世信个人执导电影里票房收入最低的一部,甚至于在上映第二天,便被华章主演的那个《我和你之间隔了一个世界》实现反超,丢失了国庆档票房冠军的宝座。

    可是走出电影院的李世信,却心里觉得比昨天要踏实多了。

    晚上时候,《我和你之间隔了一个世界》拿到国庆档票房冠军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的热搜。

    电影本身的热度就很大,在上映前半年剧组就开始了频频炒作,现在票房收益不错,再加上资本背后的热推,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被推向了热搜榜首。

    但是相应的,李世信呼吁观众冷静,呵斥为《殇》添加虚假票房行为。以及郑哥和艾公两个公开课被学神们发布到网上,也引起了相当的热度。

    “如果光凭粉丝号召力,《殇》是完全可以保持票房冠军的。在如今票房不作假,粉丝不锁场就不叫支持的风气之下,信爷亲自出面叫停粉丝的票仓支持,甚至因为这个事情跟自己的粉丝红了脸。真不知道隔壁《世界》在嘚瑟个什么。”

    “管他们呢,或许是他们觉得能在国庆档踩在票房之王的头上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吧。”

    “刚才去对面嘲讽了两句,被人喷回来了。后来感觉不对劲儿,我不能这么做。这么做太掉价了,既然信爷不让我们去搅乱上座,那就只能人肉安利了。我已经在我的初中群和高中群强推了《殇》并且把强哥和艾公的视频也一并发送了过去,希望能够为票房做出那么一点点的贡献。”

    “卧槽,卧槽!就在刚才我接到学校钉钉的消息,明天我们历史系主任要求我们去电影院观看《殇》说是学校报销!”

    “尼玛,我这也收到信息了!学校组织观看,还要观后感!我……我明明是大学生啊!怎么一下子感觉回到了中小学时代?”

    “楼上的,这是正常的。前天我买了二十张的首映票,想着为票房贡献点力量。但是昨天被信爷禁言并骂了一顿之后,我今天想了很多。相比于信爷做的这些事情,相比于他对待慰安妇这段历史的态度,我们确实是小学生。”

    “这话说的没毛病。片子我看过了,这部片子我不会像信爷以往的那些作品一样去二刷三刷,因为只是看一遍,它就会让我铭记一生。很有冲动去沪海吊唁一下找阿婆,但是我现在身处新疆,大国庆的跑过去多少有点装腔作势了。但是我保证,我会发动我身边每一个真正的朋友走进电影院!王明阳说知行合一,我觉得就我目前的明知,做出这样的行动才符合我的本心。”

    “以前看信爷的电影向别人安利,都是本着我哭了,所以你也得给爷哭的心态。但是这一次,我不希望别人哭,我只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真正的看进去这部电影,记住赵阿嬷和慰安妇这个已经生物学消失的群体。让她们永远的铭记在我们的心中!”

    “沙雕们……认识了你们这么久。今天,我可以很负责的说;能和你们成为一类,我很荣幸!”

    “淦!突然觉得钢托护爷侠的队伍升华了。兄弟们,不多哔哔了。这一次,让我们正经的安利起来!”

    与此同时。

    在各大一线城市,华旗广告刚刚投放了只有不到一个星期的的关于《殇》的宣传物料,被悄然的更换一新。

    所有硬广物料上,都换成了《殇》全新的宣传海报。

    画面中,是几百个登记在册的慰安妇老人生前的照片。那些大小不一,颜色和神态各不相同的形象,共同汇聚成了一个数字——0。

    海报上没有过多的文案,只有《殇》的片名,和一行白色的小字:

    她们,从来不是虚无。

    另一面。

    斗手平台,安小小开通了直播。

    跟随李世信从美国回来当天,因为公司要对《民乐少女》进行公映期宣传,所以安小小并未随粉丝团一同前往红塘村。

    现在搞定了业务,小憨批回到沪海准备新戏的同时,抽空去了一趟电影院。

    在观看了《殇》的全片之后,安小小便开通了直播。

    此时的直播间里,在线人数已经飙到了一百三十多万。

    在人气上,近期连续出了两部高口碑作品,并推出了一张音乐专辑的安小小已经完全不输于她的老师李世信了。

    面对直播镜头,安小小嘟着包子脸,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互动区的弹幕。

    “我看没看《殇》?我看了呀。昨天看到很多人在微博给我留言,说《殇》上映了。我早就知道了好不好?但是昨天国庆的活动太多,今天忙完了就去看了呀。”

    “我怎么没哭?”

    看着网友们的询问,安小小眨了眨大眼睛。

    “为什么要哭?我没有遭受过阿嬷那样的苦难,我活在了阿嬷说的,吃野果都要看着的美好里。所以我不哭。”

    “对阿嬷有什么感觉?我想跟她分享我的零食,可惜她已经走了。现在我只希望孟婆是个好厨师,给阿嬷汤的时候……多放点糖。”

    “老师的电影我就不拉票了,反正关注我的人应该也大概率的关注了老师。铁铁们,开这个直播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下午的时候我已经联系到了沪海慰安妇博物馆,他们已经同意我让我担任他们的推广大使,然后在十月五号那天,博物馆会对外开放阿嬷的遗体吊唁活动,我会在现场。因为大的场馆还没建成,所以参观的名额有限。想跟我一起去的可以在直播间留言,我会抽五十个幸运观众。”

    再一面。

    华旗影视的官方微博里。

    “我发现伟大的事情总是相互成就的。信爷的创作高峰期,华旗一直都是在不计成本的在支持这老家伙。就说这一次的《殇》,华旗半个多月的宣传物料就投入了八千多万!刚才从地铁出来,发现刚刚铺设的宣传海报又换了,这是任性推广啊!”

    “前面的,格局小了。信爷的电影虽然每一部都赚了钱,但是如果从商业角度出发,每一次都是走钢丝啊!就比如这一次,一向以故事片见长的信爷拍了个纪录片。题材还是冷门到不能再冷门的慰安妇题材,更夸张的是整个华旗旗下的影城把国庆档所有的排片都压在了《殇》上面,别的片子一场都没排。这是什么行为?这特么是死挺啊!”

    “是啊,信爷这一波没说的。但是华旗也是好样的,从28号宣布排片计划之后,股价从132每股直接跌到了111。宣发的八千万是小钱,股票到目前为止,蒸发就蒸发了三十四个亿了!”

    “卧槽这我就忍不了了!身为一个股民,我就看不了这种低位买入的机会!”

    “尼玛?我才关注到。信爷不是不让任性买票扰乱上座吗?我特么任性买股票他管不着吧?”

    “梭哈了兄弟们!华旗要是黄了,信爷以后可就不能这么任性的拍片了。这一波就算套牢我特么也认了!”

    “买买买!反正都是当韭菜,为毛不给有良心的企业当韭菜?明天开盘全仓,这一波我吃了!”

    “尼玛明天不一定能111吃进了啊兄弟们!”

    “楼上的怎么说?”

    “你们特码的去看新闻啊!央视一套晚间新闻和六公主都站台力挺,广电联合文化局联合推荐教育部门将《殇》列入大学生必看影视作品。教育部已经放出了消息,在正在进行增订的下个版本历史教材侵华战争一章,慰安妇那一节加入赵阿妹老人的事迹!这一波,电影票房怕是要坐火箭窜天啊!”

    “我尼玛!明天全仓,全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76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