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错一题做肉一次,臀缓缓坐了下去菊花塞姜

    所有鼠民战士都对这一点笃信不疑。

    并投入百倍的虔诚和狂热,不惜将自己的血肉燃烧殆尽,确保最终胜利早日降临。

    炙热如岩浆的巨大漩涡中,只有孟超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错一题做肉一次,臀缓缓坐了下去菊花塞姜    

    意识到大角军团已经登上了旋起旋灭的转折点。

    百刃城下,就是鼠民们的极限。

    用不了几天,形势就会急转直下。

    由数以百万计的狂热鼠民组成的滔滔鼠潮,都将在瞬间分崩离析,灰飞烟灭。

    这一点,从伤兵营里的食物供应,都能看出端倪。

    最开始,因为从狼族援军手里夺取了大量补给的缘故,伤兵营的食物供应十分充足,规格也相当高。

    就算普通士兵,身受重伤之后,都能享受到狼族巫医精心调制的秘药和高能食物。

    油炸曼陀罗果实之类的普通食物,更是敞开供应,不拘数目。

    随着几十路鼠民义军,纷纷云集百刃城下,大角军团的后勤压力陡增十倍。

    虽然在连番血战中,又缴获了不少战利品,却弥补不了战场上的损耗。

    在伤兵营的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食物和药物的供应,也渐渐变得捉襟见肘。

    非但质量上,从巫医精心调制的秘药,变成胡乱煎熬的普通草药。

    从烘烤黄金果夹奶酪,变成了普通曼陀罗糊糊顶多再拌些酸奶油。

    数量也受到极大限制,不得不实施配给制。

    不少伤员正需要大量营养来修复伤口,恢复精力,亦只能用清汤寡水来瞎对付,饿得他们在半夜里一边呻吟,一边唉声叹气。

    当然,在巫医和祭司,包括普通伤员口中,这都是“暂时的困难”。

    除了孟超之外的所有人都坚信,大角军团即将攻占百刃城。

    到时候,百刃城里所有的粮仓和武库,都将归全体鼠民所有。

    非但能彻底解决后勤补给的问题,还有威震整片图兰泽,进一步扩充大角军团的可能性。

    “三天,顶多五天!”

    在百刃城下负伤,被人抬到伤兵营来的伤员们,仍旧信心满满甚至喜气洋洋,“百刃城里的守军已经精疲力竭,连城楼都被我们轰塌了好几次,他们顶多再坚持三五天,一定会彻底崩溃的。

    “到时候,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而且,听说赤金城里的狮人和虎人已经开始内讧,杀得整座赤金城都尸横遍野,血流漂杵,半座城池都燃烧起来了!

    “只要我们能解决百刃城守军和狼族援军,再一鼓作气冲到赤金城下,恐怕四分五裂的赤金城,比百刃城更加容易攻克呢!”

    无比乐观的情绪,就像是“叽叽喳喳”歌唱的百灵鸟,在伤兵营上空盘旋。

    孟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不知该如何说服这些盲目乐观的鼠民勇士们——毁灭即将降临,大角军团的覆亡就在明天,狼族精锐的真实战斗力,绝对没有你们想象中这么简单,过去一个多月的连战连捷,仅仅是因为“胡狼”卡努斯这个名义上的狼族之主,在暗地里给实际掌握兵权的狼族大佬们拖后腿,下绊子甚至背后捅刀子而已。

    现在,“胡狼”卡努斯已经借助大角军团这把利刃,将阻碍他真正掌控狼族的那些大佬,杀得杀,伤得伤。

    哪怕勉强保住性命的狼族军头,背上了被鼠民打得落花流水,极不光彩的战绩,亦是再没有资格,在“胡狼”卡努斯的面前耀武扬威,倚老卖老。

    以“胡狼”卡努斯在孟超前世记忆中展现出来的手段。

    此刻的他,应该已经完成了狼族的内部整合,将幸存下来的军头们都整得服服帖帖,进而彻底掌握整个狼族的最高权力了吧?

    那么,大角军团这把利刃,就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未来的“末日魔狼”,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能让懵懂无知的鼠民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和“绝望”。

    或许,百刃城原本就是“胡狼”卡努斯故意抛给鼠民们的诱饵。

    为了攻克百刃城,现在整片图兰泽数千万鼠民中最具有反抗精神和战斗力的勇士,统统聚集在这里,丧失了机动性和后勤补给能力,像是一大坨肉山般动弹不得。

    倘若真能攻克百刃城,并且顺利夺取城内的武库和粮仓,那当然很好。

    万一,无法攻克呢?

    就算顺利攻克了,万一,守军在绝望中点燃了武库和粮仓,将所有战争资源都付之一炬呢?

    甚至,万一百刃城从一开始,就是阴谋的核心,城里的武库和粮仓中,根本没有足以让大角军团获得喘息余地的战争资源呢?

    从孟超的前世记忆来分析。

    这不是“万一”。

    而是注定发生的“历史”。

    眼睁睁看着几十路鼠民义军,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涌向百刃城。

    孟超想到了那种结构复杂而精密的大型捕鼠器械。

    周围设置一圈可以活动的跷跷板,中间是一个极大极深的水桶,或许水面上还漂浮着几块异香扑鼻的奶酪,吸引周围的老鼠不顾一切地跑上跷跷板,最终跌落水桶,活活淹死。

    左等右等,都等不来古梦圣女。

    心急如焚的孟超,简直想要不顾一切地撕破伪装,直接冲进古梦圣女的营帐。

    但古梦圣女本人,虽然在平常状态下呈现出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

    她的周围,却随时都有几名头戴面具和大角头盔,气息深不可测的高阶祭司相伴。

    孟超非常怀疑,倘若古梦圣女本人真是懵懵懂懂的傀儡。

    这些高阶祭司就不止是她的手下和信徒这么简单。

    极有可能受到幕后野心家的遥控,对古梦圣女同时负有保护和监控的职责。

    孟超有信心解决这些高阶祭司。

    却没信心在不惊动幕后黑手,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所以,他只能潜伏爪牙,坚信自己的判断,耐心等待。

    幸好,他的坚持得到了回报。

    在他进入伤兵营的第十一天,古梦圣女终于来了。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亦是人的神经最松弛,陷入梦境最深层的时刻。

    正处在浅度睡眠状态,却在脑域深处设置了好几层“警戒网”的孟超,恍惚间感觉到,有一条闪闪发亮的光丝,犹如蜿蜿蜒蜒的小蛇,舔舐着自己的眉心,向自己的大脑中,释放出几缕能够凝神静气,按摩脑细胞的神经电流。

    随后,钻了进来,将孟超的脑域,和某个隐藏在暗中的神秘存在,接驳到了一起。

    “终于来了!”

    孟超一阵激动。

    却是凭借“准神境强者”对于身体包括大脑的高度控制,精确操纵大脑皮层外侧的部分脑细胞,模拟出深度睡眠的样子。

    同时,将灵能注入记忆细胞,释放出一些他精心构造的记忆碎片,送到侵入脑域的光丝面前。

    孟超没有直接做那个“被图腾兽追赶,跌落悬崖,发现石壁符文”的梦。

    虽然那天向古梦圣女提起过这件事。

    但如果古梦圣女刚刚潜入他的脑域,就发现他正在做这个梦,未免也太巧合了。

    而且孟超非常了解古梦圣女这类心灵控制专家的心态。

    让她在别人的梦境中活动,她始终不会觉得自在,不可能完全放松警惕。

    所以,孟超干脆将大量支离破碎的“素材”,送到她的面前,由她亲手来构造这个梦境。

    只有当古梦圣女认为,这是她主动营造的梦境,是她的“主场”时,她才有可能彻底放下戒备,暴露出最真实的自己。

    古梦圣女果然上当。

    光丝在斑斑驳驳的记忆碎片前面停留下来,浮光掠影地飞快浏览。

    这些记忆碎片,不单单有“被图腾兽追赶,跌落悬崖,发现石壁符文”这件事。

    还有孟超捏造出来的那个身份,“树根”成长过程中的画面。

    包括儿时在村落里,无忧无虑的生活。

    家园荒芜之后,到处流浪,在石壁符文的帮助下,一次次从必死无疑的绝境中逃出生天。

    当然还有加入大角军团之后,一系列艰苦卓绝的战斗,和他在战斗中虔诚、悍勇、狂热的表现。

    通过这些记忆碎片,可以完美模拟出一名鼠民战士的成长轨迹。

    当然,所有记忆画面,全都影影绰绰,模模糊糊甚至斑驳不全,损失了大量细节。

    这也是记忆画面的正常特性——倘若时隔十几二十年,所有记忆都一清二楚,那才值得奇怪。

    至于孟超抛出的“诱饵”,那块熠熠生辉的石壁符文。

    孟超也让它在记忆画面中一闪而逝,既能让古梦圣女感知到它的神异,却又看不清楚哪怕一枚符文的真义。

    古梦圣女想要仔细探索石壁符文的奥秘。

    就必须营造梦境,由孟超的潜意识充当向导,进入他的脑域最深处才行。

    古梦圣女果然上钩。

    孟超能感觉到,这束潜入自己大脑的光丝,像是闪闪发亮的花蕊,从尖端开始,分裂成了几十缕。

    每一缕光丝,都轻柔地缠绕住了一枚他制造并主动送上的记忆碎片。

    随后,像是搭建一座宫殿那样,驾轻就熟地飞快构造起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75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